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公益

︎返回

戴显婧:「她在家 · WOMEN AT HOME」女性影像文本创作计划




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支持合作青年艺术家戴显婧的最新影像文本创作项目《她在家 | WOMEN AT HOME》,推荐未来合作拍摄对象的招募与媒体合作。艺术家带着相机走进不同女性的家中,交流并拍摄下她们,以肖像环境摄影结合文本的方式呈现,探索亲密关系之于女性成长与独立的影响,呈现出她们的真实美,寻找彼此之于时代的情感共鸣,共同见证女性的力量。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对她者的记录,也是艺术家自己逐步完成自我接纳、和解、关照的过程。

第一期呈现了这些女性:



—————————————   • • • •   —————————————




“我对我的情绪和感受越来越放纵,需要不断试错去了解我是谁。”


你知道我眼中的爱情是什么吗?是我永远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见星星。我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者,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一个任性的理想主义者。而且我三十岁之后对自己的情绪和感受越来越放纵。我得不断试错去了解我自己是谁。我坚持不变成一个正常人,只想成为我想成为的人。


独居生活很好,哪怕有另一半,亲密关系并不意味着一定要一起生活。我不喜欢我的生活秩序感被破坏,比如我就是喜欢在屋子里点蜡烛,喜欢香水,喜欢家里永远摆放着玫瑰。我希望保持足够的自爱才可以更好地爱对方。不开玩笑地说,李佳琦是我的人间烟火,给我恰到好处的陪伴感。他不会和你吵架也不会干扰你的生活,但他就是一个屏幕上的活人,还能鼓励每一个女性做自己。

周舟 34岁 艺术行业从业者 非单身独居



—————————————   • • • •   —————————————

    


“婚姻不意味着思想上的占有,那只会让另一方的灵魂失去鲜活劲儿。”


有个朋友说我像“荔枝”,外壳硬内心软,表面看我比较要强和直接,周围的人也会暗示我不够温柔。我当然知道怎样做才叫温柔,也有非常温柔的一面,只是大多数时候没有多少人能看见。一个独立的人不应该将社会或他人的标准套在自己身上,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与他人相处是最好的,在某个人那里的不温柔可能在另一个人眼里完全相反呢?这取决于对方了解你的程度。


人和人的缘分都是有定数的,没有谁是谁非,顺应就行。我和前夫最大的相似性在于审美,除此之外差异都比较大。亲密关系太近的时候,关系会变得失衡。比如我曾经喜欢在朋友圈对一些事发表看法,但他会希望少说话,不仅是他吧,很多中国男人可能都不喜欢妻子“话多”,对于女人来讲,这是非常糟糕的,我们从不会限制男人在外发表意见,哪怕他们的一些意见其实也不过是瞎掰而已。我们生活的社会还是男权主导,单身时说什么没人管,说不定他还会欣赏,觉得你思想独立有魅力,但你是我妻子,对不起,尽量少说话吧。婚姻中的男女在精神上应该是平等的,允许对方拥有不同观点,尊重对方的独立性,思想上的占有只会让另一方的灵魂失去鲜活劲儿,每天拥抱一个枯萎的灵魂有何意义呢?


疫情结束后,我就带着狗狗从北京搬回了成都,父母年纪大了,在外面这么多年,也到了该尽孝的时候,与自己相处,陪伴父母,照顾我的狗狗,算是我现在亲密关系的状态。

右耳 47岁 自由职业 离异独居



—————————————   • • • •   —————————————




“恋爱伴随了我整个成长史,爱是一种能力而非情绪。”


恋爱伴随了我的整个成长史,或者说爱情让我成人,成长,成熟。我现在已经不想去定义关系了。目前单身独居的状态很好,可以在情感和精神上彻底坚持自我,不受任何人的牵制。性和爱情,它们都是欲望本身,欲望就是一团火,点着了就能燃烧,一阵风或一场雨就能浇灭,爱情和性都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但爱是更广阔的一种描述,是一种能力而非情绪。


我非常欣赏的女性特质其实有很多是被定义为男子气概的东西,例如勇气和力量,但同时很多美好的男性特质也包含了女性特有的温柔、优雅和耐心。性别之战在今天是不合时宜的。保持平衡是万事万物达到完美的准则,我喜欢的关系是两个人在各方面有保持平衡的默契和认知,但这需要两个成熟且信任的心灵不懈努力。好难,但还是相信有完美关系存在的可能。



