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公益



展览预告: naze naze 慢慢织布海外巡展荷兰站

︎︎︎Return

BCAF一直在思考如何让更多人看到与了解民艺背后的在地生活方式与文化脉络。独龙毯用经纬交织的工艺展现了中缅边境独龙族女性的生活与思考。2022年9月28日,姐姐们的织毯来到了海外巡展的第二站——荷兰阿姆斯特丹。欢迎在荷兰的朋友们预约前往。


naze naze 慢慢织布
-weaving slowly-
独龙族项目海外巡展
-荷兰阿姆斯特丹-
The Dulong Project's International Touring Exhibition

展期:
9月28日 – 10月8日, 2022
Sept 28th – Oct 8th 2022

地点:
荷兰阿姆斯特丹茶集场和
CHAxART
Eerste Constantijn Huygensstraat 78, Amsterdam



扫描二维码预约看展




茶集场和将于2022年9月28日至10月8日展出“naze naze 慢慢织布——独龙族项目海外巡展”阿姆斯特丹站。展览呈现naze naze项目自2015年成立以来的发展轨迹,并围绕独龙族项目展开介绍naze naze与当地社群建立信任和协作关系的过程,以及所取得的成果。

From September 29 to October 8, 2022, CHAxART will host the international touring exhibition of 'naze naze weaving slowly - Dulong project' in Amsterdam. The exhibition will showcase naze naze's progress since its establishment in 2015, the trust-building and collaboration with the Dulong people, and the achievements so far.




独龙族是中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主要生活在中国西南部的云南省。在独龙族语中,“naze naze brao”意为 "慢慢织布”。一直以来,织布都是独龙族妇女生活中的一部分。在过去的7年里,naze naze与独龙江乡的织女通过织物而发展出了城乡互助的独特模式。在每年一次的回访中,聊天内容也逐渐从探讨配色、技艺延伸到了分享生活中的趣事。

2015年,naze naze独龙族项目由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发起,由上海的可持续时尚品牌素然的Klee Klee团队负责设计开发与技术支持。该项目旨在保护、发展和展示独龙族独特的编织传统以及独龙江乡妇女的编织作品。作为以履行社会责任为己任的项目,naze naze的所有利润都会回馈于项目本身的持续运营和少数民族社群的发展。

The Dulong people are the smallest ethnic group in China, mainly living in Yunnan Province in southwestern China. In the Dulong language, "naze naze brao" means "weaving slowly". Weaving has always been a part of Dulong women's lives. Over the past 7 years, naze naze and the woman weavers from the Dulong River Valley have developed a unique model of urban-rural partnership through textiles. The naze naze project team revisits the Dulong community every year, and the chat content has gradually extended from discussing colour combinations and weaving techniques to sharing anecdotes about life.

In 2015, with the design and technical support from the klee klee team, a division of the sustainable fashion brand in Shanghai, Beijing Contemporary Art Foundation (BCAF) initiated the naze naze Dulong Project. It aims to protect, develop and present the unique weaving tradition of the Dulong people and the textiles made by the Dulong women. Taking social responsibility as its core mission, 100% of the profits are reinvested in local communities and the project's sustainable growth.






在过去的7年里,naze naze展览已经去过西安、南通、碧山、深圳等许多中国的地方。今年6月,naze naze 还在挪威卑尔根的Northing Space成功举办了为期3个月的展览,让独龙江乡的织女们织造的“彩虹”远赴重洋,跨越地域文化和民族的藩篱。

In the past 7 years, the exhibition of naze naze has been to many places in China such as Xi'an, Nantong, Bishan, Shenzhen. In June,  naze naze also had a three-month exhibition at the Northing Space in Bergen, Norway, allowing the "rainbow" woven by the women weavers from the Dulong River Valley to travel across the regional border and the ocean, and cross the barriers of cultural and ethnic backgrounds.



作为本次展览活动的一部分,茶集场和将邀请naze naze的海外代表沈逸人和张子浓于展览结束当天(10月8日)下午3至4点在茶集空间举行线下交流会。除了分享来自独龙族项目的最新进展,他们还将介绍naze naze与其他还保留着纺织传统的地区的合作,特别是来自大利的侗族。2019年,naze naze 团队受到全球文化遗产基金会和北京ATLAS工作室邀请,参与大利侗族织物项目,与当地的织女共同挖掘传统手工侗布织造技艺,帮助当地社区和妇女实现他们的文化价值,并提供可持续的经济机会。

From 3 pm to 4 pm on October 8, 2022, we have invited SHEN Yiren and ZHANG Zinong, the overseas representatives of naze naze, to share their latest activities at CHAxART as part of the exhibition programs. In addition to the news of the Dulong project, they will introduce naze naze's future collaborations with weavers from other regions with a longstanding weaving tradition in China, particularly the Dong people in Dali. In 2019, Global Heritage Fund and Beijing's ATLAS studio invited the naze naze team to participate in the Dali Project. The project aims to bring to light the local women's hand-weaving techniques, unleashing the women's and the community's cultural potential and generating sustainable economic opportunities.




BCAF新知


MoMA,走在艺术疗愈前列的博物馆


︎︎︎Return


▲ 孩子在家里的玻璃窗上绘画,图片来源:Minnesota Children’s Museum


从 2020 年疫情开始带给人们心理创伤以来,“艺术治疗/疗愈(Art therapy)”就频繁走入大众视野。相比起艺术治疗师(Art therapist)们需求大幅增多的情形,更受人瞩目的是大量博物馆推出的与艺术治疗相关的项目。纽约的皇后区博物馆曾推出一个面向当地小学生、老师和新移民的在线艺术治疗项目“La Ventanita/The Little Window”,通过绘画创作分享他们的希望。在多哈,卡塔尔国家博物馆也通过远程的艺术治疗项目缓解儿童的焦虑和抑郁情绪。就在最近,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布鲁格曼大学医院(Brugmann University Hospital)正在试点推出一项针对心理健康疾病患者的“博物馆处方(museum prescription)”,除了药物等常规治疗手段,这些患者也将在亲朋陪同下参观布鲁塞尔的部分文化机构(最多可免费参观 5 次)。不过艺术治疗并非新鲜事物,早在上世纪 40—50 年代,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简称 MoMA)就已经是艺术机构中探索艺术与健康关系的领导者。



