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创新

BCAF与三联生活实验室特别企划“7天零废弃生活实验”全程回顾


编者荐语:BCAF作为联合发起方,荣誉支持三联生活实验室特别企划活动:5个人去海拔4000米左右的玉树,进行一场为期7天的零废弃生活实验。没有手机、远离都市,旅途中发生了哪些“超出日常生活经验”的难忘的故事?快和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这大概是我们今年做过的最“疯狂”的实验了。

10月初,我们招募了几位朋友,去海拔4000米左右的玉树,进行一场为期7天的零废弃生活实验。这也是三联生活实验室“生活实验”系列的第一次尝试。

活动伊始,我们面向全国发出了素人招募,后台收到了五百多份信息。

经过两轮初筛一轮面试,





作为一次完全脱离日常的实验项目,出发前,我们为每位队友分发了一个可降解垃圾袋,用于存放此次行程产生的所有垃圾,在最后一天,评选出本次生活实验的“垃圾大王”。

零废弃生活实验这7天,大家陆续经历了一系列“超出日常生活经验”的事情……


零废弃社区的两天一夜


我们进行零废弃生活实验的德迦零废弃社区位于平均海拔4100米的尖作村,这里也是三江源澜沧江的源区,拥有丰富的自然景观和多样的生物,是全球气候变化反应最敏感的区域之一。

从玉树州上出发,抵达这里,需要驾驶着越野车,奔驰200多公里。



在即将进入无信号区的时候,三江源生态保护协会的东周老师提醒大家可以尽快处理下手机信息,一种不存在的界限,将强制性地让我们与外界世界隔绝。

对于小伙伴们来说,这种体验感是前所未有的——没有手机,意味着什么?大家充满期待。

而这只是我们开始零废弃的前奏。




作为一个较早开始实施零废弃的社区,而且是位于条件特别苛刻的高原之地,我们的预期并不高,潜意识里会觉得形式大于内容。

但是,抵达现场后,我们就惊了……

所谓的村落,只有零星的几座石屋错落开,真的是太原生态了!

紧接着有队友提出困惑,如果零废弃仅仅是回归原始生活,那么对于之后回到城市的我们会否有借鉴意义呢。

然而,当我们进入这些石屋内部后,所有的忧虑都烟消云散了。





与原生态的外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设计师介入后,对内部环境的再升级。

据东周介绍,这座房子的改建完全贯彻零废弃原则,窗户、地板等都是废弃物料的二次利用,像桌椅这类家具,则是周围牧民的捐赠,经过抛光打磨,保留岁月赋予的古朴,变成可以继续为大家服务的新物件。




德迦零废弃社区原本是一座几乎与世隔绝的尼姑庵,这里是非常重要的水源地,多年前到处堆积着垃圾山。当地的堪布找到了东周,表达了想要参与到环保行动中的想法,此后设计师团队加入,对当地的建筑进行了改造,形成了如今的社区。



我们和阿尼们生活了两天一夜,体验了社区的零废弃日常。




大家在堪布的带领下,了解当地的藏药以及牧民和尼姑保护水源地的故事。

白天的时间,我们和堪布一起徒步登山,认识当地的植物,听他讲述当地的环保故事。大家置身于群山环绕的山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没有了手机资讯的轰炸,大家第一次如此安静地享受当下,在细微的风声里,全神贯注地观察一株植物,沿着水的流向,不断纵深地探索。




回到社区,大家和阿尼们一起做饭,吃的是朴素的家常藏餐,尼姑们自己种的蔬菜,烙的白饼,搭配酥油茶,寒气迅速驱赶。

因为社区是太阳能发电,白天几乎没有用电,当大家的手机真正地断电后,不少小伙伴表达了不适应,没有信号,可以接受,没办法看电子书或者听音乐,似乎一下子没了寄托。
这种强制断电也让我们迅速进入了一种体验的状态,时间似乎开始变得漫长,我们感受到了真实的时间流淌。




一切回归朴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干净的自然给予了返璞归真的可能。夜幕很快地落下,我们生火做饭,不到八点,大家就有了倦意。然而,如果此时在城市里,或许还在加班,或者准备下半夜的夜生活。

然而此刻,窗外星辰静默如谜,羊肠水流变成合适的白噪音,安抚着大家疲惫的心。我们围炉夜话,聊此行感受,聊零废弃生活移植城市日常的可能……

此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大家体验了环保旱厕,不同于被旅人所诟病的高原旱厕,这里的厕所虽然外表粗旷,设计细节和使用感受让大家非常惊喜。环境干净没有异味,干湿分离,使用环保木屑进行掩盖,最终对粪便实现无公害处理。完全是高质量生活细节体现,重要的是对环境不会产生破坏。




 一次特别的“逃离”,给了大家一次难忘的经历。队友高美琳对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非常向往,表示如果有机会,非常适合来小住创作。
队友婷宝感慨道,或许每一次激情消费,我都会想到,在遥远的高原之地,有这样一群人在用最简单笨拙的方式,实现着日常的零废弃。
 