Linda 35岁 媒体从业者 单身独居


—————————————   • • • •   —————————————

 


“在亲密关系中我更像是一个'机器人',直到触碰到有着同样需求的触角。”


亲密关系在年幼时的原型是我的父母,他们是一对凡事有商量,共同决策进退,关爱彼此的夫妻,这应该是我对于“亲密关系”最理想的定义。长大后,亲密关系对我而言比较疏离,由于我和母亲的关系相爱相杀,所以我会异常希望获得外界的认可,以用来弥补母亲对我认可的不足。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付出型人格,以付出更多的方式来证明自己。所以亲密关系像是一面用来观察自己,修整自己的镜子。


每一段亲密关系都会让我成长,从中汲取到与我不一样的思维模式、行为逻辑、感情表达、兴趣爱好等,各不相同。在亲密关系中,我更像是一个”机器人”,有一段程序的输入和输出,直到我遇到了另一个”机器人”,她和我一样在人生里不断输入一段又一段带有感情的指令,以摸索自己的终极形态,当我们以偶尔同时出现的“人类”触角碰触到彼此时,“亲密关系”四字就显得格外有意义。两个人脱掉所有的角色和脸谱后,产生的共情、理解、认同——有什么亲密关系能比它更亲密呢?




老鱼 35岁 互联网从业者 单身独居


—————————————   • • • •   —————————————



“不确定性和变动的现实对我来说很珍贵。”


2020年,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接近真相的一年,一个加速主义的一年。


生孩子对我来说是一个探索存在本身的过程,以自己为通道。从2016年怀孕到现在,我经历了不同的亲密关系,如今是一个开放的独居状态。观察这个自身所处的宇宙对我来说是永不间断的工作,写作或电影成为了其中一种手段和表达。这几年里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很幸运,就是结识了我的老师,有句话说“学生准备好了,老师就会出现”。


不管是生小孩、生活、工作还是亲密关系,我觉得都是试炼我自己的方法,不确定性和变动的现实对我来说很珍贵,很多人也许不一定会视这个为一种财富或机会,但我现在很欢迎生活中的多样、无常和复杂。我试图进入一种开放接纳的、同时又独立而流动的状态。


Agnes Shen 34岁 自由职业 已育独居



—————————————   • • • •   —————————————
 


“我们在试炼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式关系,不想渗透并占有对方。”


我觉得亲密关系就有点像演戏,你碰到不同的角色,每个角色给你的反馈,或者你演完每个角色,都会有那个角色的一部分长在你的身体里,然后你就会发现你性格中也有了那个角色的部分。


当我遇到我老公时,他说,只有你可以接纳我想要的自由状态。对我来说也一样,这也许就是我们认为的对的婚姻状态。我们两地生活,他在台北,我在南京。我们在试炼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式关系,虽然领了结婚证,但和单身生活没有太多区别。婚姻并没有把我们捆绑住,也不想渗透或占有对方。我们的婚姻建立在需求、人生目标、利益及价值观一致的基础上。一起做点事,一起承担彼此家庭需要的社会关系。爱本身是很纯粹的,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三十天,爱和婚姻并不需要挂钩。爱,性,婚姻,都可以分开。当然,这样的话我不会在我妈面前说,仍然不是社会大多数认可的。


有了小孩之后,自我势必要被蚕食掉的,这是老天砸给你的一个礼物。和孩子之间的关系成为我去感受孕育过程,并将孩子作为样本去看自己的方式。



陈元元  38岁 大学教师|表演工作者
已婚已育独居




—————————————   • • • •   —————————————

    


“体会过被长期欺骗,却也打开了新的局面。知识比男性有意思多了。”


我一个即将40岁的人,在疫情期间选择离开广州来到北京,选择在CAS心理研究机构从事我热爱的研究,虽然工资不高,但对着知识比对着男性有意思多了,也更有安全感。上一段长时期的恋情最终因发现了他对我长期的欺骗而告终。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安全港湾,一起创业一起生活,能帮他分担各类的生活压力。但他还是喜欢从更多年轻女孩儿那里获得自信和权力感。离开他后,我却获得了重新思考人生的机会。两性关系很微妙,就像是能量守恒,当你没那么在意的时候,他就会靠近。