#01

疫情时代保持身心健康的艺术实践



▲ 艺术疗愈倡议(Healing Arts initiative),图片来源:Sutapa Biswas, Hospital Rooms commission for Garnet Ward


2020 年,作为联合国 75 周年计划的一部分,艺术文化机构 CULTURUNNERS 和纽约大学艺术与健康交流中心(Arts & Health @ NYU)合作发起了“艺术疗愈倡议(Healing Arts initiative)”,其中包括一系列通过艺术改善身体、心理和社会健康的城市活动。

MoMA 就是参与这项活动的文化机构之一,推出了“幸福的艺术实践(Artful Practices for Well-Being)”计划。这项计划由 MoMA 的教育部门主导,2019 年他们就开始重点研究“艺术如何被用作社会和情感学习的工具”。第二年,全世界进入疫情时代,博物馆被迫关闭,人类疲惫而脆弱,MoMA 教育部门在此契机下转而扩大研究方向,探索艺术如何进行创伤治疗。



▲《无题(海洋)(Untitled(Ocean))》维吉·塞尔敏斯(Vija Celmins), 1970,图片来源:2020 Vija Celmins


▲《10/27/69》山姆·吉利安(Sam Gilliam),图片来源:MoMA


在发起这项计划的研究者们看来,“花时间在一件你不理解——甚至不喜欢——的艺术品上,关系到我们所有人如何培养自己从多个角度看待事物的能力,并扩大我们的宽容之窗”。专注于观察一件艺术品有助于管理压力,和正念疗法颇为相似。创造性的表达则满足了人在孤独状态下需要被听到、看到和理解的需求。这些组合到一起,可以让情绪充满韧性,内心被支撑起来,保持健康,在混乱的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帮助人们培养掌控力。

在开始计划前,研究者们集思广益,向自己发问:“人们现在需要什么?人们未来需要什么?我们能帮上什么忙?我们的决定因素是什么?”由此涌现出很多相关主题:同理心,韧性,彻底接受,非判断等。



▲ 临床心理学家 Anita Johnston 博士讲解了美国艺术家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的作品《抽象蓝(Abstraction Blue)》,图片来源:MoMA


从 2020 年 5 月开始,“幸福的艺术实践”计划呈现出正念绘画练习、冥想绘画练习、正念散步、可视化与正念结合的多感官艺术探索等内容。

首批展示内容是 MoMA 与一位神经科学家、一位躯体治疗从业者、一位治疗师、一位精神病专家、一些教育家和正念导师合作的音频,他们不急不缓地讲述了自己对一部分 MoMA 展品的观察与理解,通过语言引导屏幕前的每个人如何观察一幅画或一件艺术装置,并在此过程中进入正念练习。


▲ MoMA 研究员 Larissa Raphael 体验正念绘画练习,图片来源:MoMA


MoMA 的研究员还录制了自己一步步体验正念绘画练习的视频,教给大家如何以一段音乐或一个鱼缸作为情绪起点,开始投入到绘画的世界中去,通过专注达到放松的目的。



▲ 2009 年 9 月 13 日至 2010 年 4 月 12 日在 MoMA 展出的莫奈(Claude Monet)的《睡莲(Water Lilies)》,图片来源:MoMA


▲ 观众欣赏《睡莲》,图片来源:MoMA


▲ 世卫组织艺术与健康负责人克里斯托弗·贝利(Christopher Bailey)讲解《睡莲》,图片来源:MoMA


去年,“艺术疗愈倡议”发展到更多城市参与,在联合国大会期间,全市性的“纽约疗愈艺术(Healing Arts New York)”举行。MoMA 在前一年音频的基础上邀请了五位新的重量级人物参与,其中就有世卫组织艺术与健康负责人克里斯托弗·贝利(Christopher Bailey)。

他回顾了几十年来自己关于《睡莲》的记忆,“当我重温《睡莲》时,在我目前的状况下——因青光眼而失明——反倒有了一种完整的感觉。表面的、深层的和倒影汇聚在一起,就像过去、未来和现在融为一体。我意识到我什么也没失去。我并未感到焦虑或恐惧。只是沉浸在色彩的喜悦中,庆祝这一时刻。对我来说,这就是艺术的治愈力量。”



#02

艺术治愈战后创伤




▲《奇幻艺术,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Fantastic Art,Dada, Surrealism)》展览现场,图片来源:MoMA


MoMA 对于艺术与精神的关系探索最早可以追溯到 1936 年,当年的 12 月 9 日到次年的 1 月 17 日,MoMA 举办了一场名为《奇幻艺术,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Fantastic Art,Dada, Surrealism)》的展览。

策划该展览的是首任馆长阿尔弗雷德·巴尔(Alfred H. Barr Jr.),他开创性地将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达达主义艺术家和奇幻艺术的作品与精神疾病患者的艺术创作并列展示在一起,让彼此进行对话,这些作品在形式上有着相似之处。

时隔七年后,MoMA 转变了研究方向,开始探索艺术创作如何治疗甚至治愈战争造成的心理和身体创伤,当时很多二战退伍军人在惊魂未定的状态中回到美国。




▲《治疗中的艺术(The Arts in Therapy)》展览现场,图片来源:MoMA


1942 年底,MoMA 开始参与职业的艺术治疗,其与美国职业治疗协会和青年联盟地方分会合作,发起了一项竞赛,向全国的艺术家、设计师和治疗师征集帮助士兵们恢复健康的艺术作品。最终 23 位创作者瓜分了 500 美元奖金,他们的作品涵盖版画、纸雕塑、编织地毯、金属制品、陶器等不同类型。

第二年 2 月 3 日,《治疗中的艺术(The Arts in Therapy)》展览开始举办,上述的获奖作品就在此展出。此外,还展出了一百多个创伤患者在康复过程中创作的艺术作品。从 1943 年到 1946 年,这场展览在美国 33 个艺术和教育机构巡回展出,也证实了 MoMA 作为博物馆在艺术治疗领域的头部地位。



