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AF月读


《212》 从土耳其出发,洞察世界


︎︎︎Return



如果旅行可以让我们认识更多不同的文化,以期从狭隘的自我世界之中脱离出来,对于“我”之外的人与事以更多的理解——那么,当今的众多独立杂志亦是在助力这种价值观,通过创意化、视觉化的叙述方式,来增进不同地域的人之间的沟通与认识。

关注“艺术、文化与社会”议题,于2016年创立的半年刊《212》是土耳其第一本在国际上进行双语发行的杂志,面向本土以及世界各地的读者。《212》采取了超大开本,由摄影、插画、文字等形式组成的杂志视觉语言,以及上乘的编辑与印制品质,看起来和欧美的时尚文化杂志无异。在时尚文化杂志中常见的一些代表性人物比如时装设计师Rick Owens、摄影家Martin Parr亦在《212》首期中出现。可见,欧美的视觉文化不论对土耳其还是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年轻创作人,都是影响深远。



创刊号“Strange Days”

《212》 的创刊号以“Strange Days”作为主题,杂志对于在当今时代,大众常会遭遇的“Strangeness”(陌生感)的状况来发出诘问,并试图从喧嚣与混乱之中找到意义。杂志主编Heval Okçuoğlu在刊首语中,引用了一句中国谚语,大意是“当你要征服一头野兽时,你先得让它变得美丽。”野兽既是这个世界,它也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


#01
既非东亦非西,
土耳其第一本双语杂志

虽说前些年整个大的趋势越来越全球化,便捷的互联网与旅行服务让人们似乎能瞬间抵达世界的每个角落,但是,撇开主流的电视和新闻对于土耳其政局的报道,我们对这个区域的普通大众、年轻创作群体,知之甚少。而这样一本立足于伊斯坦布尔、由当地年轻创意群体创立的小众杂志,成为了一个让外界了解土耳其的重要窗口。

对于土耳其是“东西方文化交汇处”这种陈词滥调,《212》并不想过多着墨。杂志试图超越这种二分法,不拘泥于地域来对世界进行观察。所以,《212》所关注的事物不仅来自于土耳其,它还报道世界各地的艺术与文化现象。就像刊名“212”所指代的那样:212既是伊斯坦布尔的长途电话区号,恰好也是纽约在国际上的区号。这种模棱两可,从侧面表达了杂志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世界正在经历着巨大的变化,我们希望呈现这一代土耳其人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探讨当代生活中的矛盾、并置等现象。”在一个经历了战争创伤,政局时而动荡的社会,即使做的是看起来更为光鲜的时尚与创意领域,杂志人所面对和思考的问题也是具有一定复杂性的。



▲创刊号中,法国摄影师Charles Freger在欧洲地区如法国、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拍摄了不同的异教徒,他们的面具、装扮多与当地的自然神灵、动物相关。




▲摄影家Martin Parr著名的海岸线系列作品,他从上世纪80年代就在拍摄不同国家的人们在沙滩上度假的情景。


▲Muhammed Ahmed Faris是首位进入到太空的叙利亚人。他在叙利亚内战期间在阿萨德政府任职,后来作为叙利亚难民,在土耳其居住。《212》拍摄并采访了这位传奇的人物。

▲杂志在保加利亚社会主义时期的遗迹,拍摄了一组服装片。


▲“Anatolian Rock”即土耳其摇滚,结合了土耳其民谣和摇滚乐,崛起于上世纪60年代中。杂志拍摄了一辑土耳其摇滚音乐人的黑白肖像。同时,212网站上还有此主题的mixtape音乐合辑。


#02
新一代土耳其人



《212》主编Heval Okçuoğlu在出版业工作多年,她在与英国Stack Magazines杂志平台的访谈中,谈到她作为新一代土耳其人所关注的问题:“土耳其正在经历一段压抑的时期,不论是从政治、经济、社会还是生态上。人们在要求人权与新闻自由。我父亲那一辈做了很多事情去抗争,并遭受了很多磨难。他们希望我们能避免他们过去所遭遇的,所以我们这一代人是免疫的。我们一方面有着自身强烈的观点与看法,但同时又是被动而消极的一代。从我在艺术和文化领域的工作经历来看,最糟糕的事情是自我审查……当然,除了土耳其,这个世界也有其自身的普遍问题,比如整个系统的失效,人们并不快乐。”