关于环保,牧民们还在做这些努力……

除了在德迦零废弃社区的生活实验,我们还参观了牧民们做的其他一些环保尝试。

甘达村是我们离开州上的第一站,这里也是三江源生态保护协会的驻地。一个临山而落的村庄,每日沐浴在盛大的阳光下,偶有雄鹰盘旋头顶。 甘达生态马帮是协会的创业项目,由村中体型强壮善马术的牧民组成。



初次与马帮的朋友见面,就被他们的英姿震撼到了,歌词里唱的“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讲的大概就是这样一群人。

在当地,牧民是环保行动的基础力量,通过新型的创业项目,增加他们的收入,是实现环保可持续的重要方式。




牧民的日常生活。用东周的话来说,三十年前牧民的生活就是完全零废弃的。

马帮的活动目的是让大家尽可能体验原生态的高原牧民生活,所谓环保,其实也是向质朴生活靠近的结果。 骑马涉水而过,行至山谷,大家支起帐篷,搭柴做饭。 豪肉做底,滚水冲之,水沸后,加入手扯面片,就是一碗鲜香厚重的驱寒汤。饭后甜品是提前一天制作的牦牛酸奶,放入砂糖,用麒麟臂疯狂搅打,这个过程中,牧民们会诵念经文。

这些都是他们的日常饮食。



 
山里的风景分秒变化,原本还是艳阳高照,顷刻间雨雪交加,我们回到帐篷,和牧民兄弟一起玩游戏,虽然没有信号,但是大家感受到了特别原始的快乐。

用东周的话来说,三十年前,牧民的生活就是零废弃的,环保的概念没有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践行了。


途中,队员高美琳捡拾垃圾

帕卓巴合作社是协会对当地村落环保改造尝试。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村子——虽然开通了公路,但是海拔颇高,地形复杂,相信外面人很难寻路前去,目前仅有50多个常住人口。


东周为大家分享环保社区的故事

在参加环保行动之前,帕卓巴的家庭年收入在2万元左右,但是却在一年年末购入了15万的饮料。不管是作为日常饮用,放牧补给还是节日贡品,这款饮料在当地变成了老少咸宜的必需品,因此产生了大量不可降解的垃圾。




大家一起探访水源地,原本垃圾成山的水源地如今已经鲜见废弃物

为了劝说村民减少对饮料的依赖,东周使用添加剂勾兑了这款饮品,实验给了村民们最直观的震撼。不久,村里的年轻人开始带头戒掉饮料,参与到环保行动中。 在信仰氛围的当地,环保不只是一种自救,也是一种利他的行为。




帕卓巴合作社的童装系列 为了让社区实现内部造血,协会的设计师组织介入,教授当地的女性使用毛毡制作各种产品,使用牛油制作环保香皂,通过电商对外贩售,获得收入支持。

在东周看来,这种帮扶让村里的男女老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在放牧之外,获得了一种与外界连接的方式。




三江源生态保护协会的计划是通过走访游说,将环保行动落实到当地的每一个村落。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个已经初具规模的环保实验区,我们还去了根尼白宫社区和环保人之家。




根尼白宫社区中展示了村中牧民们与猎人之间的抗争,墙上挂着各种拆除的捕猎网,在一些捕猎工具上,依旧残留着动物被风干的小蹄。




为了实现可持续,根尼白宫社区在附近的山顶建了一座民宿。

绝佳的视野,和完全与世隔绝的环境,令人心向往之。东周说,他们希望通过运营民宿为牧民增加收入,支持他们的环保事业。





环保人之家则是协会的另一个尝试,设计师在玉树州附近的一片荒地,建立了一座非常漂亮的社区,作为牧民们和设计师、艺术家、创意人的交流地,大家可以在这里,不断学习、输出。未来,更多的环保创想将在这里产生。
 
七天紧锣密鼓的生活实验,让大家得以深入高原牧民生活,体验到完全不一样的藏区环保生活。




作为青年摄影艺术家的高美琳,在藏区的高原之上,以阳光为媒介,对照片进行长时间曝晒,进行了一次特别的即兴艺术创作。




活动结束的那晚,大家围炉夜话,分别聊了聊对此次生活实验的感受。

队友方凌霄感慨道,此次活动收获颇多,在牧民身上学习到了很多关于“利他”的事情。作家刘子超认为,德迦零废弃社区是一次特别难得的体验,今后可能很难有机会参与到牧民如此真实的环保生活了。

最终我们统计了7天产生的垃圾包含口罩、氧气罐、挂耳咖啡包、毛巾……队友小高认为,如果大家更严苛一些,垃圾还可以控制得更少。东周对我们此次的活动给予了肯定,“你们是我带过的产生最少垃圾的团队。”

活动结束,我们自然要收集一下参与者的反馈,是夜,某位队员建议道,下次你们去墨脱,多好,亚热带湿润气候,到时候我自费去。 不过,下次去哪儿,做什么主题的生活实验,我想,还是交给我们的读者吧......




文章来源于三联生活实验室 ,作者实验室特别企划*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