#03

在 MoMA 与我相见


▲ 在 MoMA 与我见面(Meet Me at MoMA),图片来源:MoMA


进入 21 世纪,越来越多的疾病治疗都开始尝试让艺术治疗介入。2006 年,MoMA 开始为受阿兹海默症影响的患者提供服务。“在 MoMA 与我见面(Meet Me at MoMA)”是MoMA 阿兹海默项目中突出的一项内容,经过特殊培训的工作人员会带领阿兹海默症患者及其护理人参观 MoMA,对作品进行讲解,引导参观者尤其是阿兹海默症患者思考、表达。活动是免费的,但需提前申请,参观地点基本在博物馆一楼,方便残障患者。



▲ 在 MoMA 与我见面(Meet Me at MoMA),图片来源:MoMA


而根据研究发现,视觉艺术的确非常适合帮助阿兹海默症患者。这些艺术作品既可以帮助他们保持强烈的情感记忆,也有机会让他们产生新的记忆。而且在博物馆里,他们不用强迫自己记住时间、姓名等信息,面对艺术品,他们可以尽情去感知、好奇。

这种好奇同时也驱使患者们增加表达,在面对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经典作品《金宝汤罐头(Campbell’s Soup Cans)》时,有的患者会寻找罐头之间的差异,有的患者则被调动起年轻时的记忆。纽约大学对这一活动的研究也证实,引导患者们讨论评价可以重新点燃他们的自我价值感。



▲ 在 MoMA 与我见面(Meet Me at MoMA),图片来源:MoMA


此外,这样的参观活动在一定程度上也疗愈着照顾阿兹海默症患者多年的家人们,这是病人和家人可以一起享受的社会活动,他们不再被疾病隔开明显的两个阵营,这样“平等”的互动分享帮助他们找回彼此曾经的身份。

“在 MoMA 与我见面”是一项积极的活动,参与者大多在活动结束几天后仍然能保持着积极的情绪。

这也是艺术治疗本身的特性,艺术帮助受伤的人表达语言所不能传达的内容,提供情感出口,减轻心灵和身体的伤痛。艺术治疗并不创造新的药物,而是唤醒每个人身体里潜藏的治愈能力,让受伤的人进入一趟未知的旅程,最终抵达积极的新起点。



资料来源:

1.Artful Practices for Well-Being
https://www.moma.org/magazine/articles/322#authors-tags

2.THE HEALING POWER OF ART
https://www.culturunners.com/events/the-healing-power-of-art

3.ARTnews《The Healing Museum》
https://www.artnews.com/art-in-america/features/art-therapy-healing-museum-1234604543/

4.ARTnews《The Drawing Cure》
https://www.artnews.com/art-in-america/columns/art-therapy-covid19-1234605705/

5.Artnet News《Psychiatrists Are Now Prescribing Museum Visits to Help Patients With Burnout and Anxiety》
https://news.artnet.com/art-world/mental-health-museum-prescription-brussels-2178582

6.www.rtor.org《Art Therapy Is More Important Now than Ever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https://www.rtor.org/2020/08/03/art-therapy-is-more-important-now-than-ever-during-the-covid-19-pandemic/

7.ARTnews《The Persistence of Memories》
https://www.artnews.com/art-news/news/the-persistence-of-memories-467/

8.Meet Me at MoMA
https://www.moma.org/visit/accessibility/meetme/resources/#evaluation




【我们】


身未动,心已远
——十一之前最明显


︎︎︎Return

专栏介绍
BCAF微信公众号周末副刊
专栏【我们】
BCAF奇葩团队的分享随笔:
最近关注的一个人、一个地方、一个事


作者简介
宣淳祎
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项目经理

“认知世界的多样性,拥抱这样的世界”


#01
最近关注的一个人:一位陕西农妇——菲利丝

当代城里打工人在媒体平台上观看农村生活获得治愈已经属于常态了。

最近关注了一位视频博主@农村媳妇菲利丝(你能想到的视频平台应该都有开号)。

博主是一位从非洲坦桑尼亚农村(对,就是珍·古道尔观察大猩猩的国家)嫁到中国陕西乡村的一位农妇。

▲ 素材来源:@农村媳妇菲利丝


看着这位非洲农妇以自己家乡传统的方式在中国乡村务农带娃简直是一种"双倍”的快乐——非洲女性在日常劳作中所展现的那种平静、从容、甚至优雅令我心旷神怡。



▲ 素材来源:@农村媳妇菲利丝



菲利丝在院里院外、菜地、小溪边忙活的纤长背影,让人一下子就想起贾科梅蒂的雕塑,那种令人心境平和的优美姿态。

农村生活类视频肯定不能少了“美食番”,菲利丝给自己两个可爱的孩子做了的家乡传统小吃。除了郭德纲老师作品里的“恩西吗”(钢丝们懂),中国观众对非洲的小吃实在不算熟悉。

下面是制作过程,大家可以“抄作业”:

首先,准备土豆(没错,马铃薯爱好者是我本人)洗净。



▲ 素材来源:@农村媳妇菲利丝


将土豆蒸熟、捣烂、加入胡萝卜、洋葱、辣椒碎拌匀。




▲ 素材来源:@农村媳妇菲利丝


加入面糊,搓成小球状,然后以非洲人民(应该也是全世界人民)最喜闻乐见的烹饪方式——高温油炸进行处理。



▲ 素材来源:@农村媳妇菲利丝


炸一遍出锅后,来看看效果:外焦里糯、咸鲜适口(不多说了,馋土豆的都懂)。



▲ 素材来源:@农村媳妇菲利丝


▲ 素材来源:@农村媳妇菲利丝


美丽勤劳的菲利丝很快和村里人打成一片,来到中国不足三年,已经能讲非常流利的中文,真了不起啊。不管这些短视频是否出自所谓“团队”之手,希望她能一直这么美好地生活着,不时分享一下。


#02
最近关注的一件事:云旅游

其实“云旅游”这个概念自从疫情开始以后就被推了起来,但是我个人是一直觉得看手机或线上的直播或录播是很无感的。

一是觉得“云导游”的素质良莠不齐,讲解的文案、带领观看的角度都不一定能达到优质的水准。

二是看到有些“云旅游”的“景点”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景点,多有以地方增收业绩为目的的人工景观那意思(可参考博主@大史记史里芬的伪景点吐槽类视频)。

但是,这周偶然我看到一条关于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云导游”博主视频,一下子就对“云旅游”这个概念有了点兴趣。




