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创新




BCAF对话 | 音乐制作人倪兵专访:电子音乐的门槛和语境属于未来,不属于过去




 
Orginal Music Festival                                     Orginal Music Festival

少城之声·独立原生音乐季                                  少城之声·独立原生音乐季




由少城国际文创谷、少城视井文创产业园、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主办的“少城之声·独立原生音乐季”作品征集于 2021 年 11 月 19 日正式启动。本次“少城之声·独立原生音乐季”邀请了数十余位业界大咖评审加盟,和我们一起探索“非遗/文博+音乐”在数字技术与文化创意领域融合语境下的创新表达。

BCAF很荣幸邀请到评审之一——太合音乐集团文旅业务部兼国际部总经理倪兵,从专业和创新的视角,一起探讨音乐数字产业的发展现状和前景展望。


倪兵的身份很多元,他说在太合麦田三年是他有史以来做过最久的一份工作。当年从同济大学毕业以后做了两年城市规划,1993年就已经投身到电子音乐事业中,在当时的深圳电台播放电子音乐。

1997年开始,和香港的TECHNO厂牌TECHNASIA以Future Mix为名在每个星期四播放Techno/HOUSE音乐,同年举办了第一次Future Mix派对。此后20多年里,他开办个人电子乐厂牌、做播客、参与各式各样的音乐项目,甚至最近在策划音乐和文旅的结合。

新音乐形式在他看来也很多元,电子乐在今天仍然是蓬勃发展的阶段,行业里还有机会可以出牛人,有非常多的项目可以去做跨界。


01|从模拟时代到机器人写歌


“电子乐在早年模拟(器)时代,日本是对电子音乐贡献非常大的一个国家。早年的那些合成器硬件、还有各种用来做采样的工具,不是YAMAHA就是KORG、ROLAND这些品牌,都是日本生产的。现在仍然有一些音乐人比较复古,用纯硬件来做电子音乐,比如说像英国的Fatboy Slim,他们就喜欢用一种老式的‘TB-303’合成器做出的非常炫酷,又很迷幻的acid声音,这是TB-303特有的声音。”





音乐人Fatboy Slim,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TB-303里的“TB”其实是Transistor Bass的缩写,意指晶体管贝司,也是ROLAND品牌的一个产品。最初的作用是为了卖给吉他手,在没有贝司手伙伴的情况下作为贝司辅助。

这个产品在上市仅18个月后就停产,总共只卖了1万台。1980年代中后期,芝加哥的先锋DJ们和电子音乐人重新发现并使用了它,并由此推动了House音乐的新运动。现在TB-303已经成为电子舞曲音乐进程中不可磨灭的部分。



Vintage TB-303With Quicksilver Mod,图片来源:Reverb

倪兵继续说:“模拟时代后期从日本转到了德国,有一个叫 Native Instrument的品牌,有硬件设备的同时也拥有很多软件,有一个‘complete’的‘音色控制’功能——就是把你想到的所有声音从古典乐器、民族乐器到电子音乐等都放在一个音色库里。其中还有个叫‘machine’的机器,是一个小型的音乐制作硬件系统,既可以做效果器,也可以做采样;既可以编程,也可以演奏。还有那种让初学者比较容易上手的模式,只要设置在一个key以内,不会弹琴的人弹出来都会很动听。”


他觉得,很多人认为做音乐难,是因为不会做旋律。而模拟时代起到的革新作用,就是让很多不懂旋律、刚开始特别容易走调的普通人能够有一个入门机会,慢慢有兴趣去学习。到了现在,出现了更厉害的音乐软件,基本上原来硬件能做的东西(这些)软件都可以做。

除了改变生产环节,技术进步也改变了输出。“音乐其实是一个数学概率,在人脑或者人的耳朵里可以接收的两个key以内差不多好听的旋律,该写的在过去100年被大家写完了。所以要再写出好听的歌,偶尔会发现熟悉的旋律。有人说抄袭,但那其实也不是抄袭,因为已经被写完了,就会出现一些听起来很相似的东西,其实很正常。”


