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公益


那些被邀请来看噪点的学生们,耳朵后来怎么样了?

︎︎︎Return


Editor's Note:

作为BCAF青年艺术家支持系列,我们与声厂共同邀请了西安的青年学生去往现场参加噪点音乐节。“噪点”所呈现的即兴演出,是对声音领域的探索,它不一定“好听”,但现场的实验感和探索性,我们希望触动青年群体去开放、去尝试、去体验。




2022噪点音乐节

由声厂策划主办的2022噪点音乐节,已于8月6日-7日在陕西大剧院戏剧厅上演。为期两天,共计17组艺术家,呈现出8组形色各异的合作演出,其中不乏多组国内首演。



公益计划

声厂SoundFact联合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为西安喜欢独立音乐的年轻人,提供了参与噪点音乐节的机会,让更多人有机会自由平等地感受和分享文化艺术。实验音乐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是在内心开了新的窗户,对有些人而言则是一次“刺耳”的挑战,这种体验上的不同也是我们乐于看到的有趣碰撞。不如来看看这次公益计划邀请到的15位高校生,他们在噪点之后写下了怎样的小作文。而我们更关心的是,他们的耳朵后来怎么样了?


●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噪点音乐节是我迄今为止看过最特殊的音乐节。与其说它是一场音乐节,不如说它是由多组跨界艺术家共同完成的以噪音音乐为主的声音艺术展演。在音乐市场追求流量、同质化的当下,这些演出十足是“难听”的异类。这些艺术家们的合作也许仅此一次,很难在别处看到;而他们的演出也充满实验性,大多无节拍、无调性,不加滤镜地将声音最本质的一面暴露给在场的听众,或内敛平静,或张扬乖戾,正如海报上那片尖刺密布的随机声场。

不得不承认,一些实验性过强的演出我还是没能欣赏得来:李青与李维思的《长音二重奏》与马木尔的演出充斥着高强度高密度的高频声音,为了减轻生理上的不适我只能暂时捂住耳朵;左小老师的唱腔我也还是会一贯地“闻“而却步。但更多的演出让我感到的是新奇、震撼与感动。我最喜欢的一组演出是文智涌与张守望的《春天》(这也是在看之前我最期待的一组演出),这是一首时长为一小时的即兴氛围音乐,实时搭配着明艳的视觉效果。两位乐手的器乐功底自不必多说,一小时的音乐一气呵成。由于体裁过于宏大,现在只能回想起当时感受到的些许意象:宇宙深处闪烁的脉冲星、蓝星海底孤独的鱼、山谷吹向无垠平原的春风……现场的感受是错综复杂的,无法也不必将它们细细摘出分类,感受并让它们伴随音乐流走就是最好的体验。



张守望@噪点音乐节, 图片来源:孙宇鑫


两天下半场的两支乐队:假假條与梅卡德尔,可能放在平时是有些晦涩的存在,但在这里是相对而言易于接受的。伴随着陕西大剧院优秀的音响与舞美,他们带给了观众两场张力十足的现场。但其实看完这两场我的最大感受是:刘与操真的很帅,梅卡真的劳模,陕西大剧院的设备真的顶级。

总之,这是一场以噪音音乐为主并融合多种艺术风格的声音艺术展演,不能说它优美、悦耳,但它带给了我许多新奇的视听感受,让我认识到音乐丰富的可能性。希望声厂与陕西大剧院越办越好,优秀的策划加上优秀的场地(加上优秀的文旅惠民),给国内音乐市场带去更多惊喜。第二届噪点音乐节我们再见!




在室内音乐节阵容严重同质化的当下,噪点音乐节这样不考虑流量而专注艺术表现的音乐节实在是极为可贵。一批国内顶尖的实验音乐人相互合作碰撞,呈现出顶级的视听效果。更值得珍惜的是,省级大剧院的音响设备、灯光舞美都是业内顶尖,可以说与我们认知中的Livehouse根本都不在一个层次。四五米高的巨型屏幕将乐队和艺术家的VJ效果拉到满级,冲击力和震撼效果都被无限放大。

作为一个艺术项目,“噪点”音乐节实现了摇滚乐、实验音乐与其他各种艺术形式例如朗诵、视觉艺术的碰撞。仅以7号的表演来说,杨海崧与谢玉岗的合作、梅卡德尔与马木尔的合作都实现了器乐与长篇幅念白朗诵的完美结合,后者的《北山》将朗诵内容逐句打在VJ屏幕上,昏暗、阴冷、尖锐的氛围一下直抵观众内心。



