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AF月读


Holiday杂志:重回新闻报道的探险精神
︎︎︎Return



#01
1946-1977年:广告狂人时代的浮华

二战后的美国,跨洲的飞行开始变得流行。同时,彩色摄影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一扫战争的阴霾,世界各地在摄影师的镜头之中一片祥和。“全世界旅行”——这一原本仅是少数人享有的休闲方式开始延伸至大众。随之而来的是众多的旅行社、度假套餐、主题旅行团、奢华酒店等等的出现。

在这一波新的旅行浪潮中,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大众媒体当属美国旅行生活杂志《Holiday》。这本1946年创刊的杂志,构建了战后享乐主义的美式休闲生活图景。杂志开办的31年间曾经推出了墨西哥、佛罗里达西岸、夏威夷、美国、非洲、日本、带着儿童游欧洲等特辑。在杂志最巅峰的时候,曾拥有100万的订阅读者。历史学家Mary Panzer指出,《Holiday》杂志让富裕起来的美国人相信自己有责任享用美国的繁荣、高产及休闲生活。



▲早期的《Holiday》杂志,封面设计明快;各个地域的专题,带读者游遍世界

#02
上世纪50-60年代的享乐派

如同《Vogue》杂志造梦时尚,《Holiday》杂志也试图让每个旅行目的地都充满梦幻色彩。杂志总是会委派知名作家与摄影师去到一个单一的目的地,请他们从各自的角度观察和分享当地的人文、政治、个人体验,不拘泥于风格、客观性及深度,预算更是无上限。海明威、史坦贝克、凯鲁亚克等知名作家,以及布莱松、卡帕、史泰钦等摄影大师,都曾以高额稿费受邀为《Holiday》杂志制作内容。1949年,作家怀特以3000美金受邀为杂志撰写的7500字文章《Here Is New York》(这就是纽约),成为了描述曼哈顿岛最著名的城市颂歌。

拥有《Holiday》杂志的The Curtis出版集团是美国当时最大且最具影响力的出版集团之一。该集团在费城的11层办公楼相当浮夸,室内设有瀑布和喷泉,还有大幅玻璃马塞克组成的壁画。《Holiday》吸引了来自纽约和英格兰的精英人才,他们是Curtis出版集团中最会享乐的人,编辑部总是在上演鸡尾酒Party,有如美剧《广告狂人》的浮华氛围。主编Ted Patrick既是一位全球旅行者,也是美食家、狂热的爵士爱好者。他将众多卓越的作家们、作者们集合在一起,共同为杂志创造多元的旅行故事与文化。杂志的艺术总监Frank Zachary亦为《Holiday》创立了一种全新的视觉审美,他邀请了当时的知名摄影师、插画家合作艺术感的封面,将整本杂志打造成了“具有时尚风格的《国家地理杂志》”。




▲赫伯特·李斯特、波特·格林、卡帕等摄影师为杂志拍摄的作品

#03
再见,黄金时代

自上世纪60年代初,Curtis出版公司的旗舰媒体《Saturday Evening Post》出现亏损,管理层开始削减集团出版预算。主编Patrick在其妻子去世五个月后持续酗酒并离世,Curtis公司空降新主编,驱逐了为杂志长期效力的艺术总监Zachary。失去了灵魂人物的《Holiday》从此走下坡路,人员四散,最后易主与《Travel》杂志合并成了《Travel Holiday》杂志。1977年,发行了372期杂志的《Holiday》宣布停刊,属于上个世纪《Holiday》的黄金时代彻底终结。


▲传奇的艺术总监Frank Zachary

#04
2014年:沉睡37年后,于法国复活



2014年,曾经拥有辉煌历史的《Holiday》杂志在37年后重启。法国时尚艺术指导Franck Durand购买下杂志版权,并任命时尚记者Marc Beauge为主编,在2014年推出了第373期《Holiday》杂志,名为“Go Issue”,宣告着新的旅行世代的来临。“我们既迷恋杂志但又感受到其带来的挫折感,这使得我们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当代的杂志去复活它。如果我们要发布一个全新的杂志,可能我们都不会做印刷版,但老《Holiday》杂志是首屈一指的,它拥有一种清晰的形象,拥有撰稿人带来的优质内容,它可以被看成是奢侈品。”在旅行文化与印刷媒体巨变的当下,Durand解释了选择《Holiday》继续出版的缘由。


▲出版人Franck Durand

延续旧版《Holiday》封面主题的形式,新版杂志以半年刊的频率发行,每期以某个国家或地区为主题,已经推出了苏格兰、日本、柏林、圣彼得堡、埃塞尔比亚、不丹、埃及、耶路撒冷、阿根廷等特辑。


▲日本特辑

▲法国特辑

▲不丹特辑

#05
重回新闻报道的探险精神

如今,在只有做得最好的杂志才能存活的当下,杂志制作水准与精美度变得相当重要。Durand表示,“虽然我们不像过去的《Holiday》杂志那样拥有相当多资金可投入,比如让记者们常年累月的旅行,去收集杂志的素材,但我们的理念是一致的——重回新闻报道的探险精神,对美感的追求,回归事物的本质。”新的《Holiday》杂志延续了将记者作家与摄影师委派至某地做主题式报道的方式,杂志的主要故事也由知名的新闻记者及作家撰写,推崇创作的自由。





▲377期:阿根廷,杂志展现了阿根廷这个南美洲国家的过去与现在的关系,并大量使用历史老照片、黑白摄影,突出时代感



▲387期:埃塞尔比亚,杂志召集了众多摄影师前往非洲,探寻这片土地的故事;并邀请了多位作家,记录他们的旅行经历,探讨族群和起源

#06
旅行文化的时尚化

有继承也得有突破。《Holiday》的杂志品牌及历史背景既是一份宝贵遗产,又可能是一种包袱。如何在过去的基础上创新?在Durand眼中,过去、现在与未来都很重要。“我真的热爱把所有事物融合起来,我认为当我们有着深厚的根源时,我们才可以走得更远。”杂志在旅行文化的介绍中,融合了不少时尚内容。这与Durand的背景有关,他所开设的Atelier Franck Durand,长期为时装业品牌提供艺术指导服务,而他的伴侣是《Vogue》杂志法国版主编Emmanuelle Alt。这也难怪新版《Holiday》杂志里的摄影师多是活跃于各时尚杂志及时尚品牌的佼佼者,如InezVan Vinoodh组合、Karim Sadli、Bruce Weber等。

作为一个由杂志出发的品牌,Holiday在复活后的这些年,逐渐拓展出了一个多元形态。杂志推出了自己的时尚产品,包括服装、配饰、家居品等等。2016年,杂志在巴黎开设了同名咖啡馆,这也是雄心勃勃的出版人Durand“活化老物”的一部分,他不仅希望让老牌杂志起死回生,也希望为老街区注入新的生命力。


▲巴黎Holiday Cafe

撰文:爱米 
图:《Holiday》杂志
网站:holiday-magaz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