来到北京后,这个小小的学生宿舍房虽比不上曾经的居住条件,却让我感受到了极大的自由。作为一个潮汕人,当地传统观念很重,当我不用再被逼婚,被当成一个不正常的女性时,我终于不用去靠拼命挣钱,相亲,向他人证明自己了。



June 39岁 心理学研究者 单身独居



—————————————   • • • •   —————————————

  


“曾以为幸福很难,没想到婚姻里的相互扶持让我能喘气,获得信心,不再害怕。”


30岁之前,也许是受原生家庭、成长环境的影响,我必须事事靠自己,逼着自己什么都行,我妈要什么我都得给,哪怕自己很辛苦。谈恋爱的时候最主要的目标是当那个“最懂事”的女朋友,不想麻烦对方,也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要求多。所以我经常主动分手,哪怕是对方先冷淡,我也会赶在前面提分手,就好像连这种事都不想麻烦对方来开口。也许是这种疏离的恋爱状态,我没有得到过很亲密、炙热的幸福,偶尔也会哭。


30岁那年我和一位外国人结婚了。婚姻本身的形式对我来说意义并不大,像是一场持久战,关键是找到对的人,有靠谱的战友,就没有那么怕了,一起上上下下。他为了我能够去欧洲定居找了固定的工作,每天8个小时扎在电脑前面,告别了他曾经的自由职业。结婚快4年,婚姻里的这种互相支持,让我可以喘气,可以休息,学会跟自己及周围的人“示弱”,得到了信心,放下过去的包袱,活得更诚恳,接受自己没有挣那么多钱,也接受自己当下就是不想在职场里打拼。虽然在外人看来,我的生活可能更慢,甚至停滞了,但是我却觉得自己跑起来了。



郑晶 33岁 自由职业 已婚同居


—————————————   • • • •   —————————————

    


“我渴望爱胜过被爱,我怕亏欠别人。”


我是典型双子座。一面看起来能与任何人友好相处,一面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比如今年疫情很多人都宅疯了,但我至今在家没待够。写稿、看书、练字、追剧,很难得有这样的清净。


很长时间我都没在爱情关系里,我渴望爱胜过被爱,因为必须是我自己爱的对方给我的回应,对我来说才是真的被爱。我非常非常怕亏欠别人,如果我无感的人表示主动,我很容易觉得抱歉。


亲密关系这件事上,对我影响最大的是父母,亲情会占据我对感情的一部分需求。我现在最怕丧失发现爱的能力。越长大,计较越多,冲动越少,也越难动心。翻翻微信,好像异性要么成了没性别感的多年挚友,要么就是纯粹的工作关系。



张凡 33岁 品牌咨询 | 撰稿人 单身独居


—————————————   • • • •   —————————————



  


“痛苦都来自于人和关系,直到30岁,开始看见我自己了。”


我从小就对自己的身体没有很大的自信,这也成为了我后来恋爱关系中小心翼翼、不自信的来源。曾经的自我是建立在他人对我的评价上的,年轻时候我很难对自己有笃定和系统的认知,恰好在接近30岁的时候我才逐步意识到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例如以前自以为有社交恐惧,这次疫情的长期独处后,我才发现并不是,我其实很喜欢热闹,喜欢人和人面对面地交流,我很珍惜的人和人之间的连结是通过频繁而真实的互动带来的,而并非社交网络。


我意识到自己很多痛苦都来自于人,来自于关系,而非物质和事业方面的野心。当那些痛苦到达某个顶点,当你拼尽全力从深渊里爬出来,抽筋扒皮的过程也是突破自己的过程,视野的跌宕起伏让人更能看懂自己,看清本质。


现在我和朋友合租两年半,其实和室友关系也属于亲密关系的一种,甚至更符合我理想中的男女关系——各自独立,又亲密,彼此在有需要的时候,扶持对方一把。稳定的寄托、陪伴和信任,是我对亲密关系的期待。



贺伊曼 30岁 经营餐厅|作者 单身合租


—————————————   • • • •   —————————————

   

“养孩子就是和另一半一起升级打怪。”


