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AF新知


日本传统手工艺成为设计师和艺术家的画布,Creation Project每年都有新创意


︎︎︎Return



2021“百年前的围裙(百年前掛け)”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Gallery G8

从 1990 年开始,由 Creation Gallery G8 和 Guardian Garden 两家东京画廊举办的年度展览就以慈善活动的形式传达设计与艺术的美妙。这项活动从 2009 年起正式被命名为“Creation Project”,每年邀请与两个画廊合作的 100 多位日本艺术家与设计师(2017 年以前仅有东京的创作者)对同一个日本传统工艺制作的产品进行设计创作,之后进行展览与售卖,所得捐赠给公益组织。

2011 到 2015 年间,Creation Project 就为东日本大地震的受灾者捐赠了约 1134 万日元,并振兴了当地的手工制造业。2019 年的策展人之一桑间千里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艺术家们表示,因为销售所得直接捐给了慈善机构,他们很高兴有机会通过一件设计为社会做出贡献。”桑间千里深信创意与慈善的结合是有效的:“Creation Project 通过设计的力量展示了日本的传统工艺和工业能力。”




#01
2021,100 年前的围裙


Creation Project 2021“百年前的围裙(百年前掛け)”海报,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1

爱知县丰桥市围裙制作工厂有限会社エニシング,图片来源:山本康平

围裙制作过程,图片来源:守屋友树 & 山本康平

去年,Creation Project 邀请日本爱知县丰桥市的工匠,用约 100 年前的丰田梭织机,用日本传统技术纺织了一款“即使在 100 年后也可以使用的耐用围裙”,厚实而柔软。

爱知县丰桥市是日本知名的围裙生产中心,在上世纪 50 年代和 70 年代还出现过一天运送 10000 件的盛况。


Creation Project 2021 围裙尺寸:短款宽约 47 x 长约 52 cm / 长款宽约 47 x 长约 67 cm,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2021“百年前的围裙(百年前掛け)”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1


早在室町时代,围裙就已经作为工作服诞生,在米店、清酒店、味噌店等商店街的店铺中很常见,被称为“帆前挂(帆前掛け,Maekake)”,通常是棉帆布质感,染成靛蓝色。

随着经济发展,围裙开始印上公司名称、店铺名称、产品名称等,在对工作者起保护作用的同时,也成为了可移动的“活广告”。2021 年 Creation Project 的主题为“百年前的围裙(百年前掛け)”,就邀请了 144 位创作者为来自爱知县丰桥市的围裙着色设计。


秋山孝的围裙设计,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作为当今在国际上最活跃的日本插画家之一,秋山孝擅长幽默的漫画。创作围裙图案时,他说自己的父亲最近在研究水果,尤其是苹果,于是用简单的插画形式,把苹果画到了日常使用的围裙上。

宇野亚喜良的围裙设计,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活跃于昭和时代的鬼才插画师宇野亚喜良在这次不受限的命题里尝试了日系印花风格,他以寺山修司的俳句为主题,留下了自己的手写字。

仲条正义的围裙设计,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有一腔少年之心的设计大师仲条正义在去年 10 月逝世,这件围裙设计也成为了他最后一次参加 Creation Project 的作品。他把这幅画称为自己“今年的杰作”,并希望可以给照顾自己的居酒屋老人使用。

小林一毅的围裙设计,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年轻一代的资生堂设计师小林一毅设计了一个抽象的图案“酒与瓢(酒と瓢)”,有突出的几何图形,也将布料本身的色彩融入图形之中,整体看起来仍有日式美感。

色部义昭的围裙设计,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知名的平面设计师色部义昭在围裙设计上呈现了 5 种品牌特定字体,他把围裙当做一种放大的名片来设计,也正好契合了围裙的宣传推广属性。