软件合成器界面,图片来源:知乎

“有些公司为了省事就用机器来识别。一些流行音乐人会培养一个机器人,把类似风格、编曲的歌输入进去,然后让机器人自己分析去总结它的规律——在什么时候转调、情绪应该怎么样处理等。”


02|超级制作人就是最好的数据库

“我觉得人工智能在创作音乐上面来讲,到目前为止其实没有什么大热门的歌曲,可能在音乐行业里,这样写出来的东西其实就是‘行货’——很难有特别能满足高级精神需求的那种旋律。”但是从旋律应用到歌手身上,过程中融合进来的一系列跨界操作,就能产生非常火爆的新人。这还是音乐工业,尤其是顶级艺人经理(A&R Manager)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倪兵举了一个例子:“这两年有个特别火的美国歌手叫BillieEilish(碧梨),其实她(的打造)特别简单,就是艺人经理发现了她的嗓音特质,帮她把旋律往下降了key,以fat bass为主要编曲音色就能强烈突出她的特色,识别度一下子就提高了。再加上她的独特个性,迸发出了一个全球大热的新人。但实际上她歌曲的旋律、节奏还是以前的。”



Billie Eilish专辑封面,图片来源:网易云音乐

他认为,像Billie Eilish背后的超级艺人团队,前期会给艺人做定位:她应该唱什么歌、能唱什么歌?她的演奏技巧怎么样?她的个性是怎样的?她的行动适不适合要面向的受众群体……通过一个完整的定义之后,再把这个新人推出来。


还有就是她的编曲和嗓音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如果去看她录音的分轨文件,光人声部分就两百多轨。“换句话来说,她真人演唱的时候我其实很好奇现场如何还原,这是人工智能在这个阶段无法制造出来的,也是到目前为止所有这些工作是没有办法被人工智能取代的(部分)。顶级制作人是真的在行业里有二三十年经验,是‘老炮’,他们的大脑就是一个大数据库。他听过无数的歌、见过无数的人,他看你唱歌的时候他就知道你适合什么音乐,你的个性标签怎么提炼,你的受众群体应该是哪一些。”


“我有一个朋友SimonNapier-Bell(西蒙·纳皮尔-贝尔)就是这么一个‘超级数据库’。他曾经在1985年带威猛乐队来中国在北京工体演出,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创世纪的演唱会,打开了西方流音乐的大门。前几天他80岁生日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个邮件,是他当年在澳大利亚发掘的一个流行歌手John PaulYoung的致谢。Simon就分享了这个故事。”


威猛乐队的首次中国之行,图片来源:搜狐新闻

当年澳大利亚悉尼的一家词曲管理公司老板Ted Albert有一首很好听的歌,请Simon做监制,想找女歌手Alison McCallum来演唱,Simon拿到词曲之后听了一下,觉得这首歌不太适合女性嗓音,对Ted提议,找一个年轻男歌手。
“然后老板就买了三张机票,说如果找到了适合唱这首歌的人,就一起飞去墨尔本的录音棚。那个时候机票不用写日期和座位,去机场有航班就可以起飞。当时他想不出澳洲有什么合适的歌手,每天都很苦恼,临近录音的前一天仍然没有头绪,非常着急。于是他开始在报纸找悉尼晚上的演出消息,发现纽卡斯尔市(Newcastle)晚上有几个乐队演出。他特地去现场之后发现那几个乐队特别糟糕,心情郁闷去阳台上抽烟,在阳台上看到了一个男孩,长得非常帅气。Simon完全凭直觉给了他一张机票,对那个男孩说你肯定会是个未来的明星。那男孩说自己不太懂怎么唱歌,Simon让他花一个星期时间学一下。到录音那一天,所有人都不确定这个临时的邀约会不会成功,Ted问Simon这个男孩叫什么名字,Simon才想起来居然忘记问了。录音开始前有人敲门,那个男孩来了,他就是John Paul Young。三周之后他成了澳大利亚排行榜冠军,后来他凭着“Love Is In The Air”在美国也获得了排行榜冠军。