虽然我外表看上去不那么所谓的女性化,但我一直选择我认可的审美。外表和亲密关系之间并不存在设定的关系。


我和我丈夫算是很幸运的,我们各自的家庭关系都比较开放,没有太多世俗层面的争论,以及双方家庭对我们彼此都给了很多的支持。所以有了孩子后,我们都还有可能去顾及自身的事业,保留一些自我。我和我丈夫之间的关系也会有变化,原本的一些小矛盾在共同育娃这件事上显得不足为奇,我们一同学习,升级打怪一般,给予孩子爱,也更了解彼此,体会到陪伴感以及深层的亲密状态。


同时,自我做自媒体以来,也建立了与许多有孩子的女性之间的连接,我们一起在探索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母亲。





Alex 34岁 自媒体人 已婚已育同居


—————————————   • • • •   —————————————

  


“直接是一种自信。我希望彼此都是‘管好你自己’。”


我是一个比较直接的人,直接让我更自主,也是一种自信,在情感上带来自由。我不喜欢绕弯,也讨厌人撒谎。我和我父母什么都聊,包括性生活。我妈给我一个忠告就是不要欺负男生,我感谢的是我父母对我从小到大的教育,让我可以自由地去选择我想过的生活。我是会在亲密关系里特别冷静和理性地把对方心底深处的缺陷给指出来的人,也不是为了说教,就是想要把我的发现告诉他。


爱绝对不是束缚。和一个人在一起后我画得东西自己喜不喜欢,是否有新意,状态是否自由,是我自有的一套判断关系的标准。恋爱关系中我可能会有失望,但谈不上愤怒和痛苦。我希望彼此都是“管好你自己”的状态。




郑晶 33岁 自由职业 已婚同居


—————————————   • • • •   —————————————




“人生至今最平静幸福的状态:有爱人,有家人,有想做的事。”


被拍摄这组照片时是2016年,我的妈妈还在。现在,妈妈走了快两年,我也成为了妈妈快三年。


一年内我经历了生与死,给我留下了一阵子的PTSD,当人沉入最黑暗的深渊时,那就尽情沉入,不然不会有重生的渴望。4年后的现在,竟然发现我来到了人生至今最平静幸福的状态:有爱人,有家人,有想做的事。


成年前,原生家庭是滋养力量的养料,成年后,亲密关系就是重要的养料。如果够幸运能找到适合的人,获得的爱和付出的爱,都会足以让自己和对方变得更好,都会更从容更顺;但如果没有那么幸运,就把一切作为反向的功课,但别仅仅谴责对方,那样的话,这场功课也是一无所获——这一切,我都经历了。


爱是需要真实的,先从面对自己的全部真实开始。




徐薇 35岁 艺评人 已婚已育同居


—————————————   • • • •   —————————————

  


“太亲密的关系是一种负担,喜欢保持得体的距离。”


我是一个比较冷感的人,克制、平和,理智压制情感,很少被外物所干扰。对情感本身也没有过多期待和渴望,亲密朋友不是很多。太亲密的关系对我来说是一种负担,我更喜欢保持距离感,这份疏离能让人保持得体。我和我爱人恰好在对的时间和地点相遇,小十年间两人的步调也还能保持一致,这是一种幸运。


我在亲密关系上保守、谨慎,与之相反,我又受到强烈的好奇心驱动,在事业上追逐未知和不确定性。工作性质导致我需要在复杂的情况中聚焦并快速找到一个切口进入,去打破一些既定的认知规则。输出和唤起情感认同,也恰好弥补了我个人层面对情感的疏离。



陈小堂 32岁 品牌策划及咨询公司创始人 已婚同居


—————————————   • • • •   —————————————

    


“爱情是一场幻觉,我怕它让我失控。”


《爆裂鼓手》里安德鲁因为练鼓放弃了和女孩恋爱,他把爱情放在打鼓这件事情上。讲真话我有点像他,比他还能理解为何会那样的原因。我在写剧本的时候,一直有一个疑问,我们究竟有多了解自己,是因为了解才竭尽全力,还是因为了解才放弃一些自己认为不能掌控的东西。这或许就是这两年给自己的命题。


我以前很怕看见爱的人和自己定义的样子差太远,后面才明白我本就不该去定义。我不是在爱情中主动的人,一些亲密关系的经历反倒让我觉得爱情的最好状态是,我和他在此岸,而爱情本身在彼岸。


