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

92家博物馆在气候峰会上呼吁停止攻击艺术品
博物馆是环保组织“盟友”而非敌人


︎︎︎Return



▲ 11 月 15 日,德国环保组织“上一代(Letzte Generation)”的两位活动人士在维也纳利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 Museum)向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的《死亡与生命(Tod und Leben)》泼掷黑色油性液体,图片来源:Letzte Generation Österreich

11 月 18 日,2022 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7)在埃及沙姆沙伊赫(Sharm el Sheikh)落下帷幕。国际博物馆协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简称 ICOM)也受邀参加了 COP27,并在 11 月 11 日发出一项《声明:博物馆和气候行动主义(Statement: Museums and Climate Activism)》,呼吁环保活动人士停止攻击国际博物馆的众多藏品。

#01
92 家国际艺术机构发出呼吁

▲ 《声明:博物馆和气候行动主义(Statement: Museums and Climate Activism)》节选,图片来源:ICOM

《声明:博物馆和气候行动主义(Statement: Museums and Climate Activism)》由 92 家来自世界各国艺术机构的代表(董事、馆长、总监等)共同联名签署,其中包括巴黎卢浮宫博物馆馆长、伦敦大英博物馆馆长、马德里普拉多国家博物馆馆长、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馆长、古根海姆博物馆馆长等知名代表。


▲ 环保活动者将手粘在艺术品的画框上,图片来源:Just Stop Oil

声明的全文共有四段,国际博物馆协会引用英国新兴环保组织 Just Stop Oil 的图片,表示“选择博物馆作为这些气候抗议的背景,证明了它们在围绕气候紧急事件的讨论中的象征性力量和相关性”,但艺术机构的领导者们也深切担忧着艺术品的安危,“活动人士严重低估了这些不可替代的物品的脆弱性,它们必须作为我们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加以保护”。

国际博物馆协会也重申了“采取勇敢行动减少碳排放和缓解全球变暖的必要性”,气候变化对文化遗产、博物馆及其藏品带来的威胁也日益加重——从自然灾害到极端天气导致维护条件越来越困难。

不过,博物馆仍然是“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们可以进行对话的地方,进行社会对话再正常不过。所有博物馆作为可信的机构,在塑造和创造可持续的未来方面都可以发挥作用”。国际博物馆协会表示:“我们将保持博物馆作为社会交流的自由空间”,即使在近期发生了多起针对博物馆展品的袭击事件。

#02
世界名画频繁陷入危机



▲ 环保活动者菲比·普卢

10 月 14 日上午,两位 Just Stop Oil 组织的环保活动者菲比·普卢默(Phoebe Plummer)和安娜·霍兰德(Anna Holland)来到伦敦国家美术馆,在梵高 1888 年的作品《向日葵(Sunflowers)》前打开两罐番茄罐头汤,毫不犹豫地泼向艺术品。随后,她们将自己的右手涂上胶水,粘在了艺术品下方的墙壁上。

“艺术比生命更有价值吗?比食物更重要?比正义更重要?生活成本危机是由化石燃料引起的——数百万饥寒交迫的家庭已经负担不起日常生活——他们甚至连加热一罐汤都负担不起。与此同时,农作物歉收,人们死于由气候破坏引起的超强季风、大规模野火和无休止的干旱。我们负担不起新的石油和天然气,它会消耗掉一切。我们将回顾和哀悼我们失去的一切,除非立即采取行动。”将手粘住后,其中一位环保活动者大声喊出了这样一段话。

由于画作有画框玻璃保护,《向日葵》本身并未受到损害,仅画框轻微受损。后来,博物馆报警,两位活动者被带走,Just Stop Oil 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艺术机构、艺术家和热爱艺术的公众如果想要生活在一个人类可以欣赏艺术的世界里,就需要加入公民抵抗运动。”


▲ 五位活动者把手粘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达·芬奇《最后的晚餐》复制品的画框上,图片来源:James Manning/PA


▲ 在伦敦国家美术馆,两位环保活动者修改了约翰·康斯太勃尔(John Constable)的画作《干草车(Hay Wain)》,自然风景被马路、飞机等取代,他们将新的讽刺画作贴在原画的玻璃上,并把手粘在画框,图片来源:Kirsty O'Connor/PA Images/Reuters

在抗议活动结束两天后,《向日葵》再度正常展出,这些环保活动者在社交媒体上解释,他们本就并未打算对艺术品做出实质性的伤害。其组织 Just Stop Oil 成立于 2022 年 2 月 14 日,早在 7 月份,他们就发

但直到向《向日葵》泼番茄汤的事件发生,才在全球的社交网络上引发了病毒式的传播,做出这样的行为是出人意料的,因此气候危机问题获得了更多人的关注,这正是 Just Stop Oil 想要达成的目的。

