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创新

专访艺术家Yukes玉刻:新乐器是属于未来的乐器








 

 
Orginal Music Festival                             Orginal Music Festival

少城之声·独立原生音乐季                          少城之声·独立原生音乐季

 



不同于绘画、雕塑、装置等静止的视觉艺技术的发展让音乐创作的边界在不断地拓展,其中,新乐器这一类型,获得了越来越多创作者的关注。新乐器是与新音乐(New Music)紧密联系、在电子技术助力下而逐渐发展起来的一种乐器类型。它最大的特征是“动态”创新——始终处于不断更新、不断演变的状态之中, 永远追求新与奇,并联合科技手段一起呈现作品“意料之外”的价值。

“2021少城之声·独立原生音乐季”新乐器类最佳作品《电古筝》的创作者Yukes玉刻,向BCAF分享了关于《电古筝》这件作品的创作经历和对新乐器类型的思考。

Yukes玉刻是一位来自美国,常驻在中国的视频制作人和音乐家。

他还是一位颇具“网感”的艺术家,常在国内的社交平台上分享原创音乐短视频。反弹古筝、创新乐器似乎是他被网友们熟知的重要“标签”,他也喜欢与网友们就艺术观点进行幽默的讨论。

在这些音乐视频中,多数是他使用古筝、箫、阮、葫芦丝等中国传统乐器加上电子合成器重新演绎出来的“中国风”音乐即兴作品。出镜的“伙伴”有迷路的小猫、金黄的落叶,拍摄的地点遍布成都的地铁、茶馆、废弃的楼房以及充满烟火气的街头巷尾。


Yukes玉刻在街头演奏中国传统乐器,图片来源:Yukes玉刻

Yukes玉刻与小猫一起拍摄视频,图片来源:Yukes玉刻

就像新乐器带给听众的核心体验是“新奇感”与“神秘感”一样,Yukes玉刻一直在探索影像与音乐的创新创作。在来到中国之前,Yukes玉刻就尝试过很多西方传统乐器,如四弦琴、曼陀林、美国山地扬琴等。这种“好奇心”让他在接触到充满文化底蕴且种类繁多的中国传统乐器时,再次点燃了创作热情。现在,他致力于将西方当代音乐语言与中国传统乐器进行结合,创造出全新的音乐语言。电子古筝的出现让他的创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用新的乐器形式,突破传统音乐的表演界限,历史的韵律通过数字走向了当代。



01

突破“标准”的乐器与创作


疫情爆发前夕,Yukes玉刻从美国回到中国,居家隔离期间收到了合作方寄来的“电古筝”模型。他回忆:“一收到这件‘礼物’,我就坐在那里研究了很长时间。当时它的状况不是很理想——整个乐器(的外观)被绷紧的弦‘撕裂’得四分五裂,并且伴有严重的电磁干扰(EMI)问题。但是,这都影响不了它美丽的音色。”与电古筝第二次相遇是在两年前的中国音乐博览会上,“当我看到视频里新版电古筝模型的演奏效果时,我一下就被‘击中’了,当时就下定决心要把它作为今后献身的事业。”

Yukes玉刻表演电古筝现场,图片来源:Yukes玉刻

Yukes玉刻向我们介绍,这件带给他“震撼”的电古筝,是以传统古筝为原型的新型乐器,由扬州金韵乐器开发,拥有全新的外形和不同于传统古筝的演奏方式。在技术上,乐器最大的创新之处是用电子合成技术代替了原声混响,就像电吉他,由磁性拾音器拾取干净的音色,并可使用吉他效果器和扩音器塑造、改变音色。

“我认为电古筝的出现是一种当下时代的投射和自然音乐规律演变的结果。不同于传统古筝的设计,光滑的黑色碳纤维让电古筝具有了合成性乐器的形状和感觉。两者的音乐风格也因为技术的不同而有所区别:电古筝的声音是可以合成的、有塑造空间的,且共振要长很多。”

Yukes玉刻反弹古筝表演,图片来源:Yukes玉刻

技术带来的创新,不仅使电古筝具备了全新的音色,更大大地拓宽了它的表现形式。Yukes玉刻因为自己是左利手,于是自学古筝的他出其不意地采用了反弹古筝、自创调弦方式等与“传统”背道而驰的表演形式,去展现新乐器的潜力。“电筝让我找到了一条表达个人情感的途径。激励我演奏的不是‘标准’,而是自身的感悟。”他说。



02

新乐器的“新”与未来有关


在Yukes玉刻社交平台账号发布的视频下,常有不同的声音提出质疑。有人说,作为古筝的学习者和爱好者,电古筝这种新乐器和表演形式是很难被接受的。但在Yukes玉刻看来,新乐器中的“新”既包括了新的想法,也包括了希望开创新想法的愿望和情怀。