Simon Napier-Bell 和 威猛乐队,图片来源:吉他中国

“这是一个偶然事件,但能看出当年这些制作人的眼睛有多毒,一眼看出这人会是一个明星,成就了一段人生。虽然在现在的明星工业里已经不太可能了,但在那个时代,很多伟大的艺人都是和艺人经理分不开的。”


03|中国电子乐未来


中国做电子乐的年轻人,倪兵觉得还缺乏国际视野,电子音乐是最能展示与国际融合的一种形式;传统音乐、民族乐器没有可比性;爵士、摇滚又是西方原生的形式,很难突破。“我曾经把国内一个电子乐队的作品给瑞士国家音乐出口部退休的主席听,他说这种乐队在欧洲一砖头能砸死几百个。”

电子音乐的门槛和语境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属于未来,不属于过去。成都有一支乐队叫秘密行动,倪兵牵线找的制作人是一个居住在柏林的英国人Mark Reeder,从小和英国非常有名的乐队New Order(新秩序乐队)一起长大。他帮秘密行动做完唱片以后,就牵线给New Order做欧洲巡演暖场。倪兵觉得,国内类似这样的乐队还是太少。



秘密行动乐队,从左至右:鼓手袁雨丰/贝斯小伍/主唱梁艺/吉他方德/合成器段轩/VJ FORMOL,图片来源:搜狐新闻

“好在现在很多年轻人,成长环境比较好,这首先解决了技术壁垒,又比较专一,不管是弹吉他还是打鼓,基本功练得非常踏实,反而在技术上比一些前辈过关。如果再加上有感觉、有悟性就很好。其实中国的年轻人最需要支持的是inspiration sharing(灵感共享),不是教他怎么做音乐,而是去各地看看别人怎么在创作,去跟高手学习,这个倒是值得做的事情。”

倪兵尤其推荐的是曾经在科隆发起的Red Bull Music Academy (红牛音乐学校),请奥地利红牛饮料作为赞助商,在饮料销量不错的城市,例如巴塞罗那、东京等地搭建一个高规格录音棚,策划人号召全世界电子音乐创作者把demo发过来,招募学员。这个学校不完全教人技术,只分享灵感。老师都是电音圈的大牌DJ、制作人、歌手,每天来教学,不是讲课,而是讲自己的生平。



Red Bull Music Academy音乐现场,图片来源:Red Bull Music Academy官网

“比如说请细野晴臣讲讲Yellow Magic Orchestra作为一个日本乐队是怎么样进入西方市场的,这些对年轻人的影响非常大,然后请一些大师级的导师,每天在录音室听demo再给年轻人最直接的指引。”


音乐学校不只教学,在开办期间每周会举办音乐节,面向普通观众售票,也有一些小活动是学员内部的。对于喜欢电子音乐的人来说就是一个狂欢节,非常成功。学校结束之后,红牛建造的录音棚会赠送给当地免费试用。

作为东京站的观察员,倪兵曾经写道:“第二天中午直接去到涉谷的 RBMA (红牛音乐学校缩写)学校,一栋被短暂改造的小楼。一楼是日本艺术家宇治野宗辉的声音装置和专业录音室,正好看到底特律 TECHNO 教父级人物 CARL CRAIG 在里面录音,据说这个录音室和 RBMA 历届音乐学校一样,将永久保留给东京的年轻人免费使用,只要在奥地利 Red Bull 网站上提前预约即可。