▲ 图片来源:@理塘丁真


早在去年火遍互联网的理塘藏族美少年丁真之前,我对四川省的藏族集聚区就非常感兴趣(自封的“野生民族学家、人类学家”上线)。

我非常喜欢藏族作家阿来写的长篇小说(据说也是他的第一篇长篇小说)——《尘埃落定》,后来也有改编成电视剧(良心制作,我汉藏双语的版本都看过)。



▲ 图片来源:网络


不同于人们对青藏高原上藏族人民那种凛冽生活方式的印象,四川的藏区给我的感觉更多是温和、典雅、细腻。作家阿来的文字亦是如此,字字珠玑、简约又富含韵味,所以他的书我会常年放在床头,读一读就是对大脑的疗愈。



▲ 图片来源:@川西老王


我偶然“刷”到的“云旅游”博主就是这位@川西老王的四川大爷。他对阿来小说《尘埃落定》主角麦琪吐司家族的原型——四川最后一位吐司卓克基吐司家族及他们所居住的官寨建筑进行了云导游式的讲解。



▲图片来源:@川西老王 卓克基吐司官寨,位于四川省西北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州府马尔康(藏语意为火苗旺盛的地方)门票0元,正在成为网红景点中。


看过原小说的人都知道,整部作品麦琪吐司老爷和男主二少爷是没有提到过具体名字的。也是通过“云导游”的讲解,我才了解到原型人物是索观瀛、索国坤父子。他们早年就在当时汉地求学,精通汉族文化也是十分与时俱进的管理者、生意人。




▲  图片来源:网络 上:参加“浪姐”的阿兰是四川的嘉绒藏族人。下:白马藏族老人。


几番“云旅游”下来,我对藏文化的基础知识又增加了一点:嘉绒藏人是什么样的服饰、白马藏族又是怎样的民族细分。

看来活在“云端”也是有其好处,算是让每个环游世界的白日梦更加具象且有了数据支持......



#03
最近想去的一个地方:内蒙古,各种旗

因为喜欢奶制品所以关注了很多内蒙古的内容。

春牧场,清晨,一碗热热的奶茶加点炒米、炸果子、奶干、果干、肉干,这个画面简直太治愈了。

▲ 素材来源:@牧民达西


草原上日复一日,雷打不动的早餐,比城市里琳琅满目的brunch看着更加令人安心镇定。

虽然身为吃货,我也关注美食背后的民族历史与文化:成吉思汗的史诗故事、蒙古族博克赛事、蒙语黑怕(说唱)、如何搭建蒙古包等等。



▲图片来源:网络 推荐一部关于成吉思汗的史诗电影《蒙古王》,一部2005年由德国导演执导,日本演员浅野忠信担任主角、“这瓜保熟”帅雷雷担任男二的神奇跨国制作,喜欢骑兵、战争、史诗题材的可以看看。


▲素材来源:@锡林郭勒苏德 喜欢看MMA的也可以关注一下蒙古博克,也已经是很国际化运作的专业赛事。


▲ 素材来源:@锡林郭勒苏德 草原上的时间很长,足够一天专心做好一件事。


放假在望,大家保重好身体,愿所有平时“种草”的旅行目的地都能够如愿地前往呀。


文化创新


首届“可持续设计峰会”开幕在即,六大主题精彩内容抢先预览!


︎︎︎Return

在疫情持续影响下,人类创造力与自然环境共生共存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推动“可持续设计”是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核心战略领域之一。BCAF作为可持续设计峰会(SDS)公益支持机构,通过全社交平台为SDS可持续设计峰会推广。我们相信设计带给人的不仅是当下的感动,也有对未来源源不断地思考和改变。

2022年,设计中国北京将呈现“可持续设计峰会”,以崭新的峰会模式于2022年9月26-28日首秀北京国贸大酒店,为业界同仁提供与行业先锋交流的绝佳机会,并融合展览、特别策划等元素,呈现可持续实践领域最新成果,缔造无与伦比的峰会体验。可持续发展已然成为当下不容忽视的议题,作为汇聚可持续发展意见领袖、设计领域专家的前沿阵地和国际性平台,此次“峰会”将聚焦业界关注的六大核心主题——设计可持续世界、循环设计思维、气候改变着一切、零碳之“道”、转译自然、以及构建可持续及绿色设计——展开思想交锋,碰撞丰富多样灵感,催生可持续设计的本土化策略,共塑未来可持续设计创新趋势。

“今年‘峰会’的六大主题,是我们多年深耕可持续设计领域的经验提炼,希望以全面、深度、有代表性的内容分享,为行业带来实践可行的可持续设计干货,真正助力中国设计界的可持续发展。从全球环境变化对人类的影响,到探索建筑及环境的可持续设计策略,我们以零碳、永续发展为终,以尊重自然、受自然启发为始,出席‘峰会’的各界专家将充分挖掘在新能源、循环经济、绿色材料等方面的宝贵经验。我们由衷欢迎同样致力于可持续创新的伙伴莅临现场,参与这场可持续设计的先锋探索,共同促进构筑国内可持续设计的未来图景!”


——谭卓
设计中国北京展会总监







#01 可持续先锋齐聚一堂:演讲嘉宾阵容震撼揭晓




#02 六大前瞻主题:应对全球气候严峻挑战,共创可持续世界


Theme 01
设计可持续世界
Designing A Sustainable World

气候变化与人类活动息息相关,建筑施工、环境改造对自然气候的影响尤甚。作为世界碳排放的最大来源之一的——建筑业,承载着将可持续设计策略应用于实践的社会责任,当下的建筑开发将塑造我们未来的环境状态,构建设计可持续世界弥足重要。为此,全球知名工程顾问公司奥雅纳Arup中国区总规划师饶红将就此议题,在峰会分享中国第1个、全球第19个C40正气候项目——位于北京的“新首钢:工业遗产的绿色生态再生”,倡导基于项目的绿色及生态框架、策略,平衡环境需求,促进城市更新;瑞安新天地行政总裁张斌(Allan Zhang)将分享企业构造绿色城市和社区商业化落地的经验;同济大学副教授、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院士娄永琪也将结合同济大学的实际案例——NICE2035未来生活原型社区项目,就“面向可持续发展的城乡社区营造”发起倡议。