但是,Heval不希望杂志太过严肃,也并不主张通过杂志媒体去大胆地发表自己在政治或社会议题上的主张,《212》更倾向于以真实人物的访谈、创意视觉化的影像,抛出各种问题,让读者自己去思考孰是孰非。“我们试图去理解我们所存在的世界,就像很多独立杂志人、出版人、编辑,通过制作内容,去发问、去探寻,去观察人们当下思考的状态。”有些杂志在喧嚣的当下去创造一个非真实的、带着各种滤镜的唯美世界,《212》选择直面当下的变化以及其中的焦虑,或许因为它诞生于伊斯坦布尔这样的城市。




▲第9期的《212》主题为“Diversity Now”,探索多样性,包括性别的流动、LGBTQI的权益以及种族的呈现方式等。

▲对意大利知名摄影师Oliviero Toscani的访谈。



▲新西兰摄影师Robin Hammond的项目“Where Love Is Illegal”,深度记录了7个国家的LGBTQI人群,如何面对歧视、凌辱和不包容的故事。

▲杂志收录了土耳其短篇小说和诗歌作家Sait Faik Abasıyanık,在1952年发表的小说《The Last Birds》。

▲美国摄影师和电影制片人Laurie Simmons,常用人偶来布景拍摄,关注雄性体验和自我表达。

#03
212工作室

在《212》杂志的背后,还有着一个同名的工作室。这家以摄影为主的创意机构,在土耳其本土经营了十余年,集合了众多摄影师、插画师、造型师等,为国际及本土品牌提供广告服务,并为各种媒体拍摄时尚片。《212》杂志比较西方审美的、时装杂志般的视觉风格是有迹可寻的。

从创刊号到最新的第13期,6年的时间,可以看到《212》作为一本半年刊在内容定位和视觉上的一致性。时装片的拍摄、时尚内容以及对于摄影的重视是他们的某种基因;同时,杂志也揉杂了对于不同地域的创意内容和社会热点的关注。但有点遗憾的是,对于土耳其本土内容的挖掘并没有逐期增加,反倒被这种全球视角和时尚内容给掩盖了,不知道是出于当地政治环境还是商业化的考量。


▲2022年春夏推出的第13期,以“Herland”为题,名字取自美国作家、女性主义先锋Charlotte Perkins Gilman的乌托邦小说。该期集合了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化艺术创意界的女性。


▲对于知名演员Tilda Swinton的访谈和拍摄。



▲这组稿件展示了女性艺术家Kendra Bulgrin的作品,她关注身份议题、回忆、家庭和地方;文字来自于新西兰惠灵顿的年轻女诗人Hera Lindsay Bird。


▲居住在安特卫普的瑞典视觉艺术家Heidi Ukkonen,她通过油画来探索世俗主题,比如关系、痛苦与磨难。

▲波兰视觉艺术家Weronika Gęsicka所创作的“Traces”系列,表现个体记忆与社会记忆的边界。

从2018年开始,在《212》杂志的基础上,212工作室还延伸出来了一个名为“212 Photography Istanbul”的年度摄影节,包含了展览、工作坊、电影放映、座谈等,以挖掘更多的来自不同领域的创作者。摄影节竞赛单元的征集,对所有国家的专业和非专业摄影师开放,今年的摄影节将在秋季举办。





撰文:爱米 
图:《212》
网站:212-magazine.com

作者简介
爱米,「Be Water Journal水象」年刊创办人及编辑、资深杂志人、小众杂志评荐者。自2004年开始,为众多杂志媒体撰写杂志评论专栏,介绍近百本国内外创意文化类小众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