梅卡德尔@噪点音乐节,图片来源:李烨


下午七点到凌晨两点,一天的音乐节下来回到家还在耳鸣,第二天更是浑身疼的跟被打了一样,但是仍能让人沉浸在当天的演出中久久不能脱身。感谢学生会的抽奖也感谢主办方声厂的精心运营,让我有了这次观赏的机会,噪点音乐节,明年见。




这次噪点音乐节真的令我眼前一亮,可以说是国内我听过最有态度的一个音乐节了。萨克斯和竹笛这两个大相径庭的乐器的结合突破了中西音乐的边界,乍听有些奇异但是沉下心来却能感觉到他们的相通相融。同时他们将实验员衣服上泼墨,将严谨与放肆碰撞,正如他们的音乐一样。谢玉岗老师的艺术表达很让人有代入感,纯音乐的部分让人泪目,唱词部分却让人进一步思考。虽然我不知道他在表达什么,但我能感受到他的情感,也许这就是音乐吧。马木尔老师的艺术形式太超前了,但和梅卡德尔联合以后更生长出了一种澎湃。我认为梅卡德尔的演出是全场最佳,可能没有其他老师的艺术形式那么高级,但却是欣赏门槛最低的最让人能共情的。用朴实直白甚至粗俗的言语表达了最深切的情感及道理。音乐是疯狂的,艺术是疯狂的,爱也是疯狂的。可能他们的音乐不被大众所接受,但他们对音乐的坚守与尊敬值得我们叹服。谢谢噪点音乐节,谢谢西电学生会让我们更加接近艺术更加接近自我。




老丹@噪点音乐节,图片来源:李念珍




脏有时洁净,噪音何尝不美。这次噪点音乐节,国内顶尖音乐人齐聚西安,两两碰撞。很多音乐形式是我以前未接触过的。现场过于震撼,音乐直击灵魂。我享受着音乐,享受着轰鸣,享受着抵达内心的声波。老丹和邓博宇,探索萨克斯和竹笛的艺术表达极限,以独特的创造方式表达着传统音乐惯例中没有的自由和活力。巫娜和冯梦波,古琴和电子的结合,创造出独特的音乐。除了听觉,视觉也是如此震撼,尤其是於阗老师的现场制作的画面,轰击着我的眼球,我的心灵。下半场的梅卡德尔令我印象最深,撕心裂肺的声音,如利剑如闪电,撕裂,轰击着内心最深处。这次噪点音乐节,再一次激发了我对音乐的热爱!


谢玉岗&於阗@噪点音乐节,图片来源:陈予今


● 西安美术学院



抽象的旋转的像素宣传海报在大屏幕上不停的转动,复杂而又奇幻的声音组合在一起,有些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熟悉,总觉得是在哪里听过,或者是建筑工地上,或者是夏天的午后,但这其实都是艺术家通过乐器的特性来实现的,正如噪点音乐节的主题一样,它听起来就像是“噪音”,但并不能说它是传统意义上的噪音,夹杂着恐惧,无序,音响发出的巨大声音,使整个空间震动了起来,随之带动着我的胸腔和肺部一起跟着音乐的频率振动,我的情绪被带入了进去,开始与艺术家的实验性音乐产生了共鸣,舞台上的灯光循环往复的交替着,一晃一晃晃过我的双眼,晃过场上的其他人,艺术家通过这种无序的“噪音”点燃了现场的氛围,艺术家的行为和动作充满了张力,此刻,他们不仅仅是音乐家,同时也是一个画家,是一个诗人,现在正在创作他们的抽象作品。



李青&李维思@噪点音乐节,图片来源:邓宇



这次的噪点音乐节感觉很“新”,它并没有像其他音乐的呈现那样,没有流量的参与,很单纯,很纯粹。它的实验性音乐很有意思,但可能就没有那么的大众化,很实验,看到了西安也有很实验的艺术,特别是在大唐不夜城那样的地方有种碰撞的感觉在其中。如果是在大学生开学之后举办的话,应该会有正在搞实验艺术的同学现场参与。这场音乐节让人感觉西安有了自己的音乐节,不是搞流量的音乐节,希望明年可以看到“噪点”与高校的合作,与在西安搞实验的人的合作,不单单只有音乐,影像、行为、绘画、装置的接入应该会更好玩。



