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AF新知


北欧最美的当代艺术展馆,每一季都有新鲜沙龙回应社会议题


︎︎︎Return


▲《我们需要一些希望(We Need Some Hope)》卡琳娜·凯科宁(Kaarina Kaikkonen), 2022,图片来源:Niklas Adrian Vindelev & Chart


在刚刚结束不久的“CHART 2022”艺博会上,芬兰艺术家卡琳娜·凯科宁(Kaarina Kaikkonen)用约四百件回收的衬衫创作了大型艺术装置《我们需要一些希望(We Need Some Hope)》,它如花朵一般绽放在丹麦哥本哈根夏洛滕堡美术馆(Kunsthal Charlottenborg)的正面墙壁上,让观众带着希望进入馆内参观更多艺术作品。夏洛滕堡美术馆是北欧最大的当代艺术展览场地之一,从丹麦皇家艺术学院每年的毕业生到国际知名艺术家,每一季夏洛滕堡美术馆都会带来让人眼前一亮的展览和大量讲座沙龙等活动。

#01 北欧最美的当代艺术展馆



▲ 夏洛滕堡美术馆大门入口,图片来源:Kunsthal Charlottenborg


夏洛滕堡美术馆不仅是北欧最大的当代艺术展览场地之一,也足够跻身“最美”的竞争行列中。夏洛滕堡是一个荷兰巴洛克风格的城堡,始建于 1672 年,1683 年竣工,最初是国王私生子——挪威总督乌尔里克·弗雷德里克·吉登洛夫(Ulrik Frederik Gyldenløve)的住所,有 74 个房间供居住。

到 1700 年,这座城堡被皇后夏洛滕·阿玛利亚(Charlotte Amalie)买下,并冠以她名,成为夏洛滕堡(Charlottenborg)。她在 1714 年去世后,城堡和附带的花园等被其子孙继承。




▲ 俯瞰夏洛滕堡美术馆,图片来源:Kunsthal Charlottenborg



▲ 夏洛滕堡美术馆,图片来源:Kunsthal Charlottenborg


此后的半个世纪,很多公共机构都使用过夏洛滕堡,直到它被丹麦皇家艺术学院正式接管,这所学校也是由夏洛滕·阿玛利亚的后代创建的。学校一直在考虑如何将夏洛滕堡变为一个展览空间,1883 年,夏洛滕堡作为展览馆开放,还包括了一个丹麦艺术图书馆在其中。

20 世纪 70 年代,诞生了 300 年的夏洛滕堡还经历过彻底修缮。到 2007 年,其正式更名为延续至今的夏洛滕堡美术馆(Kunsthal Charlottenborg)。






▲ 夏洛滕堡美术馆,图片来源:Kunsthal Charlottenborg


和许多 17 世纪的城堡一样,夏洛滕堡呈正方形,标志性的壁柱、坚固的窗户装饰、中厅等都应有尽有。时至今日,人们仍然能在这座建筑里感受到最初的建筑风格,它的外观设计并未妥协于现代化的用途。


#02 古老的城堡里回响当代的艺术声音



▲《我们需要一些希望(We Need Some Hope)》卡琳娜·凯科宁(Kaarina Kaikkonen), 2022,图片来源:Niklas Adrian Vindelev & Chart


▲ 夏洛滕堡美术馆,图片来源:Kunsthal Charlottenborg


不仅是从夏洛滕堡中诞生的丹麦皇家艺术学院与其有独特联系,丹麦很多视觉艺术学校都与这座美术馆关系密切,很多学校的毕业生展览都在夏洛滕堡美术馆举办。目前,夏洛滕堡美术馆也是哥本哈根唯一一家由国家支持的艺术画廊。



▲ 丹麦皇家艺术学院 2022 毕业展现场,图片来源:David Stjernholm



▲ 左:《脆弱的链条(Skrøbelig lænke)》Clara Busch,图片来源:David Stjernholm;右:《镜子(Mirror)》Esben Weile Kjær,图片来源:David Stjernholm