2021“百年前的围裙(百年前掛け)”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1

2021 年,Creation Project 一共售出了 902 件商品,收入所得的 50 万日元被捐赠给“救助儿童会(セーブ・ザ・チルドレン)”,帮助因新冠病毒感染而陷入经济困难的家庭等。


#02
2020,〼〼⊿〼(益々繁盛)


Creation Project 2020“〼〼⊿〼(益々繁盛)”海报,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0


2020 年 Creation Project 的作品,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2020 年,Creation Project 选择了“枡”作为创作器具,创作主题“〼〼⊿〼(益々繁盛)”里的“〼”符号就是枡在日本的标记。“枡”与中国的“升”其实是同一个意思,也是计量工具,由于它以方形木盒的形式存在,便有了专门的汉字“枡”。

枡的日常使用,图片来源:山本康平

“枡”的发音(masu)与“获利”相近,因此被赋予了“增福”“增寿”的寓意,在木盒上也常常会绘制祝贺的图案。在日本,枡的历史已有 1300 多年,不同于过去度量粮食,“枡”现在有了送礼、装饰、储物、饮酒器皿等更广泛的用途。


枡的制作过程,图片来源:守屋友树
2020 年 Creation Project 的作品,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2020“〼〼⊿〼(益々繁盛)”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0

岐阜县大垣市是日本第一大生产地,枡的产量占全国的 80%,尽管如今枡的使用率大大降低,当地也仍然有 3 家制造商,工匠们保持着不使用钉子制作枡的技术和传统。这些枡都用扁柏造房时留下的边角料制作,也是环保产品。Creation Project 2020 与 160 位创作者合作,希望能分享枡的更多现代使用方法,继续传递枡的价值,“让枡时尚又酷!”

菊地敦己的枡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0

设计师菊地敦己在枡的表面模拟了饮酒时“干杯,满上,干杯,满上”的反复动作,抛开创作想法来看,也有一种阴晴圆缺的禅意美感。

玉置太一的枡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0

160 组艺术创作中,以饮酒为发想的创意不少,设计师玉置太一想象着“一边感受大自然,一边喝清澈如水的酒”的场景,把流动的河流图形化,让枡淡淡的木香与河流的动感相伴,非常浪漫。

花原正基的枡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0

花原正基是资生堂的创意总监,他表示,在 2020 年,人与人之间不得不保持社交距离,但心却在靠近,他用一个“圆圈”来表现心在移动时的距离变化。花原正基希望人们能和重要的人加深“缘分”,干杯为这一年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奥原真子的枡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0

从事插画工作的艺术家奥原真子为枡绘制了一组动物饮酒庆祝的欢畅画面,从日本的民间传说中吸取灵感。

平林奈绪美的枡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0

设计师平林奈绪美则为枡想象了一种作为储物箱的身份,如同搬运用途的木箱一般,提醒人们“小心轻放”。


2020“〼〼⊿〼(益々繁盛)”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20

2020 年,一共有 2590 件枡被卖出,共筹得 30 万日元,捐赠给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家庭和暴雨灾区的儿童。


#03
2019,风吕敷百花店

Creation Project 2019“风吕敷百花店(ふろしき百花店)”海报,设计来自设计师高田唯和插画师一乘光,概念是“裹着各种东西的风吕敷看起来像一朵花”,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9


Creation Project 2019 的风吕敷作品,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风吕敷制作过程,图片来源:守屋友树

即使在传统产业扎根的京都,手工艺传承下来也非易事,Creation Project 2019 选择日本传统的风吕敷(ふろしき),即“包袱皮”作为创作主角。所有风吕敷都采用“手捺染”工艺制作,这是日本传统布料京友禅的染色工艺之一,手工印花逐个染色,负责制作的一个是成立于 1555 年的京友禅老铺“千草(千總)”,以及专门制作风吕敷的百年老厂“马场染工场(馬場染工場)”。


2019“风吕敷百花店(ふろしき百花店)”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9

策展人桑间千里表示:“风吕敷不仅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而且从生态和时尚的角度来看,它们也是当今备受关注的物品。”

