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公益


跳舞,是这个夏天里一件美好的小事

︎︎︎Return

“让更多人自由平等地分享文化艺术,构建多元化的人文公⺠社会”,是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始终坚信的核心宗旨。社区、家庭、儿童一直是人文公⺠社会与可持续发展未来的基石,BCAF愿为大众提供亲切、互动式的公益项目,与孩子们一同进步,自由、自信、有尊严地参与真善美的生命探索。

2022年8月8日至10日,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邀请公益合作机构北京G-Steps街舞工作室,在修武县美尙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的联合支持下在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大南坡村开展了第二届“街舞训练营”,为当地村落的孩子们带来公益街舞课。舞蹈作为一种与身体直接相关的艺术形式,可以让孩子们在体会感性内容的同时,强身健体。课堂氛围轻松活跃,为这个假期注入不同的活力。


▲ 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大南坡村,图片来源:大南坡计划

今年5月,BCAF与G-Steps公益合作的联名街舞T恤以大南坡村当地孩子们所画的“大喜鹊”为主打元素设计制作。所有销售收入扣除成本部分后,余下部分已全部定向捐赠至“BCAF乡村儿童艺术教育”公益系列项目。村里的孩子们也收到了一件件从北京寄来的T恤作为迎接夏天的礼物。


▲ G-STEPS “撥雲見日” x BCAF联名合作T恤
图片来源:北京G-Steps街舞工作室




01
“上街舞课也是体育锻炼?”
“跳舞也让我饭量增加”



今年的街舞训练营由两位资深街舞老师带队,她们不仅自身“业务能力”超群,而且向往将对舞蹈的热爱带给社会——作为舞者,发挥更多的能量。


老师们喊你来上课啦…


XoY小余老师
舞龄: 12年,2010年至今
舞种: JAZZ爵士舞、URBAN DANCE


花花老师
舞龄:15年,2007年至今
舞种:HIPHOP嘻哈


▲ 大南坡村的音乐教室/村会议室,摄影:BCAF/宣儿


▲ 跳舞从热身开始,摄影:BCAF/宣儿


大南坡村的孩子们自从听到校长通知,有两位从北京来的街舞老师要开课,都早早从家里出发,提前在村中的音乐教室(平时是大会议室)门口排队等候。一个个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两位老师究竟是什么样。

两位街舞老师来到教室,在孩子们好奇与期待的目光中,轻松地进入上课状态。有多年少儿街舞教学经验的花花老师,一边热情自如地介绍自己,一边教同学们“打开”身体,做好拉伸练习和准备活动。

“挺胸”、“抬头”、“呼吸”、“发力”,活动期间花花和小余老师的指导由浅入深,孩子们也早已从一开始的放松的状态变得全神贯注、气喘吁吁。原来,看上去轻松肆意的街舞背后,也是如体育训练一般认真的呀。



▲ 一起感受身体的律动,摄影:BCAF/宣儿

街舞离不开律动,身体能否在音乐节奏感召下律动是跳好街舞的基础。听着充满教室空间的动感音乐,孩子们懵懵懂懂地听着老师抛来“BOUNCE”等一个又一个街舞专业名词,逐渐意识到自己正在进入新的世界——一个身体开始觉醒及表达的世界。



▲ 被街舞课音乐声吸引而来的大南坡村民们,摄影:BCAF/宣儿

02
“我接受总是跳不好的自己”


第二节街舞课开始,同学们的表情都“收敛”了不少。上午下午两节课,突然增加的运动量给“懒”了一个夏天的孩子们带来了小小的挑战。有的男孩子笑着说:“跳完舞,回家饭量大增。”



▲ 花花老师帮助一位第一堂课“用力过猛”的同学做腿部肌肉放松,
摄影:BCAF/宣儿



在同一个课堂上,经常可以看到几个孩子四肢修长,学啥都快,连老师们都暗暗佩服他们的天赋。但花花和小余老师认为要让孩子们体会到街舞文化属于所有人,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有自我特点的。



▲ 每个孩子以自己的节奏去舞动,摄影:BCAF/宣儿

课堂中,花花老师指导,小余老师录像。大多数孩子看到视频中的自己,总是一遍遍出这样那样的错误。被老师指出来后,孩子们难免感到些许气馁:“我明明努力去做,没想到效果还是不好”,“原来我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好啊!”




