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故事里的事

︎︎︎Return

专栏介绍
BCAF微信公众号周末副刊
专栏【我们】
BCAF奇葩团队的分享随笔:
最近关注的一个人、一个地方、一个事



作者简介
安景业
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发展总监

“一定要吃饱啊。”


#01
最近关注的一个人:灰太狼的羊

截至本文发布,有着“荒漠屠夫”称号的噶羊小姐姐,在抖音已经收获了850万粉丝。

850万粉丝是什么概念呢?比如,“周杰伦的公司”还困在流量里,属于高中记忆的女歌手Stefanie Sun有646万粉丝,每日更新不断的石榴姐收获了198万粉丝,故宫博物院141万粉丝,英国驻华使馆17万粉丝(不过每天都在被网民评论提问什么时候归还中国文物,估计也坚持不了多少天会自动销号吧)。当然,隔壁俄罗斯大使馆收获了655万粉丝和无数“乌拉”欢呼……


▲噶羊发生地,图片来源:网络

ummmmm,怎么说呢,这些对比并非在分析怎样获取流量,或者对某一特定群体进行特定分析,毕竟谁都不知道手机那头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脑袋,他会在什么地方成为谁的粉丝。但这的确是一个指证,一个给大家提供空间让所有人都可以从各自角度和有限的学识背景下,各自论述和发表说法的指证。

这些可能远比姑娘噶羊更重要,毕竟噶羊只需要8分钟,开瓜都是物理输出(这也太强了吧!),互联网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可我们跻身互联网世界,究竟是带有目的主动获取呢?还是被不得已的裹挟了呢?甚至都不能确认讨论这件事情的必要性,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或许也不需要原因。


▲噶羊现场,图片来源:网络

反而,它展示出了各种不同且可能的生活方式。相比每个人站在各自的围城向周围观看,至少看到的多了,改变也会随之而来。这不是一种疏离,我总觉得社会的改变和发展从来不是一种被描绘或赋予过多“理性”而被设计出的机械力量以及“智巧”在推进,肯定是爱和善意吧。尽管在这个过程中充斥着不可被遗忘的征伐杀戮和剥削奴役,希望我们能看到更多爱和善意的力量,希望这充斥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眼神中。一次平凡而脆弱的选择,注定如流星划过瞬间遗忘,但,祝愿生活美好。
▲被噶现场,图片来源:网络

#02
最近关注的一个事:稷下学宫

找了2000年,终于找到了,在嘎羊小姐姐的祖籍山东。


▲稷下学宫发掘现场,图片来源:网络

一个堪比曲阜杏坛的地方,却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与它同时代的是雅典学院。孟轲曾在此慷慨激昂地发表浩然之说。荀子三次在此担任校长,他毕生的重要学说都于此十数载逐渐成形,试图寻找儒学可被“经世致用”的新发展机遇。当然这里并非儒家一派学说,邹衍、邹奭、淳于髡和田骈,这些诸子百家的代表人物都曾汇聚于此。


▲稷下学宫发掘现场,图片来源:网络

南下的秦军逼近,齐王不战而降,他的下场不会比厉王更好,于饥馁劳顿之际,困饿而死。稷下学宫随之崩溃,在学子们奔楚之路上,会怎样怀念曾经机锋争辩的日子呢?在“不任职而论国事”、“无官守,无言责”的宽松环境下,诸子们开宗立派,成为后世中国思想的底色。现在他们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稷下之学流散于六国,历史吝啬得只留下还需要被考证发掘的遗址。直到2022年,临淄小徐村西的一片麦田才被认证为稷下学宫的遗址。

▲稷下学宫发掘现场,图片来源:网络

谁能想到,一个华茂春松思想自由的时代,承接它的竟然是凌冽般的肃杀,或许学子们自己也从未预料到。毕竟,真正成为了始皇帝并享受前所未有的权力之后,才发动了焚书之举。焚书第二年,坑儒也发生了。

所以历史无法判定谁是无辜的,每一个参与者都在分享着共同的命运。就算同样都是荀子的学生,李斯终究没有放过同门韩非,于狱中将韩非毒杀,命运也没有放过李斯,始皇帝离世不久,李斯就被“具五刑,腰斩于咸阳市,夷三族”。我想,这都已经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或者“多行不义必自毙”这类自我精神抚慰的想法所能解释的事情了,应该是“沉水入火,自取灭亡”吧,“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终究彼黍离离,行迈靡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