▲NICE2035未来生活原型社区,设计:同济大学


Theme 02
循环设计思维
Circular Design Thinking

可持续设计的理念不限于单体建筑本身,覆盖城乡周边环境的整体策略也同等重要,即形成循环设计思维,发展可再生利用的科技、产品、服务,以减少对气候的影响。“峰会”亦将对此展开探讨:全球知名建筑、室内设计及景观设计公司Cuningham再生设计总监Paul C Hutton将分享再生设计如何使用建筑环境修复自然环境;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刘新将阐释可持续设计与循环经济设计的基本理念,“分析当地材料流和碳排放,以确定循环经济的机会”;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循环设计项目负责人Joe Iles,及其北京代表处设计与教育项目经理范川,将就社区内的可持续性和循环经济展开研讨。


▲Aspen Cummunity School,设计:Cuningham


Theme 03
气候改变着一切
Climate Changes Everything

立足全球视角,当下气候变化等环境问题不断加剧, 对人类生存环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提出日益严峻的挑战。而建筑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庇护所,也是衔接人与自然的桥梁,针对建筑领域的可持续设计思考是当务之急。“峰会”主题气候改变着一切基于全球环境背景,通过优秀的真实案例,解读在气候影响下的人类设计实践创新,以及如何运用绿色能源实现可持续;内容包括国际知名设计公司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Snøhetta)合伙人兼亚洲董事总经理 Robert Greenwood 将带来可持续设计融入项目的经验,分享结合可再生能源,使用新形势、材料和设计,实现可持续成果的案例——北京副中心图书馆;太古地产中国内地技术统筹及可持续发展总监许志忍将针对2025年实现1.5度控温目标发表见解;远景科技集团首席可持续发展官、远景碳管理业务总经理孙捷亦将带来“与可再生能源公司合作,共创可持续未来”的演讲;荷兰知名建筑师事务所MVRDV亚洲区副总监张许慎将带来兰桂骐农业科技公司(LAD)的案例分享。


▲Beijing Sub-Center Library,设计:Snøhetta


Theme 04
零碳之“道”
On the Path to Net Zero

尊重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愿景是实现“零碳”。“峰会”的零碳之“道”主题,将从绿色脱碳建筑、可持续材料、产品等角度分享净碳设计策略,响应国家双碳目标,为人类塑造可持续生态循环,助力改善气候变化。“峰会”现场的精彩分享将包括:BRE中国技术总监杜杨燕的“迈向净零之路:隐含碳的概念与建筑行业面临的挑战”主题演讲,通过计算法则、数据验证、政策与监管引导等,阐述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计算及合规指引;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建筑设计院副总监续晨将与大家一同探索构筑净零碳排放建筑之道,分享绿发集团于青海格尔木的净零碳项目案例;奥雅纳Arup董事及东亚区气候服务团队主管庄宏曦、副总工程师赵志勇将带来“沿海城市气候韧性风险评估——基础设施及建筑案例分析”,阐述对极端气候、气候灾难的影响评估及应对措施;北京中建协认证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海山、中瑞鼎峰可持续发展总监孙汉松、中建双碳战略研究院薛世伟将就“科技、材料与构建系统实现净零能耗”展开圆桌讨论;此外,BRE中国总经理赵戈平将带来“ESG投资理念在建筑可持续运营领域的价值呈现”,同时将携手骊住水科技集团大中华区领导陶江、香港置地集团公司中国物业发展及投资助理总经理陆斐,开展“通过积极影响和ESG投资为房地产业主和开发商创造价值”的主题圆桌讨论。


▲Aspen Cummunity School,图片来源:香港置地


Theme 05
转译自然
Nature by Design

面对环境变化,人类如何尊重自然、融合自然,则变得愈加重要——转译自然,是一种“受自然启发”的系统性环境设计方法,能有效结合亲生物设计、仿生设计,将人类生活与自然界重新连接,实现人与环境的和谐共生。“峰会”将集中展示一系列有代表性的案例经验:包括世界著名建筑设计师、博埃里建筑设计事务所(Stefano Boeri Architetti)创始人Stefano Boeri及其中国合伙人、主持建筑师兼总经理胥一波博士的“垂直森林”项目,结合分布于米兰、黄冈、南京等地的设计杰作,分享如何将自然和树木置于其研究项目的核心,探索“未来生态城市的双碳与固碳研究与实践”;Penda China创始合伙人及主创建筑师孙大勇将带来 “LESS IS LOVE少即是爱”的主题分享,阐释作为自然组成部分的人类,如何从时间维度认知自然,并结合东方智慧,提炼建筑仿生形态和结构;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主持建筑师青山周平也将就自然创造,展开与自然协作设计、对以人为本的新意义的讨论;此外,更有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秘书长胡斐分享“与儿童共创可持续世界”——“BCAF儿童自然乐园”的心得,如何实现可持续再生材料、自然美学、互动艺术雕塑装置的有机融合。


▲黄冈垂直森林,设计:Stefano Boeri Architetti


Theme 06
构建可持续 & 绿色设计
Building Sustainability & Green Design

放眼于除建筑领域外的其他行业,可持续设计同样适用,各行业关于“可持续”议题的热度居高不下,从时尚、美妆、个人护理等在内的消费品,到材料选择、品牌运营等,可持续日益渗透入全产业的各个脉络。“峰会”上,构筑可持续&绿色设计话题将深入研究设计、材料、运营的可持续:全球知名材料设计专家、被誉为设计材料“百科全书”的《设计师的设计材料书》作者Chris Lefteri将分享在设计中使用材料的最佳原则,引导大家以全新的方式思考材料的重要性和可持续性;此外,更有蔻驰(Coach)母公司泰佩思琦集团(Tapestry, Inc.)、兰蔻(Lancôme)、阿迪达斯(Adidas)等知名消费者品牌高管亮相,将分享他们根植中国市场实践的洞察与心得。



▲Chris Lefteri Design,图片来源:网络


作为可持续设计峰会的独家冠名合作伙伴,奥迪集团始终致力于成为可持续高端出行的提供者,并将可持续的理念贯穿产品设计、原材料选择、生产制造到产品使用的整个价值链中。此次峰会上,奥迪中国总裁温泽岳博士及奥迪中国设计团队将分享奥迪兼顾美学与可持续的未来设计理念,以及公司致力于引领绿色豪华科技出行的决心和进取行动。


