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


一个以残疾人为主导的视觉艺术组织,为最非凡的艺术家们推动变革

︎︎︎Return

▲ WAIWAV,图片来源:DASH

今年 7 月,一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与“残疾艺术(Disability art)”有关的展览在英国 30 家艺术空间举办,残疾艺术家们在 2022 年“复活”了 20 世纪初期的达达主义,他们认为“多年以来,达达主义和残疾艺术之间都存在着联系”。引领这场活动的是一个以残疾人为主导的视觉艺术慈善机构 DASH,培养和指导了大量聋哑艺术家诞生,打破成见,推动这一行的变革。

#01
让残疾艺术在艺术领域获得同等地位

上世纪 70—80 年代,残疾艺术开始发展,并在 90 年代后期达到顶峰。几乎是同一时期,DASH 作为“什罗普郡残疾人联盟(Shropshire Disability Consortium)”的一部分成立,开始在英国什罗普郡(Shropshire)进行与视觉艺术、舞蹈、戏剧、现场艺术和节日活动等有关的工作。


▲ 第一届“什罗普郡残疾艺术节(Shropshire Festival of Disability Art)”海报,图片来源:DASH


▲ 第二届“什罗普郡残疾艺术节”节目单,图片来源:DASH

1996 年 6 月,DASH 举办的第一届“什罗普郡残疾艺术节(Shropshire Festival of Disability Art)”拉开帷幕,这是一场文化盛典,残疾艺术家展示艺术作品,在音乐厅进行表演,也会举行研讨会。从第一届开始,这个著名的艺术节一直延续举办到 2001 年。


▲  第一本《DASHMAG》,图片来源:DASH

同年 7 月,DASH 出版发行了什罗普郡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残疾艺术杂志《DASHMAG》,首期专注介绍什罗普郡残疾艺术节。


▲ 国际残疾艺术节(An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Disability Arts)海报,图片来源:DASH

▲ 2005 年,DASH 参加勒德洛狂欢节(Ludlow Carnival),图片来源:DASH

从 2000 年开始,什罗普郡残疾艺术节开始升级为“国际残疾艺术节(An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Disability Arts)”。2001 年,DASH 成为一家有限公司并注册了慈善机构,从 2004 年开始获得英格兰艺术委员会(Arts Council England)的资助。



▲ 三位艺术家的混合媒体展览,图片来源:DASH

▲ 艺术家获得在线展示,图片来源:DASH

2005 年,DASH 为三位具有丰富艺术天赋和经验的残疾艺术家举办了一场混合媒体群展,这场展览消磨了残疾艺术家们作为个体的孤独感。2008 年,DASH 在网站上开辟了在线画廊和论坛,残疾艺术家们的作品不仅能在什罗普郡的画廊里展示,也能通过互联网分享给城镇以外的观众。

▲ DASH 搬家的新闻,图片来源:DASH

2009 年,DASH 决定专注于视觉艺术,并搬进了新的空间。带着发展残疾艺术的使命,DASH 逐步为残疾艺术家创造更多发展他们的创作实践的机会,其愿景是建立一个以残疾艺术为核心并在艺术领域受到同等重视的社会。

#02
DASH 给残疾艺术家创造更多机会
▲ DASH 参加首届英国残疾电影节,图片来源:DASH


▲ 听力障碍艺术家胡安·德尔加多(Juan delGado)的作品《改变的风景(Altered Landscapes)》,图片来源:DASH

2010 年,残疾艺术家们提出问题:“残疾艺术家都去哪了?”他们认为在主流画廊中残疾艺术家非常少见,DASH 为艺术家们进行了一次调查。收到在线调查的 112 家画廊里仅仅 35 家做出回应,其中更只有 15 家画廊表示自 2000 年以来他们至少展出过一件残疾艺术家的作品,其余的回应者则表示不感兴趣或觉得与他们无关。

DASH 所有工作都围绕着它的愿景和使命进行,DASH 与艺术家、观众、社区和组织合作,挑战不平等并实施变革。过去的十多年,DASH 开展了很多有创造性的工作。


▲ “尴尬混蛋(Awkward Bastards)”研讨会现场,图片来源:DASH

2015 年,DASH 召开了名为“尴尬混蛋(Awkward Bastards)”的研讨会,来自英国和美国的多元化学者、艺术家、活动家参加了这次会议,其中就包括 DASH 的残疾艺术家们。会议中提出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关乎“残疾艺术家”这个标签——残疾艺术家不仅仅是“艺术家”吗?

