电影 | 中国艺术电影节 | 导演刁亦男映后谈现场



BCAF中国艺术电影基金” 荣誉支持在美国全境于2019年10月至2020年2月举办“中国艺术电影节”,并邀请张律、万玛才旦、胡波、娄烨、刁亦男等导演的电影作品访问美国各地交流。


展映导演及其作品:
张律《福冈》
万玛才旦《撞死了一只羊》
胡波《大象席地而坐》
娄烨《兰心大剧院》
刁亦男《南方车站的聚会》

合作机构:纽约国际电影节、林肯电影中心、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纽约大学、华盛顿史密森学会弗里尔和萨克勒美术馆、纽约Metrograph艺术影院、麻省理工学院、Wadsworth Atheneum 艺术博物馆、芝加哥大学、旧金山电影协会、伯克利艺术博物馆、纽约KimStim电影公司、洛杉矶县立艺术博物馆(LACMA)、Laemmle Theatres。




第57届纽约国际电影节@导演刁亦男映后谈

“BCAF中国艺术电影基金” 与第57届纽约国际电影节官方合作,赞助邀请刁亦男导演作品《南方车站的聚会》于2019年9月29日及10月1日于纽约林肯中心进行美国首映。同时,刁亦男导演参与了映后谈,分享了其作品的创作背景。

刁亦男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专业,是中国先锋派戏剧的代表人物。曾撰写众多先锋话剧剧本,包括:《无处藏身》、《保尔 · 柯察金》、《阿 Q 正传》等。2014年,刁亦男的第三部导演电影《白日焰火》获得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及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同时被100多个国际电影节邀请参赛参展,并发行至全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主持人:纵观您的电影创作生涯,从一开始的社会现实主义风格,到现在更为黑色、惊悚的类型片风格,可否聊聊您是怎样形成这样的转变?
刁亦男:传统现实主义的文艺片,其实在中国找投资越来越难了。我相信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可能这样的影片找投资都越来越难。所以我庆幸遇到这样的困难,我不得不做出改变。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其实黑色电影是一个可以把商业性和作者性融合在一起的类型。不过类型片确实非常的难,因为要做好的类型片,同时又有自我的表达。尽管困难,但我觉得电影需要面对最普通的观众,实际上在电影诞生的时候,它是一种就算不认识字的人都能够看懂的阅读对象,我认为这是电影非常深刻与浪漫的地方。

主持人:影片中有非常明显的地域性与地方场景特色,这次是导演第一次在中国南方拍电影吧?之前好像在北方拍片比较多,可否讲述下为什么会特别选择这样一个地域和场景来拍这部影片?
刁亦男:的确我之前都是在北方拍摄,而且都是在非常寒冷的冬天。那样的一个气候状态下,所呈现出来的都是非常冷硬的画面。这次因为剧本的要求,场景上需要有很多的湖水。所以我们在中国南方找了很多景之后,决定在武汉拍摄,因为武汉在中国是百湖之城。所以选择在南方,在武汉拍摄完全是因为剧情元素和技术需要,而不是因为武汉特殊的地域性的诉求。在写剧本之初,我因为看到一张关于陪泳女的照片,所以决定要在剧本里有这样的一个角色。那张照片非常吸引我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坐在船上,目光非常神秘的看着一个方向,身后是一片湖水。这个影像成为我开始创作这部影片画面影像上的一个切入点。在思考剧本的时候,可能是一张照片就打动你,然后从这个细节切入进去。

主持人:请聊聊整个故事的叙述方式吧。您怎么会想到运用闪回等这些复杂的方式来叙事的?
刁亦男:最早影响我的是一部古老的小说《一千零一夜》,里面就是故事套故事。它的大结构是一个人给另外一个人讲故事,如果他讲的不好的话就会被杀掉。所以希望观众对我手下留情。这个故事不是按常规的方式来呈现给大家的,因为我之前看过很多黑色电影,这种倒叙的手法是非常常用的。后来仔细一想,在很多文学里面,这样的文本也是非常现代的,它是一种现代性的叙事,打破叙事的光滑,呈现某种结构的趣味。它更像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经历事件的真实感觉,不去事先做好人为的戏剧化的铺排,所有的走向都是人物和剧情自主发展到一个顶点,然后它会呈现出有方向的碎片,它们会通过从头到尾的连贯来形成一个情节线。它看起来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电影,和通常看的好莱坞的有非常明确主题意义的电影不同。作为一个导演,就是要把所有自己对生活复杂的感受呈现出来。如果太考虑观众读解的惰性,我觉得这不是我想在这部影片中表达的;而且如果读解太容易,这也会变得很无趣。所以这部电影可能会给大家非常丰富的感受。我也很希望很期待每一个人可以获得不一样的感受。