一乘光(一乗ひかる)的风吕敷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9

Creation Project 2019“风吕敷百花店(ふろしき百花店)”的海报出自两位参加了这次活动的创作者之手,设计师高田唯和插画师一乘光。风吕敷上的画作是一乘光擅长的风格,她在画面中加入大量纹理阴影,模仿丝网印刷的呈现效果,让单色的插画也有了层次。一乘光表示,她希望传统与现代的东西能共存,并获得人们的长久喜爱。

高田唯的风吕敷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9

设计师高田唯的风吕敷设计也是他标志性的风格,根据阐述,在他祖母的衣柜里,有很多用风吕敷包裹的衣物,一听到“风吕敷”这个词,他就会想起这些事物,感受到伤感与温柔并存的心境,他设计了这种略带怀旧风格的图案回忆往事。

小野勇介的风吕敷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9

由于风吕敷具有实用性,策展人桑间千里认为如何在包裹物品时也保持观赏性是设计的关键。在她看来,设计师小野勇介的作品就很有代表性,他富有经验,用他设计的风吕敷包裹 A4 大小的物品会呈现出恰如其分的美感。

谷口广树的风吕敷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9

另一件被桑间千里大为赞扬的设计来自设计师兼插画家谷口广树,他绘制了一组不重复的黑白图案,当风吕敷包裹起来时,每个角度都有不同的风景,谷口广树认为当这件风吕敷被使用时,人们能感受到更多乐趣。

宫下良介的风吕敷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9

设计师宫下良介的这张风吕敷看上去只是重复的圆环,其实每个圆环与有芯卷纸大小相当,且点明了设计主题。除了作为风吕敷使用,还可以变成抽纸盒,环保而实用。

2019“风吕敷百花店(ふろしき百花店)”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9

Creation Project 2019 共邀请了 167 位创作者参与,卖出了 5912 件商品,为“救助儿童会”筹到了约 139 万日元。


#04
2018,167 只大堀相马烧豆皿


Creation Project 2018“大堀相马烧 167 只小豆皿(大堀相馬焼167のちいさな豆皿)”海报,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Creation Project 2018 的豆皿作品,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从江户时代起,大堀相马烧就是福岛县浪江町的传统工艺品,距今约有 300 年的历史。但受 311 东日本大地震的影响,浪江町在此后六年间都一片沉寂,当地的 25 座陶窑中约有 10 座被迫选择迁到了福岛县另一个地区,并转而使用爱知县濑户市的濑户土。尽管“基地”不再,但工艺还是在不同地方传承着。

大堀相马烧豆皿制作过程,图片来源:市川胜弘


大堀相马烧陶窑,图片来源:市川胜弘


大堀相马烧豆皿,图片来源:那须龙太

2017 年,浪江町再度开放,陆陆续续有手工匠人回归。Creation Project 2018 与大堀相马烧的三个不同的陶窑(锚屋商店、京月窑、松永窑)合作,制作了巴掌大小的豆皿食器,交由 167 位创作者设计。每一个都由工匠们手工模制而成,有着大堀相马烧标志性的细裂纹。

设计师镰田顺也的豆皿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设计师服部一成的豆皿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设计师福泽卓马的豆皿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艺术家汤村辉彦的豆皿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设计师福岛治的豆皿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奔马是大堀相马烧最经典的图案,Creation Project 2018 也有几位创作者致敬经典,用自己的风格演绎了现代化的奔马。其中设计师福岛治给马安上了腾飞的翅膀,希望大堀相马烧能战胜核事故带来的影响,自由奔跑,重获新生。


冈室健的豆皿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设计师冈室健的这件豆皿为健康考虑,过量食用酱油无益,当倒入适量的酱油时,豆皿里“就会出现可爱的眼睛”,从而提醒酱油爱好者适可而止。