卫报的作者乔·弗伦特(Jo Verrent)认为:“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没有人需要仅仅为了获得资金、找到出路或受到重视而去贴标签。但目前情况并非如此,通过积极识别,残疾艺术家可以获得发言权和平台,可以更快地推动他们前进。对于一些艺术家来说,这是一个身份问题。如果他们的作品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他们作为一个残疾人的经历的影响,那么对他们来说,作为残疾艺术家的身份是很有意义的。”

这场研讨会此后进行了一届又一届,并加入了工作坊等更多形式,成为 DASH 的标志性项目。

▲ 残疾艺术家理查德·道恩斯(Richard Downes)的作品《两人智慧胜一人(2 Heads Are Better Than 1)》,图片来源:DASH

2020 年,疫情时代到来,DASH 组织了更多线上的项目,邀请一些残疾艺术家通过 zoom 为大众提供在线艺术课程,也为这种时刻下的艺术感悟发出有力声音。“抗议艺术:对疫情的回应(Protest Art: A Response to the Pandemic)”就是 DASH 在封城居家隔离期间邀请专业艺术家和非专业艺术家一起举办的在线展览。参展艺术家有的严重失聪,有的患有自闭症和严重阅读障碍,难以用语言交流,他们相信在这样的时候艺术具有疗愈作用,无论对自己还是他人。


▲ 《专业管理沟通(Professional Management Communication)》,图片来源:DASH
▲ 《荒漠与阴郁冰川是我的避难所(The Desert Mountains & Dreary Glaciers are My Refuge)》,图片来源:DASH

这一时期的“尴尬混蛋”也变成“居家版(Awkward Bastards at Home)”,DASH 委托制作了五部电影来反映疫情隔离时期残疾艺术家的生活。


▲ 《梦魇(福塞利后作)(The Nightmare (after Fuseli))》,图片来源:DASH

去年,DASH 在成立 20 周年之际获得了 2021 年的安博桑基金会奖(Ampersand Foundation Award),评委认为 DASH 将达达主义、荒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传统延续到 21 世纪。

#03
我们是可见的,我们是隐形的
▲ WAIWAV,图片来源:DASH

今年,DASH 通过“WAIWAV”活动再一次说明了残疾艺术与达达主义的关联。“WAIWAV”是“We Are Visible, We Are Invisible(我们是可见的,我们是隐形的)”的首字母缩写,为纪念在柏林举行的第一届达达国际展览 102 周年,“WAIWAV”组织了 31 位艺术家对达达主义做出自己的回应,并在 2022 年 7 月 2 日这个特殊的日子在英国和北爱尔兰的 30 家博物馆和画廊进行展示。

DASH 认为残疾艺术是达达思想的传承者,都源于不平等和压迫的政治局势。达达运动反对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条件,在 1916 年至 1922 年间对艺术大肆抨击。而在疫情时代,残障人士也被迫站在紧缩形势的最前端,面临贫穷和排斥的压力。

31 位残疾艺术家寻求一种将“疯狂”作为世界的镜子来表演和庆祝的艺术,挑战人类的狭隘观念和有限的影响。

▲ 《一个完整的篮子(A Complete Basketcase)》克里斯蒂娜·韦西(Kristina Veasey),图片来源:Kristina Veasey

克里斯蒂娜·韦西(Kristina Veasey)用手机充电线、电线等编织了一个完整的篮子,代表了隔离期间对虚拟和数字通信的高度依赖。她将编织的篮子隐喻为社会障碍,探索集体和个人在封闭隔离期间遇到的障碍和差距。克里斯蒂娜·韦西关注到残障人士经历的更为艰难,他们被打上“脆弱”的标签,即使因为政策而死亡也不会被重视。


▲ 《隐藏在 3D 中(Hidden in 3D)》亚伦·威廉姆森(Aaron Williamson),图片来源:Aaron Williamson
▲ 《隐形人(Invisible Man)》亚伦·威廉姆森(Aaron Williamson),图片来源:Aaron Williamson

在过去的 30 年中,亚伦·威廉姆森(Aaron Williamson)都给他的作品赋予了一些对残疾的“幽默”解读,对他而言,这就与达达固有的荒谬主义有关。这次的创作中,他探索了作为残疾人的隐性/可见性问题,《隐藏在 3D 中(Hidden in 3D)》这幅作品里,“迷彩”提供隐形功能,立体 3D 夸大可见性,回应主题“我们是可见的,我们是隐形的”。


▲ 《茧(Cocoon)》Bel Pye,图片来源:Bel Pye

这场“WAIWAV”活动不仅是向达达致敬,也是残疾艺术自我的胜利。过去残疾艺术只会偶尔现身艺术空间的某个角落,而这一次,残疾艺术首次在全国各地的 30 个画廊中获得空间展示。对于 DASH 来说,这也是二十几年来的一项重大成就。

在获得 2021 安博桑基金会奖时,DASH 的艺术总监迈克·海沃德(Mike Layward)说:“获奖不仅将对残疾艺术产生巨大影响,而且会表明视觉艺术机构现在是开放的,并愿意改变。”

资料来源:
1.DASH
https://www.dasharts.org/

2.WAIWAV
https://www.waiwav.org/

3.It’s Nice That《“Like punk”; 30 disabled artists take over museums across the UK》
https://www.itsnicethat.com/news/dash-we-are-invisible-we-are-visible-art-300622

4.the Guardian《Disability and the arts: the best of times, the worst of times》
https://www.theguardian.com/culture-professionals-network/2015/mar/23/disability-arts-best-worst-of-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