这两年情感所带来的陪伴和愉悦,反倒是从好朋友那里获得的。有次在电影节时我和好友不约而同买了同一场电影,直到散场我们才遇见,就一起聊天,吃蛋糕,走回家。这也是一种亲密和默契,并且不会变得很不堪。我想这两年的独处和自我质问,不妥协的态度,这也是我对于异性亲密关系的要求,它不能仅是一场crush。



李琛 36岁 编剧 单身独居


—————————————   • • • •   —————————————




“孤独是主动选择,寂寞是被动选择。”


孤独有时候是自我选择,我选择,我享受,是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如果说单身独居所带来的偶尔低落的情绪的话,可能用“寂寞”二字比较贴切。孤独是主动选择,寂寞是被动选择。


独立的条件,第一还是心灵独立,经济独立是第二,当然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心灵独立了自然就会自我驱动去靠自己挣钱养自己。另外就是保持对于分离这件事的客观认知,没有什么是永恒永远。和谁走到最后都是要面对无常和分离的。以前年轻不太懂,现在明白了。年纪某种程度来说是一种智慧的累积吧。



陈婧雯 34岁 演员|制片人|单身独居


—————————————   • • • •   —————————————


关于《她在家|Women at home》

该项目为戴显婧的长期女性影像文本创作计划,于2016年夏天开始,那个时候她面临即将到来的30岁以及一段亲密关系的终结。项目前身名为“30岁的波动|Thirties as waves”,后因各类原因中途停止。而今她已经32岁了,这几年的生活状态依旧充满变化,可始终没变的是对自己及周围女性的观察和探索,在自身及她人的身上看到了一种集体自省,自足,自我接纳和突破的力量,并发现亲密关系对于女性的影响是很深远的。于是艺术家重新拾起相机,继续将这个项目进行下去。她与她们,一同寻找和探索过去与现在,并真实记录。

在创作过程中,艺术家将自己的生活经历与感知,带入与被拍摄者的沟通之中,形成交谈与信任,彼此分享那些不可经常言说的秘密、欲望、痛苦、甜蜜、爱与被爱等关于情感及亲密关系的故事。项目涵盖了单身、恋爱、已婚、离异、已育等多样身份,不同的生活经历及居住状态。不仅帮助艺术家进一步获得女性各类经验与结论的多样社会研究样本,也是艺术家自我接纳、和解、关照的过程。

2020年,随着疫情来袭,世界格局变化莫测,个体对于自我的认知、内观内省及思考表达却更显活力与蓬勃。个人被困倦于家——这个亲密关系所依赖的,个体思考所容纳的核心场所。家,成为项目重要的组成部分,既是她们最个人、私密的生活空间,也是艺术家走进她们,建立信任的场域。影像上,以自然真实的基调客观呈现女性当下的本真,在客观之中传递故事与思想。

每次拍摄时,在那个浓缩的时空中,她们都放下了手机,真诚以待,彼此都再一次看见了自己。艺术家希望这样的介入,成为女性之间的共振,见证女性成长的力量。






关于戴显婧 Amos Dai


1988年出生于南京,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曾供职媒体多年,现从业互联网,也始终是一位摄影师。在快节奏的商业领域中,让视野触及更广泛的社会现实面貌,更真实的人物群体,洞察人与事的多样性;同时,在个人艺术创作中,不丢失直觉去感知周遭,形成个人的表达方式及影像风格。在职业与个人创作之间,充满交织的关联与多样的观察视角,快与慢,进与退,现代与传统,这恰恰也是当下社会形态的一种缩影。于是,以个人体验与经历作为方法,持续洞察并融入当下的多重与碎片化,结合摄影与文本等表达手段,不断呈现自己在探寻真知与未知上的所见所得。


2018年,出版第一本摄影书《Whatever New York无论纽约》,这是她策划的“placesplaces无处之处”系列摄影书的第一本;
2018年,“波动”女性肖像系列作品(即“她在家”项目前身),参加第三届北京摄影双年展;
2018年,参加连州国际摄影展“时间之风”单元;
2019年,杭州,平行空间,“风吹时”三人展;
2020年,延续着2016年“波动”女性肖像系列,开始创作“她在家Women at Home”女性影像文本计划。摄影项目及作品曾被众多媒体刊登及报道。


作品网站:www.daixianjing.com






图文由艺术家本人提供


BCAF支持该项目的拍摄对象招募,

有兴趣的可以联系艺术家邮箱:


amosdai@qq.com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