从 2013 年开始,丹麦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生展览就在夏洛滕堡美术馆的大厅展出。今年共有 25 位毕业生展出了他们的学习成果,展期为 4 月 20 日至 5 月 22 日,主题是“启程(Afgang)”。

北欧地区领先的艺术网站“艺术批评(Kunstkritikk)”表示很多知名人士对这一年的年轻艺术家们寄予厚望,而在参观过这场展览后,他们并未失望。



▲ 即将在夏洛滕堡美术馆举办展览的丹麦艺术家汉尼拔·安徒生(Hannibal Andersen)用两种被注册为商标的颜色创作了一幅新的壁画《$!?》,图片来源:Hannibal Andersen



▲ 《亚洲一号》曹斐,图片来源:曹斐 & 维他命艺术空间


夏洛滕堡美术馆每年分为春季展览与秋季展览。前者往往在 2 月份或 3 月初开始进行,以“春季展”直接命名,开启新一年的艺术盛会。秋季展一般从 9 月开始,且在首展的前两日,18—27 岁的年轻人可以免费进入美术馆参观,夏洛滕堡美术馆鼓励培养新生代对艺术的关注度。

今年秋季展期的两场首展其中之一就是来自中国艺术家曹斐的影像作品《亚洲一号》,夏洛滕堡美术馆希望在北欧地区呈现她把社会评论、流行美学、超现实主义和纪录片元素融合在一起的独特艺术表现形式。




▲《世界在你心中(VERDEN ER I DIG)》展览现场,图片来源:David Stjernholm



▲《海啸舞池(Tsunami with dancefloor)》John Kørner,图片来源:Anders Sune Berg



▲《Nyhavn Kaplang》Ibrahim Mahama,图片来源:Anders Sune Berg



尽管夏洛滕堡美术馆历史悠久,但它的展览却大多关注当代的艺术声音。在古老的城堡内外,很多前卫的艺术表现形式并没有在此显得突兀,反而更引人入胜。





▲《播下爱的种子(Sowing the Seeds of Love)》展览现场,图片来源:David Stjernholm

今年五月,一向关注城市发展的 Kenneth Balfelt 团队与 Johan August 合作,在夏洛滕堡美术馆的庭院里展示了他们的新项目《播下爱的种子(Sowing the Seeds of Love)》。在这些温室一样的玻璃房子里,有机的形式、自然的声音、植物和石头等都是布置好的,它邀请年轻人进入其中进行谈话,缓解压力,这个艺术项目目的就是关注和减轻当代年轻人日益增长的社会压力。






▲《我们有弹性的手臂穿过云层抓紧(Our elastic arm hold in tight through the claouds)》展览现场,图片来源:David Stjernholm


透纳奖得主劳尔·普鲁沃斯特(Laure Prouvost)去年在夏洛滕堡美术馆举办个展《我们有弹性的手臂穿过云层抓紧(Our elastic arm hold in tight through the claouds)》时,美术馆就把北厅变成了一个迷宫般的纯白空间,观众可以躺在柔软的圆床上,如置身云端。





▲ 太阳蛋(Solar Egg),图片来源:Anders Sune Berg


夏洛滕堡美术馆还在庭院里展示过这个高达 5 米的桑拿房装置,它是瑞典艺术二人组 Bigert & Bergström 创作的“太阳蛋(Solar Egg)”,象征着北欧国家典型的桑拿文化。在展出期间,观众可以每周三天预约桑拿体验,夏洛滕堡美术馆不仅举办观赏性的展览,也常推出艺术互动,让更多人参与进来。





▲《战争结束了!(WAR IS OVER!)》小野洋子&约翰·列侬,图片来源:Anders Sune Berg


▲《想象和平地图(Imagine Peace Maps)》小野洋子,图片来源:Anders Sune Berg


▲《许愿树(Wish Tree)》小野洋子,图片来源:Anders Sune Berg


2018 年秋冬,小野洋子为夏洛滕堡美术馆专门策划了一次展览《传播(Transmission)》,她对于和平的呼吁在馆内随处可见。夏洛滕堡美术馆与众多国际知名艺术家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它成为各国艺术在丹麦投射的一个窗口。