▲ 孩子们穿上“街舞T恤”在村里的大戏台进行合舞彩排,摄影:BCAF/宣儿


孩子们陷入练习过程中的疲劳与迷茫,花花老师鼓励大家说:“我们看到的自己也许没有表现得那么满意,但看到自己可以了解自己,去期待更好的自己。”




▲ 课间休息中,摄影:BCAF/宣儿

03
“一起跳舞就是一段双向奔赴的故事”


经过连续四、五堂的街舞训练,孩子们已经可以跟下来一个2分钟的街舞选段。大家开始挑战“终极”难度——分组合舞。合舞需要团队分工协作,每位同学要记住自己在组里的动作和站位,通过各组之间变换位置,在舞台上呈现丰富、有层次和专业度的作品。



▲ 在台上排练合舞的同学们,摄影:BCAF/宣儿


也许永远没有准备好的那一天,但总是要走出勇敢的第一步。带着尚不完美的动作与舞步和时常迷糊的走位,孩子们跳出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支舞台上的街舞。
伴随着每组孩子在台上跳完完整的合舞,街舞训练营也步入了尾声。花花和小余老师慢慢为孩子们讲述:每一个街舞作品都是舞者的自我表达,大家学习的街舞《Tiger(虎)》是让每个人展现自我和力量的一支舞。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学习这支舞的经历,要勇于尝试,获得自己的力量。



▲ 街舞训练营结课啦,摄影:BCAF/宣儿


下课后,孩子们一拥而上,依依不舍两位街舞老师的离去,他们早已把老师们当作这个暑假最亲密的朋友。老师们也把这些孩子当做同龄的朋友一般无话不谈,一些在上街舞课前还有些害羞、怕生的孩子也“大着胆子”主动跑来找老师聊天。

大家聊到如果这个暑假没有公益街舞课,孩子们原来的乡村生活是什么样?是否仍然可以无忧无虑?

说到自己本来的生活,孩子们表现出令人意外的健谈和富有主见。虽然村子里晚上很黑,没有那么多照明,但并不耽误孩子们在村子里溜来溜去,相互陪伴,有时候很晚都不想回家。

“你们不怕黑吗?”街舞老师们很惊讶。“怕黑!”孩子们毫不犹豫承认,有的孩子说自己经常失眠,因为怕黑。“他是因为妈妈去工厂上夜班,想妈妈了,”另一个孩子“揭露”。也有的孩子说自己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每顿饭都是吃自己煮的面…

这一件件好像是属于每个普通孩子成长经历中会出现的小事,在街舞课后的夏日夜晚,越来越多孩子主动分享生活点滴。大家一会儿一起被逗笑,一会儿也会感慨与沉默。老师与孩子们一起坐了很久。

一起跳舞这件小事,给每个人都画上了这个夏天完美的句点。


大南坡街舞训练营寄语

“这次参加街舞训练短短几天时间,我享受到生活的乐趣、感受到人生的价值。”

—— 佳鑫,11岁,大南坡完小学生


“经过几天的街舞课,我的身体协调性得到了锻炼、饭量也增加了。虽然培训结束了我跳得也不是很好,但是我相信继续努力的我会跳得更好。”

—— 文博,12岁,大南坡完小学生


“我喜欢街舞,也喜欢花花老师和小余老师,我们和老师相互加了微信建立联系了,我和哥哥热烈欢迎老师们再光临我们大南坡,继续教我们跳舞!”

—— 书雅,9岁,大南坡完小学生


“很庆幸自己有机会来大南坡教孩子们跳街舞。

一路惊喜,我们被孩子们治愈。

孩子们的那种简单淳朴善良涌入我心。

就像一段双向奔赴的故事,感恩相遇可爱的孩子们❤️。

——XoY小余,北京G-Steps街舞工作室老师



“孩子们接触街舞的机会很少,所以格外珍惜这次学习的机会。看到孩子们学习街舞时灿烂的笑脸,自信的眼神,这是一种幸福的力量!”

—— 孙莉莉,大南坡完小教师


“经过这三天的街舞训练,我非常羡慕这两位老师酷酷的舞姿,精湛的舞艺,两位老师也非常负责任,孩子们学习街舞不仅可以锻炼协调能力,也有利于调节他们的心情。如果街舞训练的时间长一点会更好。”

—— 朱老师,大南坡完小教师


“大南坡的小学生们因为街舞训练而过了一个不同平常的暑假。

皓轩爷爷怕跳舞迟到,每次都把电动车早早准备好。

彬杰奶奶说:‘有这么好的老师教,又不让花钱,这么好的机会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我看到孩子们都在认真地学习,踢腿、举手的动作看起来并不好看,但他们都在努力地跟上节奏跳出舞蹈的美。

我问小朋友:‘这两天是不是感觉有点累啊?’——‘不累!’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然后我看到有孩子踮着脚走出了教室。

训练结束时,花花老师哽咽说不出话,孩子们围着老师要联系方式,他们跑到柜台要纸和笔。我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一切,不忍心打扰。

突然就觉得,很多事情,结果并不重要,最令人感动和难忘、最具收获的往往是过程。”

—— 刘晓江,大南坡完小校长



美育的核心一直包含着真实的生命体验。

与个体,与公共的交互,从而产生新的理解,新的状态,逐渐形成更为紧密的联结,也是我们一直盼望的。

大南坡街舞训练营,再会!

*本文中所有学生正面照片已获得使用授权



大南坡街舞训练营

地点
河南省修武县大南坡小学

时间
8.07-8.11

授课老师
XoY小余、花花

主办机构
修武县教育体育局
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
大南坡小学

合作机构
北京师范大学未来设计种子基金
北京G-Steps街舞工作室
左靖工作室

特别鸣谢
大南坡小学全体师生
修武县美尙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

撰文/宣儿
排版/胡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