#03 引领材料创新:领先设计品牌呈现多元内容

除精彩的研讨外,“峰会”现场外还设有丰富多彩的展区。峰会演讲嘉宾、材料专家Chris Lefteri带来的主题策展——“材料实验室(Material Installation)”,集合百余种设计材料,帮助设计师理解材料、并将合适的环保材料应用到设计中,以更好地辨析、强化材料对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意义。科勒KOHLER将现场诠释如何将可持续理念融入产品研发和生产过程;宜家IKEA则通过家空间的展示,阐述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更有骊住LIXIL、彩滨COLORBO、玛拉蒂MARATTI、名厨名卫BKB、AZOOZOO 爱伫、Jang Studio、赛百纶Sunbrella、PWG、interstuhl、富丽凯等四十余家品牌惊喜呈现多元内容。



尊重环境,融合自然,创新可持续设计理念,构筑可持续设计未来——“可持续设计峰会”愿构筑国际性平台,链接设计领域先锋力量。

我们诚邀四海宾客于2022年9月26-28日莅临北京国贸大酒店,期待与地产、城规、建筑、材料、设计、时尚等领域的专业人士共聚一堂,分享最新研究成果,共促可持续设计在中国的发展。




智库研究


陈苗——“上海女儿”的跨文化经历与气场

︎︎︎Return


▲活动海报:第十一届“女性与无声电影”国际会议—“女性、电影和世界移民”,图片来源:哥伦比亚大学


2022年6月7日-9日,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合作举办了第11届“女性与无声电影”国际会议 ——“女性、电影与世界移民”。通过主题演讲、专题小组、圆桌会议、视频展映的形式,与会国际电影人和艺术家讨论电影界的先驱女性,重新审视女性对世界电影史的重要性。

在6月9日的圆桌采访“电影中的女性——当代和历史的比较”环节,由哥伦比亚大学电影与媒介研究在读硕士潘骁杨主持采访了陈苗导演。现将访谈内容整理编辑与读者分享。



陈苗
Michelle Chen
电影导演、多媒体平台“℃温度微电影”的创始人
曾获得上海优秀文艺工作者等称号
中国“第六代电影人”之一

陈苗毕业于美国俄亥俄大学电影 (MFA)及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代表作包括《上海的女儿》《星星的孩子》《十三岁女孩》《米尼》等。其中《上海的女儿》曾入选戛纳国际电影节“跃动她影”单元。此外,她的长篇纪录片作品《夜上海》《我属蛇》《上海恰恰》《我的露露》在凤凰卫视、东方电视台等播出并多次斩获国内国际奖项。


#01《上海的女儿》中的音乐与声音艺术


▲现场放映《上海的女儿》,导演:陈苗,2019年,90分钟。本片是陈苗、Hilla Medalia联合执导的纪录电影,于2019年7月2日在中国院线上映。该片采访了周采芹及其亲友,通过不同角度的叙述来呈现传奇演员周采芹的戏剧人生,图片来源:环球网



主持人:潘骁杨(潘)
嘉宾:陈苗(陈)


潘:非常荣幸邀请到陈苗导演参加放映活动。您精选了周采芹的多首经典流行音乐作品,如《中国的查尔斯顿》(Chinese Charleston),《我要你》,以及周采芹的父亲周信芳先生的两出折子戏《打渔杀家》和《徐策跑城》。能不能请您谈谈音乐、声音在您的纪录片当中的角色?
陈:谢谢,也谢谢Prof. Jane Gaines邀请我参加。我对声音的确也是和Gaines教授有一种共鸣。

我一直以为《上海的女儿》的声音完成度还是我比较满意的。从更加学术的角度来说,第一声音不是画面的附庸,第二声音是在讲一个故事。采芹可以描写她的角度太多了,我认识她二十年拍了大量的素材,也和合作者一起跑了这么多的国家,最后我想还是回到父女关系这个切入点。这个切入点恰好就由周信芳先生无数的京剧唱片和资料组成,在纪念馆有一墙壁的黑胶唱片。



▲周信芳(1895年1月14日-1975年3月8日),名士楚,字信芳,艺名麒麟童,籍贯浙江慈城(今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1895年1月14日生于江苏清江。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麒派”艺术创始人,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他女儿的唱片虽然不多,但是的确代表了1960年代风靡全球的亚洲风,她是进入西方媒体主流的中国女性的代表,是比较石破天惊的。他们两个人在中西方的文化交互中起到一个对话和连结。采芹其实很想和她的父亲有连结,虽然在生活中不仅没有发生还非常的悲剧,但是在纪录片中得到了这种连结的呈现,所以这是反映了声音叙事的方面。

第二个层面:声音创造一个空间。在我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的时候,周传基老师一直在宣传这个理念。在电影的创作过程中我感到电影空间有一个非现实层面,除了我现在在说话的空间,还有别人在高唱国际歌的场面,好像是拓宽了我们的空间,我觉得有意思的是一个非现实层面的拓宽。比如在电影中采芹自己醒来听见了父亲的声音,自己也跟着唱,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叠加,是虚拟的,但是非常强有力地把一些场域通过声音的介入赋予了它通灵的感受。


潘:在影片的中段,有一处情景再现,周采芹离开家之前,父女在上海长乐路家中的最后一面,这也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面。您首先用了一首“Irene, Goodnight,”然后是一段柔和、抒情的旋律。您为什么选择用再现的方式展现这个重要的情景,您对音乐使用有什么具体的想法?
陈:你提到的例子肯定是一个拓宽情绪层面的组合,是声音塑造的第三个方面,也就是声音和画面的结合,这是一种婚姻。当我们在剪辑台上发现一段声音和一段画面结合上了,就会觉得无法拆散它们。就算后来有其他的soundtrack,但是你还是无法忘怀刚开始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那种感觉和画面。

你提到临别前的戏剧性时刻,其实这也是很悲剧的一个场景。对于你说的“真实再现(reenactment)”我不是一个粉丝,我不是为了解说而去创作,而是去拔高两个人的情绪和在故事创作中的意义,声音是非常有力量的一个拓宽虚拟性的工具。因为画面太实,太直白,而声音在驾驭这样一个画面的时候,它能够飞扬到一个更遥远的时空当中去找到一个更美好的状态。