#03 社会各界与艺术界坐下来聊答案




▲ 夏洛滕堡美术馆今年推出首届双年展“诗人兼艺术家(POET SLASH ARTIST)”,除了在馆外展览,丹麦各地的街道、火车站和公共汽车站也有展出,图片来源:David Stjernholm



事实上,除了展览,夏洛滕堡美术馆有着大量丰富的艺术活动,沙龙、音乐、电影、阅读、表演、公开日等,安排得非常紧凑,只要馆内有展览在进行,这些活动都会轮番上阵。






▲《紧急!(IT’S URGENT!)》展览现场,图片来源:David Stjernholm


夏洛滕堡美术馆非常重视“发声”,2019 年欧盟议会和丹麦议会竞选活动期间,美术馆就曾邀请一些国际知名艺术家在丹麦的一些广告牌上探讨当前的政治局势。

从年初到今年 10 月,加上即将举办的,夏洛滕堡美术馆已经安排了 21 场沙龙对谈。




▲ “夏洛滕堡咖啡俱乐部”,图片来源:Kunsthal Charlottenborg

这些沙龙对谈并非“关起门来聊艺术”,参与者们关注艺术,也关心当前最热的社会议题。夏洛滕堡美术馆和 Bikuben 基金会共同创立的“夏洛滕堡咖啡俱乐部(Charlottenborgs Kaffeklub)”就是政治界与艺术界会面喝杯咖啡并就未来文化政策和艺术愿景进行公开对话的地方,这个尝试旨在加强艺术在丹麦的传播,并让人们了解艺术对人类和社会的重要性。

比如今年四月的“夏洛滕堡咖啡俱乐部第 6 次活动(Charlottenborgs Kaffeklub #6)”,主题就是“关注丹麦艺术行业的气候和可持续性”。在气候危机敲响警钟的这一年,丹麦艺术基金会负责人、电影导演、可持续发展项目经理、丹麦议会议员、艺术家、作家等不同身份的人坐到一起,寻找“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如何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的答案。





▲《土著宣言(The Indigenuity Manifesto)》约阿尔·南古(Joar Nango),图片来源:David Stjernholm


俄乌局势紧张期间,夏洛滕堡美术馆就邀请作曲家和声音艺术家 Jacob Kirkegaard 展示了他的新作《穿越火线(CROSS FIRE)》——一部模仿战争中枪械等武器声音的管弦乐作品,并就此展开对谈。

在过去的沙龙中,夏洛滕堡美术馆还组织讨论过“残疾艺术工作者所面临的问题”“历史如何将沉默强加给非裔人群”“挑战几个世纪以来男性主导的艺术史”等重要且迫切的议题,它们从艺术出发,连接社会。




▲ “CHART 2022”艺博会,图片来源:Kunsthal Charlottenborg

作为一个由国家支持的艺术空间,夏洛滕堡美术馆可以说是整个哥本哈根的艺术中心,它很容易抵达,因而也有地理优势通过艺术聚集起这座城市里对艺术好奇的所有人。

夏洛滕堡美术馆形容自己有着国际视野,与此同时也雄心勃勃。尽管绿植爬满了这座古城堡的墙壁,却并未盖住其散发的艺术光芒,夏洛滕堡美术馆希望每个人都能通过它理解、参与艺术。



资料来源:
1.CHART 2022
https://chartartfair.com/programme

2.《København. Kulturhistorisk opslagsbog med turforslag》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20406012958/http://www.kobenhavnshistorie.dk/bog/kko/c/kko_c-10.html

3.Charlottenborg Art
https://www.kunstakademiet.dk/da/aktiviteter-og-nyheder/charlottenborg-art

4.Kunstkritikk《Mange allerede kendte navne skaber tårnhøje forventninger til årets afgangsudstilling i København. Den skuffer ikke.》
https://kunstkritikk.dk/a-holdet/

5.Bikuben Foundation
https://www.bikubenfonden.dk/uk/about-bikuben-foundation

6.https://kunsthalcharlottenborg.dk/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