日高英辉的豆皿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日高英辉设计的豆皿非常简单,只有一根红色的弧线,他表示大堀相马烧的豆皿不需要任何设计就已经足够漂亮了。不过,10 个同样的豆皿旋转排列,就能组合成一个大的圆圈,这是日高英辉的特别设计,他以此表达对大堀相马烧的 10 个陶窑重建的希望。

小杉幸一的豆皿设计,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由于 Creation Project 2018 的豆皿每个售价 1000 日元,设计师小杉幸一就直接把豆皿变成了“1000 日元硬币”,字体与 100 日元硬币所用的几乎一样。


Creation Project 2018“大堀相马烧 167 只小豆皿(大堀相馬焼167のちいさな豆皿)”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8

Creation Project 2018 最终卖出了 6276 件商品, 筹集到约 82 万日元,在资助“救助儿童会”的同时,也为大堀相马烧的振兴做出了贡献。

Creation Project 2017“筒袜展(つつの靴下展)”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7



Creation Project 2016“蓝色杯子(藍色カップ)”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6


Creation Project 2015“伊达针织(伊達ニッティング)”展览现场,图片来源:Creation Project 2015

从 1990 年到现在,Creation Project 的手工艺产品一直有不同的选择,设计师和艺术家的创作也总有新意,不断有创作者离开世界,离开这个项目,也会有新的创意加入其中,当传统手工艺与现代的创意结合时,彼此都绽放着长久的生命力。



资料来源:
1.Creation Project 2021
http://rcc.recruit.co.jp/creationproject/2021/
2.Creation Project 2020
http://rcc.recruit.co.jp/creationproject/2020/
3.Creation Project 2019
http://rcc.recruit.co.jp/creationproject/2019
4.It’s Nice That《Creation Project provides a blank canvas for creativity in Japan》
https://www.itsnicethat.com/articles/creation-project-graphic-design-200120
5.Creation Project 2018
http://rcc.recruit.co.jp/creationproject/2018
6.Creation Project 2017
http://rcc.recruit.co.jp/creationproject/2017
7.Creation Project 2016
http://rcc.recruit.co.jp/creationproject/project/2016/
8.Creation Project 2015
http://rcc.recruit.co.jp/g8/exhibition/co_nen_201511/co_nen_201511.html
9.《著名クリエイターと京都の職人がつくる、クリエイティブな風呂敷が生まれるまで》
https://recruitgroup.jp/n/n27bb4e8140d4




-END-


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
中国唯一专注于当代人文发展、独立性公募艺术基金会&文化智库
让更多人自由平等地分享文化艺术,构建多元化的人文公民社会

【合作接洽】
BCAF成立于2008年,以“发现文化创新,推动艺术公益”为使命。致力于成为中国最具先锋活力的资助性艺术基金会,支持原创个性人才,拓宽公共文化空间。欢迎伙伴们与我们同行,热忱地去发现中国当下的突破性文化机构与项目,支持个人原创性艺术家的创作思考与国际合作。

机构合作:

胡斐(秘书长)
hufei@bcaf.org.cn
宣淳祎(公益资助项目主管)
xuanchunyi@bcaf.org.cn

媒体合作:
徐沛(公关总监)
xupei@bcaf.org.cn

【捐赠支持】
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屡获嘉奖的独立公募性艺术基金会,BCAF享有非营利组织免税资格、公益性捐赠税前扣除资格、3A级社会组织评定。在以往的多年工作中,我们支持了1375位创作者,在全球20个国家开展了800余场活动,资助金额累计超过4300万人民币。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期待您的支持,共建活力创新的文化公益项目。


对BCAF进行捐赠的机构或个人均享有公益性捐赠的税前扣除资格,请在转账附言栏内注明您所捐款的项目、姓名/地址/邮政编码,以便我们安排邮寄捐赠证书和公益捐赠收据。

捐赠合作联系:
安景业(发展总监)
jingye@bcaf.org.cn

感谢您的信任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