Yukes玉刻反弹古筝,图片来源:Yukes玉刻

“将自己限制在大师和前辈们创造的工具中,其实也是把自己限制在了以前的艺术创作观念中。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学习经典知识是很有必要的,但在当下这样一种快速发展、选择日益增多的世界,我思考的是如何能利用宝贵而稀缺的时间和灵感,选择一件最能激发我创造力的乐器形式,并为此付出时间和精力。”

Yukes玉刻也相信,任何新的乐器都需要经过漫长周期的发展。他以美国著名爵士音乐人、殿堂级吉他演奏家Les Paul为例,在他发明电吉他后的一百多年中,虽然有少数具有开创精神的音乐人用实验和探索推动了多种新音乐流派的诞生,但是基于电吉他的整个艺术类型的发展依旧是较为缓慢的。

刻有Yukes玉刻名字的卡带,图片来源:Yukes玉刻

“我认为在未来的几十年里,电古筝将经历与电吉他相似的发展路径。虽然眼下中国传统音乐的变革和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新鲜血液投入到新乐器的学习中,同时伴随着中国创意文化产业的发展,我相信让中国传统乐器具备当代性的生命力只是时间问题。”

这也是Yukes玉刻创造《电古筝》这件作品的初衷——用音乐表达他对电古筝乐器未来发展趋势的支持。虽然这种乐器目前还未被广大听众认识和接受,但他依然想向更多人展示电古筝的表演潜力。他很笃定地说:“我深信这是有潜力的未来乐器,值得进行大量的探索和实验。”

《电古筝》视频片段,图片来源:Yukes玉刻

以电影《星球大战》的场景为例,Yukes玉刻把电古筝形容为“为赛博朋克的未来而设计的乐器”。“当我们越接近这件如同存在于《星球大战》莫斯艾斯利小酒馆(Mos Eisley Cantina)中的乐器时,我们就能越接近未来,也越能激励我们去拥抱和适应当下的思潮和规范。”

Yukes玉刻希望新乐器能够被更多的观众认识和了解,这也是他对未来“少城之声·独立原声音乐季”的期待:“希望新乐器类的优秀作品可以有更多线下表演的机会,被更多人熟知。”




采访 | 徐沛
撰文 | 徐沛
设计 | 郑菁菁







·关于艺术家·




Yukes玉刻

(Justin Scholar)



Yukes玉刻(Justin Scholar)来自纽约,毕业于纽约大学艺术学院电影和电视制作专业。Yukes玉刻在自己的领域进行着音乐的探索,结合影像制作,赋予作品丰满的表达形式。此外,他将自己的艺术热情投身于音乐中,以古筝与电子音乐的结合,创作出独特的中国当代音乐。


获取更多“少城之声·独立音乐季”精彩专访内容






|少城国际文创谷
少城国际文创谷是成都市58个产业功能区之一,也是全市唯一居于“天府锦城”之心的文创产业功能区,总规划面积16平方公里,地域涵盖青羊区西御河、少城、草堂、府南、金沙5个街道办事处。富集全市70%文博资源,拥有宽窄巷子、杜甫草堂、文殊坊、人民公园、天府广场、四川科技馆、成都博物馆、金沙遗址博物馆等成都著名文化地标和以国家级文创园区-成都国际非遗创意产业园为代表的12大文创产业园,具有“一区多园、产城一体”的特点。它致力于构建以影视娱乐、文博艺术为主导,以音乐演艺、文博旅游为延伸的“2+2”产业体系,努力建设“国际文博创意创新谷、千年成都文脉彰显地”,不断增强全国重要的文创中心支撑功能。

|少城视井文创产业园
国家级音乐创意人才孵化基地、成都四大音乐产业园之一。 位于成都市少城国际文创谷核心起步区青羊区东胜街40号,原四川电视台旧址。少城视井文创产业园是国家级音乐创意人才孵化基地、成都四大音乐产业园之一,也是少城国际文创谷管委会的所在地。园区围绕“影视+音乐”产业的“原创、原生、独立”板块,抓小切口,聚集“微笑曲线”的高净值企业要素,打通园区的音乐影视产业链,打造全生态企业集群,搭建企业协作平台。

|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
中国唯一专注于当代人文艺术发展的公募性基金会和文化智库。 BCAF以“发现文化创新,推动艺术公益”为使命,在文化创新、艺术公益和智库研究三大领域展开类型广泛而富有活力的公益项目,让更多人自由平等地分享文化艺术。 BCAF致力于支持具有全球视野的艺术家和创作者,将中国当代文化推介至国际舞台,支持中国新一代的国际文化合作与交流。BCAF已与十数个国家的国际性平台紧密合作,其中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卡塞尔文献展、威尼斯双年展、戛纳电影节、洛迦诺电影节、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洲协会、亚洲文化协会、帕森斯设计学院、纽约时装周等。BCAF策划组织了多项高规格政府项目,例如中欧/中美/中法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中德文化年、中德青年创新年、“中法文化高峰论坛”、“中国与欧盟在文化遗产、文化与创意产业和当代艺术领域相关方的合作调研报告”、“中欧人文智库峰会”、“中印文化连线”、“中日文化连线”、“亚洲文化节”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