假假條@噪点音乐节,图片来源:王子康


此次音乐节,是一次对我而言全新的体验,是一场震撼心灵的旅程。整场从开始到结束,几乎每个人的神经都在极度放松与极度紧绷之间徘徊。其次最重要的就是场地的构建,以音乐为核心,与戏剧、舞蹈、影像、文学、装置等不同类型相互碰撞,用极度当代的艺术表现形式体现出摇滚乐的精神内核,自由不妥协,艺术家们从人性最阴暗中寻求救赎,转化为博爱和人文关怀。在流行音乐同质化、大众审美偏低的社会现状中,是一股清流。此次音乐节加深了我对当代艺术与社会之间联系的理解,为我今后的艺术创作,有很大帮助。



这次的噪点音乐节总体的感受不错,从舞台到灯光再到音响,都透露出音乐节应有的顶尖水平。因为是噪点音乐节,艺术家们演奏的噪音艺术也有一种独特之处,但或许是因为小众的原因,让一些观众难以欣赏,但从音乐设备以及音效给人最后感受来说还是非常不错的一次音乐感受。舞台从视觉上给观众以美的享受,灯光和大屏的出现也恰到好处。从进入陕西大剧院开始检票、带手环、再到存包,都有志愿者指引,是一次非常好的音乐节体验,所以,从整体的效果上说这次噪点音乐节还是很成功的。


假假條@噪点音乐节  拍摄/马璟思



● 西北工业大学





噪点两天,每一组艺术家带来的音乐都充满新意令人震撼,他们用常见的乐器探索出不常规的音色让人耳目一新,剧场的声场环境和设备也让听众享受到了极致的声音。开场,李青与李维思的长音二重奏就给了我当头一棒,第一次在现场听到乐手十分钟只弹了一个音,即震惊又好奇。但随着声音在空间里蔓延,很快身体就与这些噪音产生了“共振”,对我来说有种混乱中寻找规律的乐趣。终场马木尔和一把贝斯让整个剧场都开始颤抖。噪点的视觉设计也同样出彩,第一次见到背景视觉设计者与乐手同台表演,可以说是视觉和听觉的双重享受了。


李维思@噪点音乐节,图片来源:杨苏智



作为一个贝斯手,除了聆听之外还能从噪点的演出中学习到很多东西,这是在以前看过的很多常规音乐节中接触不到的,也是噪点所独具的魅力。最后,声厂牛逼!期待2023!


● 西安音乐学院



噪点的无序排列让我感到混乱和压抑,刺耳的声音持续环绕让人无法捕捉更无法逃离。人类对有序、平和、美好形式的追求在此刻被瞬间摧毁。厄运来临我们该去到哪里?当享受成为习惯我们还能否逃离?流行音乐作为商品音乐,需要在市场的导向中生长,其内容通俗易懂,更容易引起情感上的共鸣。而噪点音乐这种极端的表达似乎是对主流、传统的反抗和挣脱,同时也在寻找自己的信徒。如果你有勇气挑战和突破自己对音乐固有的观念,这是一次不错的体验机会。



这次的噪点音乐节给我带来了听觉和意识上的绝对冲击。在开场40分钟里,乐手专注于噪音的制造,听众沉浸于对未知噪点的探索和期待。因为长期以来对古典音乐所具有的规则性、平衡和明晰以及严肃美感的追求,这类充满探索性的实验音乐让我不得不打破固有的音乐欣赏思路,从更深的意识层面展开想象。也许音乐本该具有如此突破的包容性,能刻意降噪就能刻意制噪,欣赏标准全然的交给每一个遇到它的独立个体,或者也是这次音乐节的意图所在。



这次噪点音乐节给予了我一次新奇的体验。音乐厅迷幻的灯光与台上演出者的音乐相得益彰,给人以感官上的刺激。音乐上,不同于单纯的噪音,加工之后它更为可控和有序,但仍不乏狂野的冲击力和新鲜感,仅瞬间就攫取了人的视听感受。虽然噪音在大众认知中是与乐音相对而言的,但我认为,噪音恰恰是对声音的一种解放,它是中性的,不能用好坏来评定。再者,与传统音乐相比,噪音音乐追求不带任何意义的聆听,正是因为如此,这种声音才表现得更为纯粹。在演出中,演出者还将噪音与人声、传统乐器相结合,在狂野之中又营造出诡谲的气氛,仿佛古老中式文化中的可怖元素,让人联想到废弃已久的荒庙和来自远古的磬音,不由升起肃穆之感。