主持人:影片的中文名字是《南方车站的聚会》,英文片名The Wild Goose Lake是野鹅塘的意思。能聊聊为什么中英文片名分别这样取用吗?
刁亦男:中文片名是在我写剧本的第一分钟就打在第一页上了,那一瞬间就决定影片叫这个名字。而且开场是两个主角在雨夜的火车站,这也是创作一开始就决定一定要用的开场。所以这个就是一个直觉,觉得这个片名挺好的,还是想给大家些诗意的感觉。不过《南方车站的聚会》翻译成英文比较麻烦,所以根据发行方的要求改成了The Wild Goose Lake,听上去也很不错。

主持人:对于这部影片节奏、行动以及很多意境上的东西都是透过行动来表现,而且气氛非常的好。您似乎一直以来对于地下社会或边缘社会的题材非常感兴趣,能否解释下为何会有这样的创作灵感。
刁亦男:因为这些边缘的人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通常是会被我们忽视的、甚至会对他们持有偏见,但是他们身上也有非常闪光的地方,我总是认为越是受偏见的人身上可能越有些明亮的光能让你感受到。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心都会有强悍的一面或负面的一面,就像影片的主人公他一开始是个随波逐流的人,被生活抛弃,或者是说逃避生活,逃避自己的人生,逃避家庭、妻子和孩子。但是突然当命运、当这个非情或者是说无情的世界,让他的命运突然转变而要面对死亡的时候,他突然有了机会,想要改变自己、想要报复这个命运,所以他开始有了存在感。他面临的问题好像是一个哲学问题,就是我们怎样死。其实我们所有人生下来最终都要面对这个问题,这是对所有人都公平的:怎样死。死亡是一种美学,他去执行了,他去否定了死亡,所以他最后通过自己的行动、经历了各种困顿、经历了各种精神的不安和诱惑,他通过自己的行为改变了自己的存在、找到了自己的属性。所有这一切都给予他一种对自己过去背叛的生活的重新回归。


刁亦男,《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照,2019年,图片鸣谢绿光影业(上海)有限公司

主持人:一部电影的氛围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在这样一个类型片、黑色电影里面,一般传统的黑色电影的类型片是可以预期到视觉上会有怎样的一个呈现,但是您通过和摄影的合作,把很多元素用另一种方式表现出来,通过夜间拍摄的场景,透过光线,有些是蓝色、有些是霓虹的利用,把以前传统概念的黑色电影做了一个重新的诠释,能否谈谈您是如何与摄影师合作把氛围构筑出来的?
刁亦男:摄影师董劲松是我第一部影片的摄影,从2002 年开始一直合作到今天,大概有17 年,我们彼此都非常熟悉和了解。我的剧本写出来以后也会先让他看,所以在一些沟通上和审美趣味上,我们不用费什么精力,主要更多的是探讨怎么去实施怎么去呈现。可以说我是他的左眼、他也是我的右眼,他有时也会提醒我这场戏的表演,我也会关心摄影,相辅相成,都是一些正向的、互相帮助的、力求往前发展的沟通。而关于夜景,我是觉得这个逃犯他一定是在夜晚像一个动物一样被围捕被追猎的,他白天不会出来,所以我们大量的85%的夜景其实都是根据剧情要求而来的。当然,夜也有它的魅力,它就像一个滤镜或者一层纱一样,把白天看到的那些纵深的、写实的东西都过滤掉,所以你们看起来它更像一个舞台、像一个抽象空间、像一个纯粹地反应时间在这里流逝的一个空间,这就是夜给我们提供的最大的技术的、心理的、审美的一个保障。