潘:有的音乐出现了不止一次,比如《我要你》,出现了两次,都是跟周采芹的儿子相关的。我很好奇,为什么没有采访采芹的儿子?他们母子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陈:这个也是我的一个遗憾。他们的确是有很长时间的隔阂,除了他们最幼小的时候,一种相爱相杀的、让人心痛的感情几乎是持续了他们整个人生,而且这感情很难去弥补。包括后来采芹永远也没有把她儿子的任何东西泄露给我。但我后来完全理解了她,也就没去强求她。




▲周采芹在2010年李少红导演执导的《红楼梦》电视剧中饰演贾母,图片来源:《红楼梦》剧照


她后来演了那么多妈妈和祖母,我相信在每一次演出中她都在梳理和儿子的关系。这让我有机会用一种比较抽象的东西去祝福他们之间能有个和解。

#02 跨文化背景下的“上海的女儿”

潘:您肯定有很多选择但为什么独独选择了采芹?您是如何与她结下不解之缘的?
陈:就是(我们同为)“上海女儿”。我现在也是在上海,其实我住的地方离她家不远,我们是住在同一个区。我是92年到美国的,那时候我很年轻,我也希望寻找一个根植于中国但在西方生活的一个榜样——不仅能生存下来还懂得如何为自己发声、讲述自己的故事。



▲青年周采芹试镜《苏丝黄的世界》。周采芹于1933年11月30号出生于上海,父亲是中国著名京剧大师周信芳。曾就读于上海中西女中,17岁时被父母送至英国伦敦皇家戏剧学院学习表演,是该院首位华裔学生,也于多年后成为该院首位华裔院士。学院毕业后开始了她长达50年的演艺生涯,图片来源:搜狐网


自然会被采芹这样一个精彩的公共人物所吸引。包括片中最后的那些演员们以及David Henry Huang,我们都有这个亚洲的根,我们都会非常沉浸在她的个人经历和魅力上面,所以她吸引我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而且多年不减,这跟我的个人成长是有关的。

潘:您之前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后来到美国俄亥俄大学读电影系,之后在美中两边拍片,您的工作环境可以用“mixed race”(多种族)来形容,从这一点上您和采芹的工作环境是非常相似的,但这样的环境在电影研究领域还没有被充分认识到。
陈:这就是为什么我很感谢Gaines能邀请我们。因为以前没有人能注意到亚洲女性这个观念而是关注于主流电影,但你的教授很早就注意到了这点,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也许她关注的是默片,但是峰回路转,现在我们又进入了一个不可逆转的全球化的时代。

采芹和我是比较早的(电影人),你们是更年轻的一代电影人,在和你们的接触与合作中我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一点:其实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mixed race的环境当中。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戏剧张力,这是一个非常普遍而没有被完全察觉的状态。现在的剧本里,如果有五个人一定是来自于五个完全不同的家庭,这是很令我感到惊叹的,给了我很多营养、冲动和激励。就像我合作的以色列导演Hilla Medalia,她也是先在美国读书,后来做了很多以色列本土的一些故事,我们的互相说服和心有灵犀很有意思。我们不同而相同,在说服过程中我们能知道我们的作品缺失什么、还需要怎样更加的优秀,我觉得这是是非常棒的,可以进一步研究的。

潘:跳出“纪录片导演-被拍摄对象”这样的关系,您是如何看待和评价采芹的?
陈:我们都是女知识分子,不知道这么说好不好。采芹在演苏丝黄的时候不太是知识分子,但后来她墙上是一整面一整面的书。后来我们采访她的时候会从戏剧史里面找出问题的诠释,就像是两个学者在讨论共同热爱的话题。这也是对她父亲周信芳的一个传承,她说爸爸一直是在书房里看书,在离别前爸爸也是给了她一本书,这是有一个传承的概念在。影片在国内发行是2019年,我的好朋友赵军老师说,这个电影是一个知识分子电影,我也认同这个说法。

潘:接下来是提问环节。周信芳如何看待采芹在国外的表演以及歌唱的职业生涯?
陈:我记得在影片中采芹说她妈妈已经觉得女儿是神仙了,爱死女儿在国外的飞黄腾达,父亲却不置可否。



▲周信芳与子女们合照,图片来源:搜狐网。


但我知道父亲一定是对女儿骄傲的,将心比心。但未见得他们那时候能有多深入的艺术交流。父女情深,这种感情是非常深沉的而且是发生在一个更加高的层面。

潘:所以您的电影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看到了这层父女情深。
陈:我对于片子还是有所克制。最后一场戏是请了演员来演周信芳夫妻离别,而后年老的采芹走到别离夫妻的场景中。这场戏拍的时候是非常激动的,采芹看到的时候当场就哭了,而且是嚎啕大哭。但我就把这部分剪得非常冷静。如果是故事片,我不会这么冷静,反而我会探究她为什么哭了。我其实也有些后悔,(自己处理的)有些过于理性了。


#03 戏里戏外的周采芹

潘:下一个观众提问:片中的文字是您写的还是采芹本人写的
陈:是我写的。这些文字看起来简单但其实要不断花时间浓缩。知识分子电影也许就是这个特点,你必须很克制地使用画面时间,就必须得精雕细刻这些细节。

潘:还有观众问到采芹本人对片子的观感如何?
陈: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一起聊了一整夜,看了最终的导演剪辑版。她1980年就写了这本书,其实这些事情她早已非常熟悉,到现在终于能转成纪录片,她还是很欣慰的,这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分别前,我先睡了一觉,最后她拥抱了我还给了我一个“kiss good-bye”。


▲《上海的女儿》工作照。左:周采芹、右:陈苗导演,图片来源:新浪网。


潘:下一个问题是:有很多中国女明星把好莱坞当做功成名就的下一站,但实际上并没有征服好莱坞,反而还被征服了,但是采芹不是。
陈:同意。

潘:您认可现在中国青年电影人想要进军好莱坞的意向吗?
陈:好莱坞是一个好的市场,当然应该进军好莱坞,帮助美国的大片厂来把票房带到中国,这是接近市场的一个好事。但对于他们个人的成就来讲我觉得跟我们今天谈论的问题不是相同的问题。

潘:王老师(观众)问:请问采芹对片中很多第三方采访是后来知道的还是当时就知道的。 陈:后来知道的。她也很想知道她很亲密的老朋友们是怎么说她的。她很厉害的一点是,比如Jonathan对她不是很好的一些评论,她也置若罔闻。当引入第三者作为纪录片的佐证,会使片子更加有对话的感觉,也是对观众注意力的保证。特别是Elizabeth采访完,我立马就觉得和采芹的描述有对白的感觉,她们讲的事情会让你觉得是同一个故事。