Red Bull Music Academy音乐现场,图片来源:Red Bull Music Academy官网

在5楼的饭堂简单用餐之后,(学生们)马上进入课堂。RBMA 的创办人TORSTEN 邀请了纽约HOUSE 音乐传奇TONY HUMPHERIES 进行激励课程。RBMA 的课程在短短的一个月其实很难施展技术教学,更多的是激励灵感式的客座大师来分享经历,这是普通音乐学院和传统音乐教学完全不可能具备的。”


04|发挥技术向善价值

倪兵近年有一个愿望,修复中国古早以前的很多录音,比如像上世纪刚有录音技术时的歌唱家白光、周璇;京剧表演艺术家谭鑫培的《定军山》,梅兰芳早期的一些京剧……


“这些录音有物理形式、也有数字形式的。但是因为当年录音技术不太好,比如说只有单声道的,或者只保留在二三十年代的母盘里面,母盘本身都需要修复。当时录音由于技术不足,麦克风的灵敏度、对乐器的还原都很难做到特别好。我现在跟一个以色列的科学家兼录音师合作这个事情。我希望不光能修复唱片本身的瑕疵,甚至能做到还原。假设周璇和白光依然活到现在,依然有一支当年的乐队,再重新进棚录出来的声音,就肯定不是那种尖尖的声音了。”

修复过程首先要用人工智能先识别这是什么乐器,在什么情形下进行的演奏。“但人工智能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给的数据要足够多,它才能够做进一步的甄别。那个年代的录音技术不可能恢复成数字文件,那会儿几个G的硬盘都没有,可能连个25兆都不一定有。所以可能是机器和人一起工作,机器先识别出来,然后录音师用专业的耳朵、用传统的方式再重新演奏和想象出来,最后变成一张新的唱片发行。”

由于现在很多老歌的版权不清晰,倪兵想先在技术上修复完了,后期再去谈版权和运营的事。


05|对创新作品的期待

在由少城国际文创谷、少城视井文创产业园、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主办的“少城之声·独立原生音乐季”中,倪兵受邀成为此次活动的专业评审之一。
以评审专业的角度,他分享了对创新性艺术作品的期待:“希望这次征集的音乐作品可以看到更多具有普世价值观的国际级内容,技术可以粗糙,演唱可以稚嫩,但是观念一定要有创新性。”





关于倪兵


太合音乐集团文旅业务部兼国际部总经理。


知名音乐节组织策划者、艺人经纪及乐评人,中国电子音乐先行者、DJ、网络博客主播及欧美知名厂牌音乐出版发行代理。曾加盟美国AE担任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的活动总监;文旅行业跨界策划人,与诸多国际顶级音乐人合作,参与多部电影音乐制作、文旅与体育行业商业拓展与开发。


文/胡斐
整理/郑菁菁
编辑/徐沛





关于少城之声·独立原生音乐季

征集主题

跨时空对话

时间安排


作品征集:2021年11月19日至2021年12月31日
作品评选:2022年1月初
结果发表:2022年1月10日
颁奖典礼:2022年1月中旬
作品展演:2022年1月28日至2月11日





征集类别

影像表演:结合数字影像,从情绪、能量、节奏、音高等多个方面,呈现具有创新性的叙事和表达。

交互装置:将实体装置和空间作为载体,通过突破单一维度认知和感官认知的体验模式,呈现对话式的审美体验。

人工智能:
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在词曲写作、伴奏生成、歌声合成等方面,实现艺术性与科技性的统一。

延展实境:
通过VR/AR/MR等手段,将音乐语言延伸至空间,打造沉浸式的音乐体验。

实时影像:
应用算法和实时影像技术,通过声音与画面营造变化的空间和氛围,实现影像、音乐和人之间的实时交互。

新乐器:展现现代乐器在科技应用和音乐表现性上的全新可能,探索新的演奏、交互和体验形式。



荣誉与福利

最佳影像表演类:1件最佳作品,4件入围作品
最佳交互装置类:1件最佳作品,4件入围作品
最佳人工智能类:1件最佳作品,4件入围作品
最佳延展实境类:1件最佳作品,4件入围作品
最佳实时影像类:1件最佳作品,4件入围作品
最佳新乐器类:1件最佳作品,4件入围作品
城市特别类:1件最佳作品,4件入围作品


