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Dolce Vita

︎︎︎Return

专栏介绍
BCAF微信公众号周末副刊
专栏【我们】
BCAF奇葩团队的分享随笔:
最近关注的一个人、一个地方、一个事



作者简介
崔峤
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理事长
——70后,行动派。热爱生活,更爱自由。

#01
最近关注的一个人: 蒂姆·莫顿 Timothy Morton 生态哲学家

非人类中心的视角,一切都是相关联的,没有中心、边缘、主导、底层

蒂姆·莫顿,被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生态哲学家之一,博士毕业于牛津大学,现任职美国莱斯大学。

主要的研究领域是本体论哲学、生态学、文学理论、艺术批评,也发布过关于音乐、建筑和食品的专业论文,参与艺术策展,曾经跨界合作的艺术家也都很有趣:比约克Björk、Olafur Eliasson、Pharrell Williams等等。他认为生态学不仅仅是和物理强关联的硬科学,与经济、社会、艺术等人文学科都有很大关系。

▲(自左至右):蒂姆·莫顿著作:《Dark Ecology》(2016),《超级物体Hyperobjects: Philosophy and Ecology after the End of the World》(2013), 《Humankind: Solidarity with Non-human people》(2017),图片来源:网络

艺术如何能帮助我们?为什么人类需要停止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生态思维与创作力如何产生关联对话?人类与其他生物的“共生体”未来会怎样?这些都是莫顿一直以来关心的问题。

他认为,人类仍然是农业思维方式在理解世界,以人为本位的世界观与自然观同时也是困扰自己的问题核心。我们观看世界的方式只是无限方式的其中之一。“黑暗生态”使我们处于激进的自我认识的不可思议的位置。莫顿梳理了生态危机的逻辑基础,重新建立人类与非人类的联系,把共存中的消极情绪演变成有趣、无政府主义和喜剧的东西。

莫顿进一步提出,“自然”这个规范性的概念需要注意,这暗示着某些实体或行为是“不自然”的。生态圈不是异性恋,而是酷儿的。生物学显示出异性生殖并不是一种普遍现象,细菌通过分裂繁殖,树木散播它们的种子,花有四分之三是双性恋者和雌雄同体。大自然中的生物存在总是在变化,整个过程都很酷儿 。

“超级物体Hyperobject”概念是莫顿生态哲学的关键点。与传统物体不同,超级物体的分布是随机的,不能在时空中定位,当它们不穿过我们的身体时,它们是有粘性和相互渗透的。比如不连续、随机存在于世界各个角落的“塑胶”聚苯乙烯、通过一系列不可预测事件表现的“全球暖化”,这些都是一种“超级物体”。

有时候,看到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反而会感到自由。因此,莫顿提出我们需要放开自己,内化模型“共存”的共生体事实,积极参与集体的共同行动。尊重彼此不同的生活方式,艺术才会发挥更重要的未来角色。


#02
最近关注的一本书:《美好而有尊严的生活》
A Good & Dignified Life:The Political Advice of Hannah Arendt & Rosa Luxemburg
作者:Joke J. Hermsen
2022年,耶鲁大学出版社




最近在看的书,不厚,读的很慢,会不由自主地跑神联想。

罗莎·卢森堡(1871-1919)、汉娜·阿伦特(1906-1975),二位非比寻常的犹太裔女性思想家,她们都曾遭受暴力政治的苦痛,却仍然内心热爱世界、坚韧留存希望、致力于体系的改变。

她们在不同时空的平行生活、批判性的工作、世界观的形成、对于人道社会、自由尊严的使命,都在提示哲学与正义可以激发适度的振奋和勇气。

卢森堡是一位出生于波兰的德国社会主义者、活动家和哲学家,她的思想远超前于她的时代,并预言了如果德国继续对法国发动战争,德国将面临的许多问题。作为“全民良好教育”的坚定倡导者,以及合理的工作时间和休息等理念,她警告世人不要追求剥削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道路,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曾经(现在)都在走。即使几年中多次入狱,卢森堡的书信中也从未失去希望,从书籍、音乐、有限的自然风景中获得乐趣。卢森堡最终在德国战后革命中被谋杀。

卢森堡启发了汉娜·阿伦特。在自己的作品中,阿伦特提到了卢森堡,并在其中警告了民族主义、极权主义的危险等。二者对人类的自由尊严、保持批判性思考有着共同的信念,她们相信集体责任的必要性。如果我们因为冷漠、沮丧或缺乏时间而远离参与“公共世界”,我们就会面临恶性循环的风险。

这本书提出了一个想法:资本主义和全球化以及它们引发的其他弊病,如何影响我们对时间的理解和与时间的关系?喜剧大师查理·卓别林在电影《现代》中也探索过这种将时间仅仅视为“工作时间”的概念,可能会使人类与自己疏远。另一个有趣的部分是第 8 部分,它绕道而入了想象的世界,描绘了卢森堡和阿伦特之间的互动会是什么样子,卢森堡至少会如何理解和回应阿伦特的观点。

不论“新生活”真的是否存在、
世界是否仍会动荡不安,
行动总是胜于掩耳盗铃的妥协。


#03
最近关注的一个地方:
意大利南部,亚得里亚海边小镇
君士坦丁堡圣玛丽亚修道院酒店
Il Convento di Santa Maria
di Costantinopoli

从多年的政治家生涯退休,英国的McAlpine爵士转换人生跑道,变成了随性而为的艺术收藏家、出版人。和妻子Athena一起,在意大利的小镇Marittima低调改造了这个奥秒有趣、嬉皮现代、文化融合的宝藏酒店。


酒店入口没有任何招牌指示。


15世纪的修道院大厅走廊,邂逅几千本来自非洲、印度、南美、欧洲的人文画册。

没有电视,没有空调、更没有WI-FI。

八间房的内饰各不相同,只有开开心心的色彩、旅途中的收藏、随意放空的时间。


和本地的厨娘学习一下如何又简单、又神奇地准备三餐,新鲜的海物、红酒、橄榄、烧烤。

阳光屋顶丰盛的仙人掌世界。

下午步行十几分钟,诗意盎然的静谧海滩。


Dolce vita,真是感恩。


*部分酒店内部图片来源:www.ilconventopugl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