潘:王老师接着问,采芹对其他苏丝黄的扮演者有什么评价。
陈:这个倒没有什么,因为她们演的阶段不一样。她演了West End的苏丝黄有两三年,当然也有美国版本的和电影版本的,当然她也没有特别有意见。



▲周采芹出演《苏丝黄的世界》,该片改编自理查·梅臣的书籍,讲述了到香港寻找绘画的灵感的西方艺术家罗勃和当地模特女郎苏丝黄之间的爱情故事,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潘:您对她演绎的版本有什么感想呢?
陈:她演绎的版本当然是很独特的。当她足够有气场能够让整个伦敦的人在1960年代穿旗袍、化娃娃妆,其实她的社会价值已经大大超过了文本和戏本身,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去评价她的独特性。

潘:Kristine Harris教授赞许您对一手资料的寻找,并想了解您在拍摄中遇到了哪些挑战,以及您对于电影项目流程的看法。
陈:我已经认识她(周采芹)二十年了,我当时还是在洛杉矶一家电影公司的员工,有一次在好莱坞的聚会上我把她载回家,之后就认识了。她的故事非常激励到我,当然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到要拍她的片子。当时我拍完了三个故事片,我找到她说想做一个大的故事片,她说编剧黄哲伦当时已经找到她想做一个独角戏,所以当时未能成行。2017年1月我们才正式开始拍,这个流程是漫长的,很大的并且素材很多,我一直在筛选,最后还是确定了父女这条线,因为这条线是最戏剧,最动情的。当然我还是很遗憾没有能把她自己在好莱坞不断更新和前进的这个状态拍出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希望从女性、跨国化的角度把她个人经历的气场拍出来。

潘:对您来说纪录片和故事片有什么差异,什么样的时候您会倾向于哪个体裁?
陈:我非常看重它们的分界,它们用的力度完全不同。在拍摄《上海的女儿》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学习,在反思自己,并且在想很多在个人成长中完全不同的东西。纪录片需要有韧劲,不着急。剧情片是工业的一部分,要有人,有剧本,要有预算,很重要。正因为花费的钱不同,包括在整个工业体制中承担的角色不同,在剧情片中要处理好跟演员的关系,在纪录片中我们会处成朋友,而剧情片中和演员通常不是朋友。因为后者更需要表达提升和升华,需要一个更加高的要求。所以他用的劲完全不一样。

潘:那您跟《星星的孩子》的梁静还是朋友吗?
陈:当然。我会更尊重梁静作为一个演员,不代表我要和她成为哥们那样的朋友。但是纪录片拍完以后你会跟他成为哥们,因为太了解,太知根知底了,是不同种的朋友。

潘:有观众提出,采芹身上有很多文化杂糅的部分,这个丰富性已经远远超过于她能接到的那些角色。这部电影是否也在帮我们梳理她的角色?
陈:非常同意。采芹自己也一直在不断梳理自己的角色,包括她80年代写过《上海的女儿》后面也有再版过,我觉得她不断在梳理自己的成长。甚至她自己现在也被Netflix找到拍《三体》,这又是我们另外一个可以聊一整晚的话题。

潘:之前您也提到在北京电影学院的经历,您当时是导演系唯一的女生。那您之后在美国留学时,也是仅有的几个女学生之一吗?
陈: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导演系只有我一个本科女学生。我是从高中直接考去的北电导演系,那个时候是一直在找自我认同,大家都会用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来预设你的未来。在这方面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榜样、身份。后来到了美国我的班级里出现了很多mixed race,包括一个非裔的女生Michelle,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非常会帮助对方。我自己的感受是,作为一个女性电影人有她的艰难,但是也有她的独特性,所以我感到非常的骄傲。我有个好朋友是卖重型机器的,她说她是整个产业链唯一一个女性销售。我很佩服她,如果我是在一个完全没有女性的产业里面,我还是要去打破这个天花板。


组 织 架 构

主办机构
哥伦比亚大学
艺术学院电影与媒介研究系

赞助支持
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

合作支持
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
哥伦比亚大学Harriman Institute
哥伦比亚大学
Weatherhead East Asian Institute
哥伦比亚大学
The Center for Korean Research
哥伦比亚大学Maison Françise
哥伦比亚大学
The Center for American Studies
哥伦比亚大学
The Division of Humanities in the Arts and Sciences
哥伦比亚大学
Center for Comparative Media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Sexuality and Gender at Columbia
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
哥伦比亚大学C.V. Starr 东亚图书馆
Dragon Summit Culture Endowment Fund
哥伦比亚大学Digital Scholarship
Women and Film History International
Donald Keene日本文化中心
Barrymore电影中心
Fort Lee Film Commission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Iona College


关于第11届“女性与无声电影”国际会议
—— “女性、电影与世界移民”
由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电影与媒介研究系于2022年6月7日-9日举办的国际学术会议。会议通过主题演讲、专题小组、圆桌会议、视频展映的形式,激发国际当代电影人和艺术家对于电影界先驱女性的讨论,重新审视女性对世界电影史的重要性。“新女性”现象一直是学术研究的重点。从历史角度来看,当代女性在制作电影方面所面临的挑战意味着什么?本届会议也从新一代学者和创作人的角度,跨越性别、民族、种族、阶层,交流探索了跨文化媒体与女性创作的联动。本届会议邀请的全球嘉宾呈现了专业及实践的多元丰富性:研究学者、艺术家、策展人、当代电影创作者、电影发行人、历史家等。中国嘉宾来自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浸会大学,参与了“上海女性”、“电影中的女性—当代和历史的比较:上海电影行业及之外的女性代表”、“中国电影默片中的女性”的圆桌主题讨论。

关于“女性与无声电影”
Women & the Slinet Screen(WSS)
“女性与无声电影(WSS)”为每两年组织一次的大型国际会议,由国际女性与电影史(WFHI)赞助举办。22年来,WSS汇集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聚焦于女性电影人在世界电影史最初几十年间所贡献的关键作用。WSS旨在建立一个关于全球电影产业的新视角:女性在电影文化、电影制作、美学、批评、叙事发展、经济劳工史中发挥的中心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