*授予将成都市的历史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创作的灵感和元素,并以当代和全球化的视角进行全新演绎的优秀作品。
人气作品:5件
*该奖项授予提名作品中播放量前名的优秀作品。



从此次音乐季中脱颖而出的优秀作品,有机会获得最高10,000元的扶持资金和证书/荣誉证明,还将获得作品线上和线下展演落地的机会,参加荣誉发表、佳作路演和创作者TALK等活动。同时还有国际/国内媒体大力的宣传推广,助力优秀作品获得行业范围内的广泛关注。




报名材料要求

作品封面:每件作品1张,支持JPG/PNG格式、RGB模式。
作品描述:中英文双语,中/英文描述的字数均不超过1,200字符。
作品演示音视频文件:支持MP4格式,长度不超过5分钟,文件大小不超过100MB。 *高清版音视频文件可上传至网盘,并在报名时填入下载链接(视频链接需保留至2022年3月)。




投稿通道

所有作品均通过大赛官网在线报名系统
进行投稿



报名入口:

请扫描二维码进行投稿



 
或复制网址至浏览器进行投稿

www.voiceofsc.com








关于主办方




|少城国际文创谷


少城国际文创谷是成都市58个产业功能区之一,也是全市唯一居于“天府锦城”之心的文创产业功能区,总规划面积16平方公里,地域涵盖青羊区西御河、少城、草堂、府南、金沙5个街道办事处。富集全市70%文博资源,拥有宽窄巷子、杜甫草堂、文殊坊、人民公园、天府广场、四川科技馆、成都博物馆、金沙遗址博物馆等成都著名文化地标和以国家级文创园区-成都国际非遗创意产业园为代表的12大文创产业园,具有“一区多园、产城一体”的特点。它致力于构建以影视娱乐、文博艺术为主导,以音乐演艺、文博旅游为延伸的“2+2”产业体系,努力建设“国际文博创意创新谷、千年成都文脉彰显地”,不断增强全国重要的文创中心支撑功能。




|少城视井文创产业园

国家级音乐创意人才孵化基地、成都四大音乐产业园之一。

位于成都市少城国际文创谷核心起步区青羊区东胜街40号,原四川电视台旧址。少城视井文创产业园是国家级音乐创意人才孵化基地、成都四大音乐产业园之一,也是少城国际文创谷管委会的所在地。园区围绕“影视+音乐”产业的“原创、原生、独立”板块,抓小切口,聚集“微笑曲线”的高净值企业要素,打通园区的音乐影视产业链,打造全生态企业集群,搭建企业协作平台。




|北京当代艺术基金会(BCAF)

中国唯一专注于当代人文艺术发展的公募性基金会和文化智库。

BCAF以“发现文化创新,推动艺术公益”为使命,在文化创新、艺术公益和智库研究三大领域展开类型广泛而富有活力的公益项目,让更多人自由平等地分享文化艺术。

BCAF致力于支持具有全球视野的艺术家和创作者,将中国当代文化推介至国际舞台,支持中国新一代的国际文化合作与交流。BCAF已与十数个国家的国际性平台紧密合作,其中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卡塞尔文献展、威尼斯双年展、戛纳电影节、洛迦诺电影节、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洲协会、亚洲文化协会、帕森斯设计学院、纽约时装周等。BCAF策划组织了多项高规格政府项目,例如中欧/中美/中法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中德文化年、中德青年创新年、“中法文化高峰论坛”、“中国与欧盟在文化遗产、文化与创意产业和当代艺术领域相关方的合作调研报告”、“中欧人文智库峰会”、“中印文化连线”、“中日文化连线”、“亚洲文化节”等。









︎返回