▲ 墨尔本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的抗议活动,图片来源:Extinction Rebellion

在此之前,环保组织“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的两位成员就曾在墨尔本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将手粘在毕加索的反战油画《朝鲜大屠杀(Massacre in Korea)》的防护玻璃上。

这一系列抗议活动都选择将身体部位与艺术品“粘”在一起,这种方法由来已久,被称为“Lock-on”,用来强行延长抗议的时间,使活动者更难被驱逐。

在《向日葵》番茄汤事件获得大量关注后,类似的抗议活动更加频繁出现。



▲ 波茨坦巴贝里尼博物馆的抗议活动,图片来源:Letzte Generation

10 月 24 日,德国环保组织“上一代(Letzte Generation)”的两位活动者在波茨坦巴贝里尼博物馆向莫奈 1890 年的画作《干草堆(Les Meules)》泼洒土豆泥,他们表示:“如果我们不得不为食物而战,这幅画将一文不值”。

▲ 荷兰警方逮捕了试图破坏《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环保活动者,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之后,在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Just Stop Oil 的活动者还试图将自己的头与《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头”粘在一起,宣称“破坏美丽无价的艺术品就如同亲眼看到地球被毁”,但被警方阻止。

▲ 罗马波拿巴宫的抗议活动,图片来源:Laura Lezza/Getty Images

11 月 5 日,“上一代”的几位活动者在罗马波拿巴宫向梵高的《播种者(The Sower)》泼洒了豌豆汤,并把手粘在展厅墙上,以此抗议意大利政府用天然气和煤炭发电。

▲ 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抗议活动,图片来源:Futuro Vegetal

次日,在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反抗灭绝”的成员在戈雅的两幅油画《着衣的马哈(La maja vestida)》和《裸体的马哈(La Maja Desnuda)》之间的空白墙上写下“+1.5℃”,并继续用手粘画框。

▲ 温哥华美术馆的抗议活动,图片来源:Stop Fracking Around

11 月 12 日,两名与 Stop Fracking Around 团体有关的活动者在温哥华美术馆向艾米丽·卡尔(Emily Carr)的《树墩与天空(Stumps and Sky)》投掷枫糖浆,手粘画形式的环保抗议活动从欧洲开始流向北美。

▲ 维也纳利奥波德博物馆的抗议活动,图片来源:Letzte Generation Österreich

最近一次抗议活动发生在 11 月 15 日,“上一代”的两位活动者在维也纳利奥波德博物馆向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死亡与生命(Tod und Leben)》泼掷黑色油性液体,当时,距离《声明:博物馆和气候行动主义》发布已经过去了四天。

▲ 对城市中艺术装置的袭击,图片来源:Dernière Rénovation

此外,也有环保活动者开始对画作以外形式的艺术品发起攻击,11 月 18 日,巴黎市中心的查尔斯·雷(Charles Ray)的雕塑被法国环保组织 Dernière Rénovation 的两位活动者泼了橙色油漆。雕塑的人物穿上了一件印有“我们还有 858 天”字样的T恤,这个倒计时是如果对全球变暖不加干预,地球仅存的时间。经过两个半小时的清理,油漆才被完全清除。

#03
博物馆是“盟友”而非敌人

起初,在抗议活动发生后,鲜少有博物馆对此做出评价回应,警察带走活动者,大约再过两三天,艺术品就会恢复展出。然而直到抗议活动频发,92 家国际艺术机构才联合发出声明,呼吁对艺术品的保护。

与此同时,众多艺术机构也加强了安保措施。10 月底,在巴黎奥赛博物馆,一名保安在发现一女子脱下毛衣露出其T恤上的“Just Stop Oil”字样时,及时制作了她企图对艺术品泼洒汤汁的进一步行动,并监督她倒空了所有汤汁,并要求她离开博物馆。

▲ 维也纳利奥波德博物馆门口的提示,图片来源:Thomas Kronsteiner/Getty Images

从 11 月 4 日起,柏林博物馆和波茨坦巴贝里尼博物馆则开始要求观众在进馆前寄存有口袋的夹克和包袋,仅药品和儿童保育用品除外。国际博物馆协会主席 Beate Reifenscheid 猜测,未来也许参观展馆时,手机和相机的使用都会受到限制。

尽管博物馆、美术馆等都是开放的空间,但如何在这种开放性里保证脆弱艺术品的安全性,成为了近日来的一大难题。

奥地利文化部长安德里亚·迈耶(Andrea Mayer)在回应最近的袭击事件时说:“我不认为此类行为会达到目的,因为问题是它们是否会导致更多的不理解,而不是更多的对气候灾难的意识”。她表示:“艺术和文化是对抗气候灾难的盟友,而不是对手”,国际博物馆协会也在《声明:博物馆和气候行动主义》里明确指出:希望博物馆在面对气候变化的共同威胁时被视为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