主持人:刚才我们一直在谈论视觉上的创作,那能否也谈一下音效和音乐上的设计与使用?因为我感觉在很多行动或者剧情的关键点的时候,音乐和音效的设计把相应的情节点更往前推进了。而音乐上,影片也使用了一些非常不寻常的音乐。能否解释一下为何会选择这样来使用音效和音乐,特别是如何在夜戏里能让它们相得益彰?
刁亦男:如果在黑夜、当你看不见的时候,声音就非常重要了。你要靠你的耳朵去感知周围,声音就是空间。但是在戛纳的时候,我们的声音来不及做,所以戛纳放映时的声音是尚未全部完成的声音。声音最重要的还是两方面,叙事的与气氛的。音乐方面,在很多段落里,我建议作曲用了大量的中国传统音乐,比如像笙、古筝、竖琴,其实京剧里的音乐也都是结合舞台感的乐器与音色提供到空间里面。如果你能感觉到这声音在影片中承担了一个角色的话,我想声音指导听到以后会非常高兴。因为声音作为一个人物、作为一个角色加入到了创作里面。胡歌听了也可能会很高兴,因为他最后唱了一首歌,我们一直犹豫用不用这首歌,直到最后一分钟我们决定用吧。当时这首歌的改编者在门口一直等到凌晨五点钟,然后让他把这首歌的硬盘拿进来,我觉得这首歌是胡歌和这部电影终于聚会了在一起了。


刁亦男,《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照,2019年,图片鸣谢绿光影业(上海)有限公司

主持人:对演员来说,您不仅让胡歌在表演上面有所突破,还让他可以在影片中唱歌,所以您和他的合作非常融洽、您也会鼓励他去尝试些新的东西。
刁亦男:是的,因为我觉得胡歌作为演员,他有特别的忧郁气质,形象也非常俊朗。他是一张非常透明的纸,可以让他的肢体、让他的动作去填补他的心理、他的情绪,所有的语言都是通过他的肢体和动作传达出来,这是胡歌特别擅长的。当然我们组里所有的演员都非常好,大家观影的时候会有这种感受,他们都配合得特别好、把角色也融合得非常到位。刚才我们在外面等待的时候还在讨论胡歌是卓别林还是巴斯特基顿,最后我们觉得他是基顿。因为基顿的表演是纯粹依靠自己的肢体、动作来传达情绪化的心理、来解释剧情,卓别林是依靠剧情、依靠意义、依靠幻觉。所有的演员的表演都遵循这样一个精神,人是所有行动的总和。因为我觉得存在是先于本质的,这个人开场的时候什么都不是,到结尾了他成为了自己、完成了他的人生,这是通过行动来实现的;而他想什么、说什么其实不重要。

主持人:影片从片头到片尾都充满了张力,一波又一波的威胁和张力持续不断,无论是来自警察方面、或是从黑社会方面,我们都一直被这股张力吸引。能不能谈一下您之前是有受到什么样的电影或是导演的影响、或是借用沿用一些什么影像和意境上的设计?
刁亦男:首先我是希望这个电影不要太闷,它不是博物馆电影,电影是给观众看的,同时也要有作者自己的表达和诉求。而这个标准对创作者来说是非常难的。真的很难。我一边要想希区柯克,一边要想雷诺阿或者侯孝贤。这个很难去解释。总之它是一种混合多种元素的、最后在你身体里被酿造出来的葡萄酒。如果一开始它是葡萄,最后还是葡萄就没有意思了。所以这个过程就是把你的直接经验、间接经验和你的想象力混杂在一起,不停地酿造的过程。最后只要留下好的口感和气味就可以了。


刁亦男,《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照,2019年,图片鸣谢绿光影业(上海)有限公司

《南方车站的聚会》

中国/113分钟/2019年

导演/编剧:刁亦男
主演: 胡歌、桂纶镁、廖凡、万茜
奖项: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提名) 
剧情:一个盗车团伙的领头大哥, 一个愿意用一切换取自由的风尘女子,一次团伙之间的利益冲突。他们在逃亡之路相遇,生命只剩下24小时,他们决定默契联手跟命运赌最后一局南方车站。生命的终点,希望的开始 。



︎返回

关于我们支持我们联系我们  ︎  ︎  ︎  ︎ 


︎  北京市朝阳区通惠河北路郎家园6号郎园Vintage9号楼211 
︎ info@bcaf.org.cn
︎ 010-65127257
关注BCAF微信公众号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