首届噪点音乐节由17组风格迥异的音乐人和艺术家以两两联合的形式同台演出,呈现多组国内首次联合专场。而所谓的“噪点”,说通俗点,没有节奏和旋律,让听众也可能觉得是噪音,听起来会很不爽、不舒服,对于没接触过的人来说像是一场挑战,会觉得不理解。但同时这也是一次对音乐有更加深入探索的机会。噪音摇滚、自由爵士、前卫电子、即兴视觉。如果喜欢这种风格的人到这里来,那绝对是一副张力很强的画面。这场极其特别的音乐节在这个夏天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Sonic Jam Festival译为噪点音乐节。开场李青二人用贝斯和吉他的啸叫钩织出一片巨大的网,低频和高音同时的震撼,长达40分钟的共鸣让人似梦似真,想到纪录片中所描述的“美妙的噪音”。

李增辉怪诞的诗歌和意想不到的萨克斯吹奏探索着乐器的边界,也试探着观众的耳膜,一旁的李剑鸿用空心吉他捏出如鸣如瑟的古琴之音,名为瀑布不妨让人联想到湍流涌进又干涸。

文师傅的小号简直是本场的惊喜,治愈心灵,张守望用VJ设备不断在大屏幕投射出色彩缤纷的画面配合音序器不断的Loop,像春天的赞礼也像生命的赞歌。




荣幸受邀参加了噪点音乐节,两天的时间让我过足了瘾,下午七点开场,在六点钟陕西大剧院里面就已经挤满了人,这一次,是我们所有音乐人的狂欢。此次音乐节,是首届噪点音乐节由陕西大剧院独立音乐厂牌声厂SoundFact呈现,音乐节将邀请李青、假假條、巫娜、左小祖咒、张守望、文智涌、梅卡德尔等17组个性鲜明的音乐人和艺术家,在2天的时间里,以两两碰撞的形式同台演出,呈现多组国内首次联合专场,把国内顶尖音乐人一次性聚集在了西安,用一种新的方式展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专场,也因为有即兴演奏的成分,仅此一次、难以复制,让我真真正正感受到了音乐的魅力。

我认为这是对室内音乐节的一次破格挑战,不仅挑战人们对剧院的古板印象,也像是一次大胆的尝试,把不同的热爱把不同的艺术融合在一起,是对声音对生活对噪点的一次探索。做为第一场登场的李维思对于这场演出的描述,是非常贴切的,他说:总体上是一个围绕谐振和频率干扰,叠加展开的嗡鸣长音作品,很大音量,很长时间,适合发呆或者睡觉。硬要说的话,音色基本上属于噪音,乐音很少,很像某些厄运金属或者黑金属,以及,粗噪音。如果你好这口儿,那你可真是到地儿了。总之人无所谓,但我觉得可能场地的喇叭要倒霉。”单纯的和实验音乐相比,这更像是捍卫属于自己的音乐。

第二场李增辉用现场发出的声音,加上以及预先录好的声音,从不同方向交错出一个三重空间。以瀑布为题,呈现一次文本拼贴与即兴演奏的微型剧场。不站在现场,真的很难感受到那种震撼感,和他对环境自然万物的融合感,精神的洗涤和升华,好像他生来就有歌颂自然的使命,好像他能从万物中感受到自己感受到人类的一切情感。

第二天印象最深的一场,从嘈杂的短波讯号中惊喜地听到古琴声,微弱但是让人印象深刻,了解以后才知道古琴演奏家巫娜还曾与窦唯合作了“暮良文王”“不一定”乐队,还有冯梦波,他被视为中国新媒体艺术的领军人物,尤其以运用电子游戏创作闻名,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算是国内最早能玩到游戏的人群,而这一系列的虚拟体验为现实世界的冯梦波赋予了畅想的空间。在现在网络时代,西方娱乐之上的主流思想盛行中,我们中国的传统的古典的,包括书法、绘画和音乐等都淹没在那些嘈杂的流行文化中。正如冯梦波讲的那样“希望在电子音乐繁复的音景中,浮现出中国古典音乐的光辉。仿佛时光倒流。”

我也相信,在有如此多的真正热爱音乐的中国来说,在有如此多真正优秀的音乐艺术家来说,我们中国的音乐定越来越好。



声厂高校联盟
即将开启


声厂SoundFact计划与各高校开展长期深度合作,为喜欢独立音乐的高校生提供参与优质演出观演或幕后的更多机会。


有意向合作的院校可邮件联系:
soundfact@xianch.com,邮件主题请注明“高校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